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诺丁山(完结版)——LOVE IS BLIND

崔tempo的黑泡少女:

Ⅰ.


银质圆形耳环衬得男孩的脸蛋愈发小巧,他踮起脚尖,嘴里嘤嘤呀呀的唱着歌,翩翩起舞,转起了一个一个圆圈,转出了一圈圈的眷恋。


然后男孩停下脚步,偏着头乖巧的说道,“祝世界上最帅的我的崔胜铉二十岁生日快乐。”




正在拿着相机的人应该笑得很开心,镜头晃得很厉害。男孩那张令人甜蜜的笑脸在镜头前一步步被放大,因为他抱住了拍摄的人。




相机被放到桌子上,摆设角度变得有些奇怪,却还是能清楚的看见空气里弥漫的甜蜜。




被抱住的少年染着深棕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很是好看,过分硬朗的轮廓显得他像个成熟男人般迷人,然而眉眼中还是属于少年的青涩。




“呀,生日礼物不喜欢吗?”崔胜铉长久的沉默好像惹恼了他,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开,“你知道这首歌我学了好久的,女生的声调那么高很难唱的啊,还有那个舞也是……算了,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刚才是装的,我很喜欢啦。你再给我跳一个看看。”


“不要。”


“为什么?”


“忘记刚才的步子了。”


“骗子。”


“嗯嗯嗯,我就是骗子。”和崔胜铉拌着嘴的同时拿起桌子上的外卖单页,好像在思考着今晚应该吃点什么好。


拿走他手中的外卖单页,“那我能亲这个小骗子一口吗?”


“不能”,再次抢回外卖单页,“哎呀,这外卖真是越来越贵了……”


“我到底还算不算是过生日的人啊,舞不给跳,亲一口也不行。好伤心啊真的。”满脸无辜委屈的同时还时不时的拿眼睛撇一下男孩的反应。


“那好吧,只许亲一口啊。”




崔胜铉的架势看起来哪有只亲一口的样子。


“呀呀呀,崔胜铉,DV啊DV,它没关上。”


“开着呗。”


“不要。”


“我今天过生日你是来气我的吧。”


“去关掉——我会害羞。”


崔胜铉亲了他一口,笑的眉眼弯弯,然后说,“好。”






视频终止,结束播放。电脑屏幕漆黑一片,映出了空荡荡的客厅和一张笑的很悲伤的脸。


那是五年前的视频,视频里曾经青涩的少年现在也变成了成熟男人的样子。




崔胜铉无力的合上macbook,把它扔在一旁。走去厨房为自己煮了一杯咖啡,咖啡很苦,可这分明就是那孩子之前总为自己买的咖啡豆,为什么那时候没觉得苦,现在却苦的自己牙根都在打颤。






和他分开好像很久了,和他分开好像时间也不长。其实那孩子也没有完全脱离自己的生活,至少打开网络能看见他的新闻,听说他的世界巡演最近要结束了,听说他要开一个自己的艺术展,听说他和新女朋友的感情不太稳定。






你瞧,现在我关于你的消息只能靠听说。


诺丁汉最近一直是晴天,首尔的天气也是这样好吗?


明天是我的生日,权志龙,我很想你。






Ⅰ.


崔胜铉不太喜欢英国的天气,就算是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他也感到不适应。总是阴阴沉沉的灰和湿哒哒的雨,就算是蓝天白云的晴天也要时常带着雨伞,躺着草坪上晒太阳的情况总是少之又少。




不过崔胜铉喜欢糖果街角那个毫不起眼的小酒吧,没有课的时候他喜欢来这里点上一杯啤酒和一些小吃一坐就是一晚上,后来和酒吧里的人混熟了,偶尔也会帮着舞台上的人打打节奏,和下声。




崔胜铉很喜欢音乐,他从小的梦想一直都是当一名歌手,但深知自己不适合走这条路的他,最后还是在大学志愿书里把音乐专业划掉改成了国际法。




比起电视上那些经过华美包装的音乐视频,他更喜欢小酒馆里大家随心所欲的唱着笑着。就算自己没法站上舞台唱歌,能帮着台上的歌手完成一首歌的演出也很开心。


总是在小酒馆唱歌的人被演艺公司看中,成了明星,偶尔会回到这里唱上一两首歌,像是个小型的粉丝见面会。曾经毫不不起眼的小酒馆也变得出名,生意也因此越变越好。






人群聚来又散去。崔胜铉发现有个孩子总是坐在吧台旁边,手里拿着一杯啤酒,笑着。像是对着台上的歌手笑,又像是对着自己笑。其实灯光那么昏暗,崔胜铉不应该看见他的,可是他实在太过耀眼,带着暖暖的光像是要驱散整个伦敦城的烟雾。




今天,他还是坐在那里,用啤酒瓶撑着下巴笑眯眯的望向舞台。


崔胜铉想,也许自己应该和他说句话。说话的理由吗?没什么理由,因为想到这


个问题的时候自己已经走到他面前了。




装作如无其事的坐在男孩旁边,向吧台要了一瓶啤酒,“你喜欢那个歌手吗?我可以帮你要到他的签名”。他带着有些疑惑的眼神看着崔胜铉,“哪个歌手?”




“你经常来听他唱歌的那个歌手啊。”


“对啊,我经常来听你唱歌。”


“我知道你经常来我们唱歌。”


“不,我经常来听你唱歌,”




麦蔗糖舔舐嘴唇,崔胜铉停下了正在喝啤酒的手,因为男孩说的是,我经常来听你唱歌。不是你们,是你。男孩笑着望向自己,像是跌进蜂蜜罐头里的甜蜜,这一刻崔胜铉确定,他之前所有的笑容是给的自己。




“我叫权志龙,你好。”


“要吃糖吗?”


“什么?”




崔胜铉就这样靠着一颗甜甜的牛奶糖追到了甜甜的权志龙。






权志龙和自己有很多共同之处又有很多不同之处,比如喜欢的音乐,电影,艺术和相似的人生观世界观,或者自己不爱与人打交道,他却善于为人处世,自己总是会钻进悲伤里就出不来,他却总是很乐观的看待所有事情。然而正是这些契合了两个人的灵魂。




十八九岁的年纪,以爱为名的火焰燃烧的就像他们的青春一样灿烂绚丽。他们会在人满为患的街道上亲吻彼此,也会在四下无人的夜里喝个烂醉嬉笑彼此,会在在破旧的小公寓里写属于他们的歌,也会在某个显眼的街道上涂鸦,崔胜铉画,权志龙放风,或者换过来。不过权志龙却是画的比自己好很多,自己承认。






男孩很有才华,总是能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写进歌中,再用琴键编织成美丽的乐曲。崔胜铉劝了权志龙好多次,让他把这些做成demo发给唱片公司,一定会有人请他去做歌手的。




权志龙却说,“该来的总会来,不迟也不晚。就像我遇到你一样。”


“恩,就像我遇到你一样。”






Ⅳ.


该属于权志龙的未来终于来了。




权志龙在酒馆里等着崔胜铉下班,却被酒馆里莫名其妙的游戏拖上来舞台唱歌。演唱结束,收获的不仅有观众的掌声,还有来自演艺公司休假老板的青睐。




为了阻挡屋外的连续几天的寒流,崔胜铉正在给权志龙一圈又一圈的系着围巾,直到把他裹得像一只熊。一直坐在窗边的男人走过来,递出一张名片。


黑色的纸片上面写着,YG Entertainment。






黑色的名片被翻过来又翻过去,权志龙懒懒的靠在崔胜铉怀里把玩着这个名片。崔胜铉低下头去亲吻他的额头,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到最低,对他说,“去吧,当歌手不一直是你的梦想吗?”


权志龙摇了摇头,“这个公司在韩国,很远。”


“你不就是从韩国来的吗?远什么。”


“我是说离你很远。”


“小傻瓜,别管我,去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






权志龙坐上了离地七千米的飞机,离开了英国。


因为他想当歌手,他想赚很多钱给崔胜铉和自己买一个带秋千的房子,他想把自己写的歌唱给每个人听,更重要的是他想实现这个梦想,自己和崔胜铉共同的梦想。






高层会议厅,初次见面的气氛很融洽。音乐制作人很欣赏他的才华,人事部部长夸他长得比新招进来的模特还要好看,社长向他展示着公司的宏伟蓝图。


当然还有一个疑问,是大家一直都想问却没好意思问的。染着当季流行色号口红的女人最先开了口,“不过社长,GD旁边这位是谁啊?很帅气呐,也是这次您旅行发现的吗?进演员部肯定很不错。”




社长噤住了声,因为他也只是知道权志龙对他说,要去韩国的话,我要他和我一起去。




权志龙笑的像个小傻子,边指着崔胜贤边说,“我觉得他也超级适合当演员,他啊,他是我男……”崔胜铉打断了他的话,由于太久没说过韩语,听起来结结巴巴的,“我,我是他的律师,我姓,南……”




女人尖锐的笑声像她的口红色号一样让崔胜铉无法接受,“哎呀,我还以为你要说他是男朋友。可以啊,GD这还没出名就有明星范了,出门还自带律师的。不过你这律师朋友说话有点紧张呐”。崔胜铉回笑着,“我在国外长大,韩语说的不太好,抱歉。”






回到酒店,权志龙忍了一路的脾气终于爆发了。


“崔胜铉你刚才什么意思啊!你是我律师,你怎么不说你是我司机呐。”


“我这张像演员的脸怎么能当司机呐。”


权志龙被逗笑了,跳到崔胜铉身上,捧住他的脸,“我不管啊,我哥那么帅。我就是要叫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男朋友。”


“大家好,我是权志龙的男人,我叫崔胜铉,啊,不对,我叫南胜铉。”


“那请问南律师,上了自己的律师一般要判几年?”


“不知道,你可以试一下……等等?谁上谁?”


“蠢死啦蠢死啦,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领到我的演唱会上,然后告诉全世界‘大家好,他是崔胜铉哦,他是我男人。’”


崔胜铉叹了口气,很轻的,“也许他们并不会喜欢我。”






Ⅷ.


社长选择让权志龙在公司前辈歌手的演唱会上出道,




像权志龙这样的人就是注定属于光芒万丈的舞台。不用经过韩流制造工厂千篇一律长达几年的培训,他也可以很好地控制舞台的每一个角落,吸引台下每一位观众的目光,就算这是别人的舞台。






很快男孩开了属于他的第一场演唱会,他并没有像之前说过的那样介绍自己,但是他唱了一首歌,一首与整场演唱格格不入的简单到极致的情歌。


崔胜铉知道,那唱给自己的。




演唱会结束的后台,权志龙随手接过了助理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然后紧紧的握在手里,四处张望着什么。


崔胜铉站在离他很远的地方,很想过去揉揉男孩的头发,告诉他,你做的很棒啦我的志龙,然后再把他拥入怀中,让他靠着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为了第一场演唱会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但是他不能,因为权志龙的身边现在有太多的双眼睛和记录着一切的摄像头。他只能等人群散去以后,再站到他身边。






权志龙始终在寻找的眼神终于停了下来。从遇见崔胜铉到现在自己每次紧张的时候都有他的陪伴,大学的汇报演讲,小酒馆里的演出,还有溜进夜店喝的烂醉砸了人家场子.




“来了……南律师。”


“是的,演出很精彩,恭喜您……那个,或许有水吗?我有点渴。”


“呀,快点拿瓶水过来。”


崔胜铉抢走权志龙手里的水瓶,“我喝这个就行了。”


“这个,我喝过。”


崔胜铉用塑料瓶挡着嘴,低头小声的说,“因为想亲你……别再咬嘴唇了,更想亲你了。”


权志龙笑了,笑得很开心,这种笑容放在刚才的舞台上怕是要暗淡满场的芳华。




所谓幸福大概就是这样,没有震天撼地的山盟海誓,没有满屋的玫瑰与漫天的烟火。却有这样随手可拾的细节,甚至更加细微的细节。让自己时时刻刻感觉到被爱的美好。权志龙时常在想能遇见崔胜铉简直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成名带来的不仅有金钱,名誉,权志龙所喜欢的带秋千的房子,还有越来越少的私人时间,躲不掉的闪光灯和莫名其妙的恶意中伤。




崔胜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权志龙去看一场电影,很长时间没有和他一整个下午都窝在沙发里谈天说地,很长时间没有和他一起去逛超市买那种他喜欢的奶糖。


就连零星几次的散步也是在漆黑的夜晚。权志龙得意地炫耀着见到了他小时候最崇拜着偶像,崔胜铉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微微笑着听他说话,走过一条又一条街,躲过每一处路灯,好像他们的爱情是见不得光的一样。




权志龙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他会安静的看完网络上那一条条恶意抨击,然后乖乖地流下眼泪,问自己,“哥,我错了嘛?”


崔胜铉开始害怕,害怕有一天他们的爱情也会变成刺向权志龙的一把刀,害怕有一天他的男孩会流着眼泪问,“哥,我错了吗?”






Ⅰ.


初夏的夜晚气温还是很凉,暖黄色的路灯把崔胜铉的影子投在街面上,拉长,又缩短,又拉长。终于崔胜铉在一个车水马龙的路口停下脚步,点燃了一支烟,身边是络绎不绝来往的人群。


那是他新接的一个广告,今天发过消息来说自己的脸在大屏幕上放大那么多一定很丑,会吓到路人的吧。崔胜铉昂着头,又退后了几步,想尽力看清楚大屏幕上权志龙的脸。


眼角有点湿润,模糊了视线,他想说我的志龙一点都不丑啊,很美,像天使一样。




手机上的短信发送成功,上面写着。


“分手吧。”




权志龙从来都没有错,错的是自己,明知他有了更好的未来还在拖着他。






因为突然的雨崔胜铉一回家就开始发烧。吃了几片药以后困意来袭,到最后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就昏睡过去。他不知道权志龙是什么时候回的家,只知道自己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男孩就躺在自己身边,望着自己。


浑身酸的不想动,但还伸手把权志龙拦进怀里,语气很温柔的问,“什么时候回的家?累吗?”怀里的男孩摇了摇头,只是把抱着崔胜铉的手臂又加紧了一些。




拿起手机,凌晨一点,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给权志龙发的短信。松开搂着权志龙的手,口气变得冰冷,“你看见我给你发的短信了吗?”




“哥吃饭了吗?我去给哥做好不好。”




“别逃避话题,我问你你看见我……”




权志龙急忙的打断了他的话,“哥,我知道我最近总是在工作室没时间陪你,是我做的不对,我的工作日程这就结束了。还有,我知道我不应该拿工作上的事向你撒气了,也是我做的不对。我也不应该总是和那些你不喜欢的那种朋友混在一起。我也不应该,每次晚归都不给你打电话让你担心。我更不应该……”




这样委曲求全的男孩心疼的自己想哭,“权志龙,够了。”




“哥,我错了,对不起。”




“权志龙你明知我最讨厌你说这句话。”




权志龙抬头的看向自己,眼神像是在说,“对不起啊,哥,我错了”。


于心不忍却又不得不狠下心,“分手吧”,因为发烧,隐隐的头痛让崔胜铉有些站不住。


“哥……”权志龙用手背试了试崔胜铉额头的温度,“怎么比刚才烧的还厉害!”崔胜铉你一把推开他,“我说分手啊!权志龙!分手啊!”




权志龙别过头去,崔胜铉看见了他眼睛里那些即将滴落的泪滴,他嘴里默念着,“这样不行,我去买药。哥你等我啊,我去买药很快的。”


权志龙怎么会不知道家里有药,那些药,是他们搬家前崔胜铉害怕自己生病按照之前在英国公寓发过来的照片一点一点对照着买好的。他只是不敢去面对崔胜铉罢了。






崔胜铉在权志龙走后很长时间才回想起男孩走时没有带伞,看着窗外下着的淅淅小雨,抓起伞就跑出了家门。


走了没几步崔胜铉就看见了权志龙,蹲在小区门口一家已经打烊了的药店面前,头埋在自己的胳膊里。




崔胜铉打着伞默默地看着他,权志龙好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抬起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也不管天空中越下越大的雨,跑着踩起了一路的水花,扑到自己的怀里。




“开玩笑的对不对,以后别这样了,哥,好不好?”


“是我错了,一直都是我错了。”




其实权志龙怕的不是分手,而是他不爱自己了。分手了可以复合,不爱了,那该怎么办。但是当自己看见崔胜铉打着伞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的担忧就已不复存在了。有那个傻子会不管不顾在下着雨的深夜穿着家用拖鞋冲出来,而且这个人还发着高烧。不要命了吗?


想起崔胜铉年少轻狂时对自己说过一句话,这句话他到现在都记得,“权志龙,我爱你,所以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




黑色的雨伞把世界隔绝成两个部分,雨越下越大,水滴砸在地下发出了嘈杂的响声,自己却清清楚楚的听见权志龙一字一句地说,“崔胜铉,我爱你,所以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






今天权志龙公司的社长约自己见面,不知道为何心中总是隐隐有些不安。娱乐圈和律师圈按理来说没什么交集,除非出现合同纠纷、解约之类的。可是就算是这样的话权志龙一定会告诉自己,而且而不应该由社长亲自出面解决。




银质汤勺胡乱搅拌着咖啡上的奶晕,金属和瓷器相撞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崔胜铉现在的状态十分烦躁。五分钟后,社长带着那个初次见面的时候的黑色帽子坐在了自己面前。


还没来得及和他客套几句,他却先说了话,“之前Lula和我说你们的事我从来没相信……你们的关系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社长,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看吧!”




黄色的密封袋被重重的摔在桌面上,崔胜铉打开密封袋,里面是一叠照片和一张光盘。里面大部分权志龙日常生活的偷拍,还有几张是下着雨的深夜,一把黑色的雨伞遮挡了两个人。


虽然照片很模糊,但仍谁看了都能看出来伞下两人眼中透漏出的情愫与眷恋,任谁看了都能看出来伞下模糊的侧脸是权志龙和自己。




“你们年轻人谈恋爱我不管。可是你们这样是想要公开吗?”社长不懈的笑出了声,“公开?你觉得你们这种关系,大众能接受吗?且不提大众,就单说他的粉丝能接受吗?你是在毁他的前程,他的未来。”




他的话,字字刺在了崔胜铉的身上,崔胜铉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就像之前权志龙说过,该来的总会来。




看着一眼不发的崔胜铉,社长放慢了语气,“南律师啊,真的爱一个人是要学会放手的。趁事情没乱套之前,分手吧。”


“我试过分手了,他说他做不到,我也做不到。”


“志龙是个傻孩子,做音乐的时候也是这样,只要认准了就会一直坚持下去。但是你们不能这样纠缠下去了。”




崔胜铉无助的低下头,你瞧权志龙,你总是不相信终究还是我耽误了你。


社长说我有办法让你们分手,崔胜铉说好。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不用看就知道是权志龙打来的电话。只因为那段铃声是特有的。上次权志龙喝醉了酒,很酷的或者说是很可爱的给自己来了一段改编版的可爱颂,自己给录了下来,因为太喜欢自己又给截成了音频当做铃声。因为这件事他还和自己生过气。




“哥哥哥哥哥。”


“恩,哥在呐。”


“今天晚上我不能回家吃饭了。”


“为什么?”


“社长给安排了任务,要去见个人。”


“好。”


“我会早回家的,但是哥就不问问嘛?和谁?男生女生?去哪里吃?吃什么?”


“不想问。”


“那我就非要说。”


“我听着。”


“哼,崔胜铉我要挂了,你自己猜吧。”




我不是不想问,而是我早就知道了。


说要早回家的人那天晚上并没有回家,明知道是这个结果,崔胜铉还是等了一整夜。






媒体经常会欺骗人类,让所有事情按照大众喜欢的方向发展。后来的事情来得顺水推舟,社长负责舆论造势顺便捧红一直不温不火的女演员,崔胜铉负责扮演好一个受害者的角色。




他的说出去的对不起没有得到你的原谅,你的冷嘲热讽与步步紧逼,你与他之间的越来越多的争吵。没办法重叠的生活圈,也让交流变得越来越少。你渐渐变冷的眼神,他渐渐变冷的心。


崔胜铉终于演完了这场戏,像是应了女人的那句话,进入演员部一定不错。






Ⅷ.


首尔总是会有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带着突兀的寒冷,缠绕住你所有的情绪。崔胜铉开始怀念诺丁汉,怀念那个小酒馆,怀念公寓前的路灯,怀念街角的涂鸦,怀念还是学生时代的自己和他。




崔胜铉离开了韩国,又回到了诺丁汉。




早晨八点的闹钟,八点半点配合着晨间新闻的早餐,九点正式上班,十二点去试下主厨推荐的印度咖喱,下午三点抹上蔓越莓酱的司康饼,七点去商业街书店里买本最新的艺术杂志,十点正式入睡。




生活的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崔胜铉已经开始将男孩从自己的生活中抹去,男孩也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直到,直到崔胜铉驾车驶过商业中心区,他的演唱会的宣传短片就在十字路口的大屏幕上一遍一遍循环播放。




崔胜铉红了眼圈,酸楚一瞬间涌上心头。抬头看着屏幕里的男孩,染着一头夸张的绿色,带着与生俱来的骄傲与霸气。那种绿色啊,只能让人联想到不好的事物——撒旦手下无恶不作的恶魔,马戏团里擅长诡辩的小丑,上古时代恶龙流出的血液。可是他的男孩站在舞台中间,镁光灯照在他身上,依旧温润纯净的天使一样美丽。




他看起来瘦了不少,工作很忙吧?有按时吃饭吗?是不是又整夜呆在工作室没睡觉?让他戒掉的烟有成功吗?那些奇奇怪怪的女人还在纠缠他吗?会不会……车后那一阵阵不耐烦的鸣笛声没有打扰到他的思绪,最后交警走来车边敲着他的玻璃他才回过神,急忙的道了歉,发动汽车,没让人看见他的狼狈。






那些在心头压抑已久的千丝万缕的情绪,最终还是压垮了他的最后一道防线。崔胜铉回到家就开始搜索一切有关权志龙的消息,他去看完了他所有的新闻采访和综艺,他的歌他的现场,甚至还买了一张他演唱会的票。






演唱会在温布利体育馆举行,离伦敦市区不过几公里,从诺丁汉的公寓开车不到一小时就能到。然而就是这样近在咫尺的距离,却让崔胜铉感到远在天涯。




演唱会门票被男人紧紧的握在手中,冷白色墙壁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转动,时间在窗外踱步。




年华似流水冲散了崔胜铉太多的勇气,那个当初问权志龙要不要吃糖的少年,那个在人潮拥挤的街口与权志龙拥吻的少年,早已随风逝去。关于这场演唱会去了又如何,他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下,自己坐在舞台下,相差的早已不是这区区十几米的距离。左不过又是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相思。




十一点,被汗水浸湿的演唱会门片被崔胜铉小心翼翼的展开夹入书里,安静肃穆的像一场告别仪式,崔胜铉关上门突然觉得如释重负,下一秒又开始嘲笑起自己怯弱。






大脑一片空白,就这样迷迷糊糊兜兜转转的来到了糖果街转角的那个小酒吧。




崔胜铉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这里了,却还是习惯性的点了一杯黄油啤酒,想到与权志龙初始那天恰巧装在口袋里的奶糖。




崔胜铉走进酒馆时心里装了太多的思绪,以至于他没发现本该是酒馆生意最好的时间这里却一个人也没有,更没注意到台上其实一直有人在唱歌。等回过神听到台上人唱的歌,一层透明的泪水早已覆上崔胜铉的眼眶。




那首歌好像已经唱了很多遍,可台上带着渔夫帽的男孩还是不厌其烦的唱着,像是梦中的呓语一遍又一遍,直击崔胜铉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那是他和权志龙最美好的回忆。




“my whole world changed from the moment I meet you


from the moment I hread your name everything was perfect


I do love you ,


cause I love you ,


love you”




台上的男孩走下来,站在崔胜铉面前,挡住了大部分光,逆光使他的轮廓变得更加清晰,摘掉隐形眼镜后蜜糖色的瞳子比舞台上还要好看,至少崔胜铉是这样觉得的。


“今天第一次唱呐,还好吗?”


“很好。”崔胜铉拼命点着头,为的是不让权志龙发现自己哭到有些红肿的双眼。


“你把头抬起来!”


崔胜铉抬起头,却发现权志龙也早已是泪流满面,他紧咬着嘴唇放佛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目光倔强的盯着自己。


“崔胜铉,当初是我甩的你吗?你哭什么?哭的应该是我啊!不是吗?”


“不是啊,志龙。”




气氛下降到冰点,窗户缝中偶尔传来风的呼啸,腕表指针走动的声音也大的出奇。




“崔胜铉,分手这事我还没同意你就拖着箱子跑回英国,你不是一直告诉我感情是两个人的事,那你凭什么一个人就可以单方面结束这它!我今天来不为了别的,我要告诉你,我同意和你分手。上段感情结束了!”权志龙顿了顿好像在试探着崔胜铉的情绪,“然后,再开始一段新感情吧。”




崔胜铉站在原地,法场里精明善辩的男人一句话也说不出,回想起大学里自己那门全系最高分通过的逻辑思维学,也没法让自己听懂这段话。




“你不懂吗?”权志龙叹了口还带着哭过后的呜咽,“我经常来听你唱歌的。”


“我这次不会再放开你了。”崔胜铉笑了,把他拥入怀里,力气大得像是下一秒怀中的人就会消失不见。


“不对啦,你应该说‘要吃糖吗?’”权志龙笑盈盈的抬头看着崔胜铉,眼里还有一层水雾。


“要吃糖吗?”


“要要要,要吃到八十八岁。”奶声奶气的声音应该都是让崔胜铉的奶糖养出来的。


“你那时候还有牙吗?”


“崔胜铉!”




男人笑着不说话,揉着权志龙的头发,目光里的宠溺又多了一些,但是目光一转,“志龙啊。”


“嗯嗯嗯,哥,我在。”


“和我讲讲你那个女朋友的事吧。”


“哥……那是杨贤硕那个贱人,是他啊!”


“他又这样,那你不会不同意吗?”


“哥……我冤啊……”


“看来你的英国之旅需要延长几天了。”


“为什么?”


“你不懂吗?”崔胜铉学着权志龙刚才的样子叹了口气,“因为我觉得你接下来几天可能会下不了床。”








END.17.05.04




考完试回来了,但是lof上的真的上的很少啊抱歉啦,我又给诺丁山写了另一个系列放在微博上了 


@大老崔的甜豆,微博上更得可能会更加及时一点,以后我会让lof也尽量跟上速度的,鞠躬\(^o^)/~



评论

热度(43)

  1. soulmateToGether还是他的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
  2. 还是他的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爱情真的变成了一把利剑怎么办……但愿他们要一辈子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