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短篇/脑洞]《一扇窗户的自白》

哇这一篇太太太可爱辣!打call!

以世界为礼:


(今天份的狗粮,各位过年好)

——2017.11.20——

那个男人又来了。

我依旧和上次一样在原地默默地看着他。

他长得可真好看,但我没有上前搭讪,因为我只是一扇窗户,坐落在一栋艺术展馆的高楼。

显然展馆的主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我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远远地喊了一声,权先生你又来了?前不久不是才和你母亲一起来的么。

原来他叫权先生。

接着没过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先前的那句话掩盖。

男人快步走了进来,另一个比他高一些的男人跟在他的身后,几乎是以被拖拽的姿势走近了我所在的地方,然而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却又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勉强。

那个男人我也是见过的,我从展馆里的人对话之间知道他叫崔先生。

崔先生以前来过几次,我对好看的人印象总是深刻,只可惜今年不知道为什么,他几乎没怎么出现。

崔先生穿着一件风衣,灰白色的卫衣帽子鼓鼓地堆在他的颈后,身形还是和我记忆中的一样颀长。

他低头看了看被权先生拉住的那只手,忽然抬眼促狭地笑了一下,嗓音低沉,带着些慵懒,“志龙,你不是才来过么?”

语毕时,那位权先生正好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身形微微僵住,脸颊泛红,仿佛被人戳中了心事,有些难堪。

“来,来过了就不能再来了?!”

权先生肯定是被外面的天气冷到了,不然为什么说话结结巴巴的?

崔先生没有说话,只是上前两步,站在他的面前,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捏了捏权先生的耳垂。

我猜那肯定很软,因为崔先生一捏完,整个人就变得笑眯眯的,而权先生也在哼哼了两声后,不再争执了。

之后崔先生和权先生在我附近的几个艺术品前转了一圈,边看边谈论着什么,我听不大懂,只是看着这暖黄色的灯光下,两个并排站立着的人影,觉得十分相配。

是个比这展馆里的任何一副名作都要美丽的画面。

我正有些陶醉其中,却突然打了个喷嚏,只因天气太冷。然而在旁人看起来,不过是一扇窗户被寒风拍打到颤抖作响。

权先生先听到了动静,回过头来,看着我——浅褐色的眸子那样认真地盯着,我没忍住,老脸一红,他实在太好看了!

约摸几十秒后,他终于移开了目光,却是走到我面前,鼻尖抵在玻璃上,呼出来的热气在上面温柔地形成了一片白雾——天呐,我觉得我可能要碎了。

随后他睁大了眼睛,樱色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很是惊讶。

“哥!过来!来!雪!外面!下雪!”

他转过身朝着还在看画的崔先生激动地大喊着,语无伦次,双手在空中兴奋地比划着,像个第一次吃到糖的小孩子。

崔先生闻言,迈开长腿大步地走了过来,和权先生一起趴在玻璃上往外看——……坚持住!有点出息!我不能碎!

这时权先生干脆将窗户打开,于是我一半的身体都被推了出去,迎着寒风。

我被冻得想要破口大骂,崔先生却先一步坐上了窗沿,扭头望着这一场今年的初雪从空中飘落,他精致的眉眼就和这湛蓝的天空一样——天呐,让我碎吧,我碎而无憾,窗生圆满,真的QAQ

“真好。”权先生感叹了一句。

他的右手撑在窗框上,整个人将崔先生围了起来,小小的脑袋跟崔先生挤在同一半窗户里,看向外面的世界。

其实我的另一边窗也是可以打开的,你们不用非要那么憋屈地挤在一起,我在心里嘀咕着。

然而这和谐的氛围告诉我,好吧,这明显是他俩自愿的。

“好什么,要是我掉下去了怎么办啊?”崔先生玩笑道。

权先生闻言白了他一眼,“你傻么?我就在你身后,不会抓住我?”

崔先生起了兴致:“可是万一把你也扯下去了怎么办,你那么瘦。”

“瘦就不能扛事儿了?”

权先生不满地拍了拍窗框,皱着眉,分明是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却偏偏让人觉得可爱。

他看着崔先生,那纷纷扬扬的雪花,远方林立的大厦还有繁华的街市,都入不了那浅色的瞳孔,他的眼里只有崔先生。

权先生执拗地说,“最坏大不了就我和你一起掉下去。”

先前懒散的表情在崔先生的脸上滞住了,他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因为姿势的缘故,他只能微微抬头,才能对上权先生的双眸。

崔先生看不见别的,眼里只能望见那枫糖色的头发,正在室内温暖的光芒下泛着柔光。

我能感觉到崔先生有多喜欢这样的权先生。

单薄的肩膀可以撑起一片天地的权先生,眼眸中的笃定让人忍不住想要信赖和跟随。

谁不喜欢呢。

崔先生笑了,随意搭在腿上的左手往上,一把搂住了权先生的腰,直起身子,用自己的额头抵上了对方的额头。

在权先生还没反应过来的错愕中,四目相对。

“不会掉下去的。”崔先生压低的嗓音令人心安,比起劝慰,更像是肯定。

他说,“我们会一起回去。”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权先生的另一只手一直拦在崔先生正坐着的窗沿上,护住了崔先生。

而崔先生的右手正覆在权先生的手背上,高楼的狂风灌入窗户,没有冷住权先生一点。

这之间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

我忽然有些想哭,狗粮太重了,而我只是一扇窗户,我不该承受这些。

后来崔先生和权先生又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我真喜欢他们,因为他们记得关窗。

我那半边在寒风中冻得僵硬的身子,终于又回到了温暖的室内。

看着他们消失在转角的背影,我旁边墙上挂着的那副画突然开口了,沙哑的嗓音听上去像一位中世纪的吟游诗人:

“我可以帮你抵挡住身后的一切,只为了能让你好好地欣赏蓝天。”

我听着这句话,默默地在心里疯狂点头。

想着,这可真他娘的浪漫。


——THE END——


我好好学习的flag又破了_(:3⌒゙)_

评论

热度(112)

  1. 以世界为礼 转载了此文字
    真他娘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