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TG】谎言

Choi_Ji_Yong:

东永裴恋情被曝的时候,他正在跟崔胜贤还有权志龙一起吃饭。


 


随时手机不离视线的权志龙最先发现了新闻,迅速点开看完,跟崔胜贤交换了一下眼神,把手机偷偷递给了对方。


 


看完新闻的崔胜贤,难以掩饰心里的震惊,看着仍然波澜不惊拿着叉子吃饭的东永裴,欲言又止。


 


“差不多了吧?”也许是意识到了如此炽热的目光,东永裴抬起头看着崔胜贤,“是不是已经爆出来了?”


 


“……?”崔胜贤一脸惊愕地看着他,“你已经知道了?”


 


东永裴无所谓地笑笑,悠悠的拿起纸巾擦干净嘴才开口,“社长早就跟我打过招呼要我有个心理准备了,也没什么,总要公开的不是么?”


 


“……”崔胜贤看看他,又看看权志龙,不知该接什么。


 


“你跟孝琳打过招呼了么?”还是权志龙先想到了对方,对于永裴来说也许算不得什么大事,这种新闻对于女方来说,才是比较受关注的吧。


 


“嗯,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既然瞒不住,公开也好,她也认可了这点。”


 


“…嗯…那就好。”权志龙终于有点放心,其实比起别人,永裴大概是队里最不让他担心的人。


 


处事稳重,性格恬淡,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会先冷静思考再行动,就是因为这样的习惯,永裴永远都是令人安心的存在。


 


“哎,你不是还有通告么?怎么还不走?”永裴想起什么了,提醒道。


 


“嗯,差不多了。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权志龙开始收拾衣服和背包,准备出门。


 


“……啊。我留下来陪永裴吧。”崔胜贤大概也看出来对方似乎有话想跟自己说,索性留了下来。


 


“好,那我先走了,回头找你们。”说完全不担心也是假的,权志龙觉得有崔胜贤陪着,大概自己也能放心一点。


 


“呵……”看着崔胜贤目送权志龙出门,东永裴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崔胜贤转头看他,“怎么了?”


 


“哥,我们换个地方聊聊吧。”


 


……


 


很少有酒吧会在大白天营业,除了Stupid。


 


今天恰巧申志勋出门采购,崔胜贤早早打了招呼就带着永裴往吧台走。


 


“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大白天营业?”东永裴有些不可思议。


 


“老板是志龙的死党。”崔胜贤示意waiter给自己老样子,转头问东永裴,“你喝什么?”


 


“哦,mojito。”


 


待酒上齐,崔胜贤也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


 


“永裴啊…你,真的没关系吗?”


 


恋情被曝,就意味着即将迎来一波又一波的记者骚扰和跟拍,永裴这种冷淡的性子,恐怕只会觉得不胜其烦。


 


“哥你知道吗,快三年的时间都保持地下恋情,我心里对孝琳始终都是有愧疚的。”


 


“你还记得seven前辈瞒了十年的恋情么?我也想过会不会像他一样,一夜之间承受太多——粉丝的疏离,舆论的关注,还有更多的跟拍…”东永裴转着手里的酒杯,盯着它出神,“可是,我们始终也是正常人,要过正常的生活,比起躲躲闪闪,难道光明正大不是更好么?”


 


崔胜贤听着这些话,心里无法不认同,他也想做普通人,想跟志龙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可能吗?


 


“其实社长跟我说恋情被曝的时候,你知道我心里想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吗?”


 


“啊…我终于解脱了吗?”崔胜贤失笑。


 


东永裴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摸着酒杯的边缘,“不,我当时想的是,还好被曝光的人不是你们。”


 


“……”崔胜贤伸手拿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他转过头去看东永裴,表情僵硬到不行。


 


大概也意识到对方的惊愕,东永裴只是笑笑不看他。


 


“真的。我比任何时候都要庆幸,那时候社长跟我说的是,你,和孝琳。而不是,崔胜贤和权志龙。”


 


崔胜贤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盯着自己的酒杯,若有所思。


 


“哥,其实这么多年来,看着你跟志龙一路上的风风雨雨,我总是很庆幸我们还是五个人的Big Bang。我们好好的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是团结一心,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可是,比起我跟孝琳,哪怕是未来大成还有胜利的恋情,你们两个更让我担心。”东永裴终于转头去看崔胜贤的表情。


 


昏暗的灯光投在对方的脸上,忽明忽暗的错觉让人看不清紧绷的脸部线条,但是东永裴打赌,崔胜贤有一瞬间,是紧张的。


 


“……”


 


崔胜贤并不傻,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传绯闻的事情,只不过队里有人被坐实了,还是有些无措。当东永裴说出自己的担忧,崔胜贤知道他是认真思考过的。


 


崔胜贤和权志龙,的确才是最应该被担心的存在。


 


自己是没所谓,本身也做好了如果年纪大了觉得做不动了就会离开这个舞台好好生活的准备。


 


可是权志龙不一样,那个梦想就是成为别人的梦想的家伙,经历过六年黑暗练习生才换得今天地位的家伙,根本就是不一样的。


 


自己没办法自私到要对方跟着自己一起回到常人的生活,崔胜贤做不到。


 


然而,就如同东永裴说的那样,如果今天上了头条的人是他们,大概是无法想象这个后果的。


 


“我清楚的记得,09年最黑暗的时候,他所承受的压力和痛苦。说心里话,看到他绝望的样子,真的比死还难受。”崔胜贤说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用力地把杯子放到吧台上。


 


“可是,我无能为力。那样无助悲伤的权志龙,我一点都帮不上。我就好像一个看客一样,远远地看着他孤独地哭泣,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都说那是权志龙的黑色年代,然而对于崔胜贤来说,那一年的自己也是同样的煎熬。


 


“哥…你有想过你们的未来吗?”


 


“……”崔胜贤手里转着空酒杯,一言不发。


 


我们的未来?


 


崔胜贤和权志龙的未来?


 


突然要思考这些现实的问题,三言两语怎么能说得清呢。


 


东永裴也知道这个人心里有多复杂,只能伸出手安慰似的拍拍对方的背,“慢慢来吧,有些事总是会随时时间的流逝,给出答案的。”


 


……


 


崔胜贤回到家的时候,权志龙刚刚洗好澡从浴室出来。


 


“哥你回来了啊。”一身白色浴衣,头发还滴着水,权志龙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向沙发。


 


“嗯,跟永裴多聊了会儿。”崔胜贤把钥匙放好,也走向沙发,接过权志龙手中的毛巾就开始帮他擦头发。


 


崔胜贤喜欢帮权志龙擦头发,看着那颗小脑袋在自己眼前没有规则地摇晃,他总是有一种居家的满足感。


 


“永裴还好吧?”权志龙闭着眼睛任由对方摆布。


 


“嗯,毕竟是有心理准备的,想想也就是之后要应付记者比较麻烦,其他倒还好。”


 


“我下午也给大成和胜利打过电话了,他们也都知道要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这次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嗯。”心不在焉地应和,崔胜贤此时的内心其实是极度复杂的。


 


难得这个崔胜贤话唠突然那么安静,权志龙有一点不习惯。


 


他一把抓住崔胜贤拿毛巾的手,“哥,你怎么了啊?”


 


“诶?”突然被打断思绪,崔胜贤都来不及反应。


 


“我说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永裴有什么事你没告诉我?”权志龙认真的表情,此时此刻看在崔胜贤的眼里却又是另一幅光景。


 


志龙啊,如果今天发生这件事的人是你和我,你会是什么反应呢?


 


“没有……”崔胜贤收回手,继续乖乖地帮他擦头发,一簇一簇,仔细地擦干,“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会这么突然被曝光。藏了快三年,在这种时候被曝光不是很奇怪吗?”


 


“哦…谁知道呢。最近MERS的事情这么热,大概又是媒体为了转移大众视线,才拿我们当挡箭牌吧。” 


 


“嗯,大概是吧。”


 


“哥,如果不做明星了,你最想从事什么职业?”权志龙突然没头没脑的抛出问题,内容却让崔胜贤手中一顿。


 


“怎么突然这么问?”心虚的开口,崔胜贤其实是有些害怕的,他怕这个敏感的家伙看出来自己心里的事情。


 


“也没什么,下午化妆的时候姐姐们都在讨论永裴的事情,他们说如果永裴是个平常人就不会需要烦恼这些了。所以我就在想,如果不做明星了,哥会想去做什么呢?”疑惑的抬头看向正上方崔胜贤的脸,权志龙笑着问道。


 


“唔……大概,会去做个甜品师吧。做很多好吃的甜品,然后吃掉。”崔胜贤仔细思考了一下。


 


“啊…倒也是个不错的职业。”权志龙会意似的点了点头。


 


“那志龙呢?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嗯,其实真的要说不再唱歌跳舞了,好像一下子也想不出什么能做的事情。”手指轻敲饱满的嘴唇,权志龙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蹦了起来,“哥!我们可以一起开一家甜品店啊!你做甜品,我做waiter,一定会大卖的!”


 


崔胜贤被权志龙突然起身的动作吓到,思绪却还停留在那句“想不出有什么能做的事情”中。


 


是啊,权志龙注定是属于舞台的,爱唱歌爱跳舞爱着舞台上的一切,这样的人怎么会甘愿去做个平凡的人呢。


 


崔胜贤对于自己抱有的幻想感到一丝可笑。


 


“哥?哥?”权志龙见面前这个人陷入了沉思,使劲摇了摇他的手,“你怎么啦?”


 


“啊,没事。”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崔胜贤只好转移话题,“志龙啊,我刚刚看到你有白头发了。”


 


“诶??不会吧!快帮我拔掉!”权志龙立刻乖乖坐好。


 


“哎,好讨厌…居然有白头发了,果然是最近太操劳了吗。”待头上一阵刺痛结束,权志龙念念叨叨地跑去洗手间照镜子。


 


而此时的崔胜贤,盯着手心那根火红色的头发出神,全然没有觉察到自己脸上僵硬无比的表情。


 


志龙啊…我该怎么办。


 


进退维谷。


 


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自私地想要放弃现在的生活的话,你真的会跟我走吗?


 


志龙啊…


 


……


 


网络剧邀请函的到来,是崔胜贤所没有想到的。


 


得知要去日本拍摄,崔胜贤曾一度犹豫过。


 


永裴的事情才发生不久,作为Leader的权志龙自然是要操不少心,在这个时候离开他前往日本,山长水远的距离,很多事情都是无法控制的。


 


但是,当他向社长表达自己的担心,是否能够推掉这部剧的时候,社长的一番话动摇了他。


 


“TOP啊,其实你心里最清楚这个时候去日本才是对的吧?“有多久没有听到社长如此语重心长的口气了,自从他们五个能够独立担当一切,不让社长操心以来,还是头一回以这么慎重的方式沟通。


 


“社长……“


 


“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的打算是什么,有些事我也不想挑明了来说。你们都处于事业的巅峰,要感情还是要事业,作为一个成年人你们心里都有数。如果你想不清楚,避开一阵也好。“


 


然而也正是这一番话,让崔胜贤下了决心。


 


“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站在你们这一边的,“社长的话音从背后响起,崔胜贤转头去看他,”你记住,在作为我的艺人之前,我首先把你们当做我自己的孩子,所以不管有什么样的困难,不要一个人扛着。“


 


崔胜贤只觉鼻尖一阵酸涩,自己不是爱哭的人,可是到了这样的情景,还是忍不住想大哭一场。


 


“谢谢社长…“


 


给志龙和秀赫发了短信,崔胜贤一回到家就开始收拾衣服整理行李。


 


一件件地从衣柜拿出自己的衣服,动作缓慢到像是时间定了格。


 


开门声响起的时候,崔胜贤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哥!哥!“权志龙一进门就开始找人,直到在卧室发现了机械性重复动作的崔胜贤。


 


“哥?“权志龙小心翼翼地靠近,”你怎么了啊?“


 


“啊,志龙你回来了。”崔胜贤挤出一个笑容,“我发的信息看到了么?”


 


“看到了呀,所以我才急急忙忙赶回来。”权志龙也伸手去帮他收拾衣服,“怎么这么急啊,就算定下来要去拍了,也不会说走就走了,社长在搞什么呀……”


 


听见恋人不满的抱怨,崔胜贤转过头去看他,“我其实也担心在这种时候一走了之不太好,毕竟永裴的事情现在正在风口浪尖……”


 


“哎一古,这个你就别担心啦。有我在还怕什么呢。”权志龙一边快速地帮他做衣服配搭,从领带到衬衫再到西装,连袜子的数量都一双双清点好,俨然像个专业的造型师。


 


这样独立的权志龙,崔胜贤才更加担心。


 


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他,眼下对于这种程度的曝光已经应付自如,也正因为这样,心疼的感觉让崔胜贤有点无法呼吸。


 


要有多强大的心,才能做到波澜不惊呢。


 


“哥,你的衣服我都帮你归类好了,一天一套不要穿错了,不然出去又要被嫌弃啦!”将每天衣服一套的衣服分别装进不同的袋子塞进行李箱,权志龙走向洗手间拿洗漱用品。


 


有那么一瞬间,崔胜贤觉得自己已经不想走了。


 


习惯了依赖对方打理自己的一切,明知道这次离开可能回来的结果会变得不太一样,崔胜贤突然有了一种背叛对方的心虚感。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崔胜贤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接起电话。


 


“是我。“李秀赫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听不出情绪。


 


“嗯,怎么了?“


 


“出来喝一杯吧。“不容忽视的坚定,”我在老地方等你。“


 


“……好。“


 


挂了电话,崔胜贤走向洗手间,“志龙啊,秀赫喊我出去喝一杯。“


 


“哦,早去早回啊。“权志龙低着头,动作娴熟地理着东西。


 


“好。“


 


权志龙不太管崔胜贤的朋友圈子,特别是李秀赫这个大家都认识的死党了。


 


尽管霸道到会跟他吃醋与伴舞姐姐互动太多,但对于李秀赫,权志龙是百分百放心的。


 


也因为这样的放心,李秀赫才能更透彻地分析他们两个的关系。


 


……


 


崔胜贤到老地方的时候,李秀赫早就等在那儿了。


 


挨着对方身边坐下,崔胜贤要了杯烧酒。


 


所谓的老地方,不过是个随处可见的移动摊位,但是由于老板娘手艺棒,人也热情,生意总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好。


 


崔胜贤和李秀赫都很喜欢这样的地方,自由自在,没有人认得自己,也不用躲避镜头。


 


鬼会想到两个如日中天的idol会来这样一个脏乱差的地方吃饭呢。


 


“我收到你信息了。“李秀赫看他坐下,才悠悠地开口。


 


“嗯。“崔胜贤也不搭理他,自顾自闷头喝着烧酒,菜都不动一下。


 


“崔胜贤,你是不是害怕了。“看到对方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李秀赫就知道自己一点都没猜错。


 


前脚东永裴被曝出恋情,后脚崔胜贤一个“我要去日本拍戏“的短信就过来了,李秀赫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两件事情的关联性。


 


更何况,责任意识如崔胜贤,会在这种敏感时期离开团队去日本,大概也只会是为了权志龙吧。


 


“瞎说什么呢。”崔胜贤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去夹泡菜,却被李秀赫一筷子给打掉了,“呀!李秀赫!”


 


“崔胜贤,我不知道原来你是个胆小鬼啊。“李秀赫不为所动,只是紧紧盯着他的脸。


 


“……“崔胜贤觉得自己无言以对,明明不是为了逃避也不是因为害怕,当李秀赫说出自己是个胆小鬼的时候,竟也无力去反驳什么。


 


任谁看来,去日本也都是为了逃避吧?大概只有权志龙这个傻瓜会觉得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


 


“说话啊!“李秀赫不满地把筷子摔到桌上,”崔胜贤你有没有脸啊,作为年纪最大的那个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逃跑?你还是不是男人?“


 


崔胜贤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盯着桌上的菜发愣。


 


“权志龙大概是瞎了才会喜欢上你这种窝囊废。”


 


“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喜欢上我这样的人,”终于开口,说出的却是这样的话,“你知道吗?我刚才问他如果不做明星了,要去做什么,他想了半天才说自己大概什么都不会做。”


 


崔胜贤回想当时权志龙的表情,那样茫然,那样令人心疼,就忍不住想要煽自己一巴掌。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志龙大概也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我这个幼稚鬼。男人和男人,要冲破多少障碍才能得到被人祝福的爱情。他那么努力,那么认真,那么拼命地走到今天这个地位,如果因为我的关系而回到09年那种时光,秀赫啊……我是真的连想都不敢想。”


 


“你担心的就是这个?”李秀赫皱起眉头,现在连他都想打崔胜贤一顿了。


 


“不,与其说担心他被这个社会指指点点,我更怕他再像那时候一样,目光没有焦点地问我,‘哥,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每每想起那一刻,崔胜贤都觉得心揪无比,想努力把这个无助的人抱紧,再不松手。


 


“崔胜贤,权志龙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努力,这一点你是最清楚的。当初如果不是你在他身边陪着他,鼓励他,跟他并肩作战,权志龙也不会是今天这个坚强的样子。“李秀赫跟着他们走到今天,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确实是看得更加透彻,从彼此试探到确认关系,吵架的分分合合他都参与其中,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最懂崔胜贤和权志龙关系的人,就是李秀赫了。


 


“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从来都不是他的负担,你说权志龙属于舞台,那你呢?你崔胜贤难道不是为了成为最好的Rapper而努力到现在的吗?口口声声说自己多么不堪多么不值得他爱,你不也在努力保护他拼命让他变得快乐吗?崔胜贤,你总说自己是个大谎言家,其实你最爱骗的,是你自己的心。“


 


“……“似乎是在一字一句地确认李秀赫说的话,崔胜贤又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其实你现在离开这里,也是件好事。“见他半天不说话,李秀赫叹了口气,”你们俩的关系原本就是如履薄冰,权志龙那样的性格,一旦看到你不坚定就会变得歇斯底里要死要活,你离开一段时间反倒也是好事。不然以你现在这幅死样子,我估计十个权志龙都不够气的。“


 


“我…我没有想逃走。我只是需要想一想,想以后的路怎么走。“崔胜贤抬起头看着李秀赫,”其实我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未来的事情,不唱歌了要怎么样,被曝光了要怎么样……“


 


“呀,崔胜贤你是傻瓜吗?这种事情要怎么去考虑?“李秀赫操起桌上的筷子就往他头上抽,”你这么多年饭白吃了吗?“


 


“……“崔胜贤无语地看着暴走的李秀赫。


 


“不唱歌了你们都不能活了?存那么多钱是干嘛的?哪怕就像你一直想做的那样,开个甜品店,难道还会饿死吗?实在不行,出国也不会吗?你的智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


 


“可是……志龙他……“


 


“志龙志龙,你有问过他的意见吗?你确定他不会为了你而放弃舞台放弃梦想吗?你又笃定你们不在舞台上了两个人就不会幸福了吗?“李秀赫气得连珠炮似的发射,一口气差点背过去。


 


“我只希望他开开心心的,其他的我根本不在乎。“崔胜贤低声说道。


 


“我说,你还是好好思考一下吧。“骂得有些无力,李秀赫只觉得自己现在是在多管闲事。


 


“所以我才答应了去日本拍摄啊……我觉得,想清楚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他负责。“


 


“崔胜贤,如果权志龙知道你现在的心思。你大概已经死了不下一百遍了。“翻了翻白眼,李秀赫喝光酒瓶里最后一口酒,”早点回去吧,收起你那副死人脸,至少在你出发去日本之前,不要让那个小家伙担心你!“


 


说完,李秀赫把钱放在桌上,跟老板娘打了招呼,头也不回地走了。


 


……


 


崔胜贤回到家的时候,权志龙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听见开门的声音,他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努力睁开眼睛,“哥,你回来啦。“


 


听着他疲惫的奶音,崔胜贤走过去牵住他的手送他回房间。


 


“明天我很早就走,今晚你一个人睡吧,不然把你吵醒了。“


 


“嗯…不要。“权志龙伸手抱住他的腰,”我要抱着你睡。不会吵醒的。“


 


“……志龙啊。“崔胜贤有些无奈。


 


“哥你快去洗漱,我好困啦,快点快点。“


 


待崔胜贤洗漱完毕,大床上的小人早就已经沉沉睡去,他走过去撩起权志龙额上的碎发,接着幽暗的月光,仔仔细细地看着他的脸,光洁的额头,小巧挺翘的鼻子,微微翘起的嘴角,权志龙的每一寸,崔胜贤都是看不厌的。


 


轻轻地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崔胜贤轻手轻脚上了床,搂住权志龙纤细的腰,“志龙啊,晚安。“


 


……


 


第二天一大清早,崔胜贤就出发去机场了,为了不打扰还在熟睡的恋人,崔胜贤连再见都没有说,把他手机调成了静音,然后发了道别短信。


 


飞机快起飞的时候,权志龙的电话打了进来。


 


“哥!你干嘛不叫醒我啊,我还想送送你呢!”抱怨的声音从那一头传来。


 


“你最近那么累,我想让你多睡会儿呀。”崔胜贤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微微上扬的嘴角。


 


“什么时候都可以睡的啊,崔胜贤你太讨人厌了!”


 


“呵……”无奈又宠溺的笑了笑,“乖,飞机要起飞了,你再睡会儿吧。”


 


“好吧,你到了日本给我短信,路上注意安全,不要吃飞机餐啊难吃死了…还有…”


 


“志龙啊,你再这么叮嘱下去,我就要下飞机啦。”崔胜贤受不了地逗他。


 


“……哎一古,我巴不得你下飞机呢。”虽然是轻声嘀咕,却也还是被崔胜贤听见了。


 


“好了,你快睡吧,我挂了。”


 


“嗯…路上小心。”


 


“好。”


 


“哥,我爱你。”


 


“……”有那么一瞬间,崔胜贤觉得自己快要叛变了,日本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嗯,我也爱你。”


 


挂了电话,乘务长的提示语音在耳畔响起,崔胜贤看向窗外,若有所思。


 


三万英尺的高空,崔胜贤根本睡不着,两个小时的飞行旅程,脑子里满满的全是权志龙。


 


是谁说过,在三万英尺高空思念的那个人,一定是你最在乎的。


 


崔胜贤开始思考自己是否真的做错了。


 


……


 


网络剧的拍摄日程很紧,崔胜贤从一下飞机就开始奔波于不同的拍摄地点。


 


潜意识里,他仍然是希望让忙碌的工作麻痹一下自己动摇的心。


 


布满血丝的眼睛,快要变成烟熏妆的黑眼圈,还有嘴边一忙碌疲惫就冒起的泡,一切都显示着崔胜贤在极力透支自己的身体。


 


这天的拍摄,是雨中的外景,早上起来的时候崔胜贤就觉得自己有点难受,整个人昏昏沉沉还伴随着一阵阵的头疼。


 


想到难得遇到下雨天,拍外景绝佳的机会,他还是咬牙起来。


 


虽然极力克制自己的不舒服,却还是被上野发现了。


 


“那个…TOP君你没事吧?好像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


 


“嗯,好像有点感冒。应该问题不大。“


 


“诶?感冒了吗?我助理带着药,你等一下。“


 


“不……“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上野已经小跑步地去找助理拿药了。


 


“来,这个药很管用的,我拿了热水,你快吃吧。“


 


“……嗯,谢谢你,上野小姐。“崔胜贤无法不感动,尽管只是在一起拍了几天的戏,上野树里专业的演技和追求完美的性格,始终是他非常佩服的。


 


“那个,这几天拍戏的时候我总觉得,TOP君似乎有心事。“


 


“……“


 


“虽然这样说有点过分亲近,但是,我希望TOP君可以以最放松无芥蒂的心情来演戏,所以,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不要客气地开口吧。“


 


“谢谢…”崔胜贤感激地看着上野,“大概是我自己没有调整好情绪吧,不过我会努力克服的。”


 


崔胜贤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专业演员,可是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还是一阵酸涩。


 


“嗯!一起加油吧!”上野亮出招牌式的微笑,给崔胜贤鼓励。


 


“好。”


 


崔胜贤,你在干什么呢。


 


作为演员连最基础的情绪调控都忘记了吗?


 


没有太多NG就觉得自己已经没问题了吗?


 


你这个鬼样子,是在做给谁看呢。


 


心里不停地咒骂着自己的没出息,崔胜贤还是咬咬牙继续投入拍摄。


 


……


 


一天的日程很快就结束,吹了冷风又淋了雨,即使已经吃过药,崔胜贤的感冒还是不争气地加重了。


 


推掉了上野和其他演员一起吃饭的邀请,他决定回酒店好好睡一觉。


 


鬼知道崔胜贤是怎么抵抗着快要炸掉的脑袋和四肢无力的虚弱打开房门的,他只觉得再不沾到床自己就要彻底死在这里了。


 


手刚摸到门口的射灯开关,崔胜贤在隐约感觉房间里有人。


 


下意识望向宽大的落地窗,果真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啪!”崔胜贤立刻就按下了开关。


 


“?!”


 


以为自己发烧烧糊涂了,崔胜贤努力地又辨认了一次,才发现窝在沙发里的不是自家宝贝还能是谁。


 


“志龙?”仍是不确定似的开口询问,崔胜贤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志龙为什么会来这里,他怎么知道自己住这里,韩国那边不用处理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在一刹那就涌上了他的心头。


 


权志龙并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是缓缓站起身,面无表情地一步步走向他。


 


距离还剩半米的地方停住脚步,权志龙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崔胜贤。”


 


“你,你怎么来了?”崔胜贤觉得气氛有点压抑,探班什么的,情绪不该是这样的不是吗?


 


“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丝毫没有理会对方的提问,权志龙只是冷冷地开口,“你来日本到底是为了什么?”


 


“……”


 


他知道了?


 


他知道了。


 


崔胜贤只觉得自己的头疼又加深了,然而比起自己的头疼,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更让他觉得不知所措。


 


“说话。”仍是不带情绪的口吻,权志龙是真的生气了,比起生气,更多的应该还是失望。


 


无意中跟东永裴聊起崔胜贤去日本拍摄的事情,看对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思缜密如权志龙,怎么会不去一探究竟。


 


得知两人曾经有过那样的谈话,再想想自从回来后就一副魂不守舍却又立刻接下网络剧通告的崔胜贤,权志龙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这个混蛋,是在逃避。


 


想到离开之前崔胜贤一系列反常的行为,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立刻就买了机票飞去日本抓人。


 


尽管内心深处也明白崔胜贤这种避嫌行为的初衷,然而骨子里还是不能接受他的逃避。


 


“你,都知道了。”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这反应直接就把权志龙的导火线给点着了。


 


刚要发作,却被抢了话头,“在你兴师问罪之前,我能不能先坐下,头好晕……”


 


“……”似乎也是看出了对方脸色不太好,身体总是先行一步的权志龙伸出手就去探他的额头,“好烫!崔胜贤你发烧了啊!”


 


“嗯…可能是吧,今天早上起来就有点难受,拍了淋雨的戏大概就加重了。”不打苦情牌,崔胜贤知道这种时候应该把事情解释清楚而不是一番推拉,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真是,一离开我就要变成这幅样子了吗?”嘴上虽然骂骂咧咧,权志龙还是扶着崔胜贤坐到床上,脱鞋脱外套塞进被子里,“不许动了,我拿毛巾,你有吃药吗。”


 


“药白天吃过了…”崔胜贤闷闷地开口。


 


“不行,我去跟经纪人说一下,让他帮忙买一点退烧药过来。“


 


权志龙刚要起身,被崔胜贤一把抓住。


 


“志龙啊,不要走。让我解释清楚,不要带着气离开。”


 


“……”权志龙简直要被这个傻瓜打败,“现在是你生病更重要好吗!我不走,我哪里都不去!”


 


还是紧紧地抓着不松手,权志龙望向对方坚定的眼神,终于放弃了。


 


“那你先松手,我去拿湿毛巾。”


 


“……好”


 


权志龙叹了口气,起身去洗手间。


 


事实上,崔胜贤心里是有答案的。


 


分开?怎么舍得呢。


 


权志龙大老远飞过来兴师问罪,自己又那么担心他带着气就这么跑了,两个互相在乎的人说分开,不是见鬼是什么?


 


只不过,这个答案,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


 


把冷毛巾敷在对方额头,又起身去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床头,权志龙终于拉把椅子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


 


“说吧。”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要跟你分手或者怎么样,的确,有一部分原因是逃避,或者说避嫌。“崔胜贤小心翼翼地开口,时刻准备着一旦发现权志龙情绪有波动,就马上改口,”没有询问你的想法,是我不对,当时也是太不知所措,脑子里一团混乱,才会答应社长拍摄的要求飞来日本。“


 


“你说话有重点吗?“权志龙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不出情绪。


 


“……我想说的只是,我不是要跟你分手,我只是…只是要想一想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崔胜贤不会跟权志龙分手,除非他死掉。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的确有想过要放手,让权志龙去追求他想要的东西,可是就像李秀赫说的那样,没有崔胜贤的权志龙,也并不是完整的权志龙,能站在一起并肩作战,哪怕流言蜚语再猛烈也还是能够抵挡得住。


 


“说完了?“


 


“嗯…大概就是这样。“崔胜贤的眼睛始终不敢离开对方。


 


“崔胜贤,你让我很失望。“明明是生气的话,权志龙却出人意料的笑了,只是那样的笑容太过冰冷。


 


“……“崔胜贤有些害怕,他不确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永裴跟我说了你的担忧,这些我可以理解,除去你回来对此一字不提这件事,你觉得我们未来的路是你一个人准备好,想清楚了就可以的么?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我只要一想到你曾经想过要为了我而离开,为了我放弃你的梦想,我就恨不得把你丢进海里!“


 


“我不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这种废话,你也知道为这个吵架根本没必要。我失望的是,你居然会想到不顾我的感受,单方面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说你无所谓,你真的无所谓吗?那个立志要做最强Rapper的崔胜贤,那个为了出道可以拼命减肥的崔胜贤,那个受伤了也仍然坚持演出的崔胜贤,不是你吗?“


 


“……“崔胜贤无言以对,每一句话都是自己曾经想过的,李秀赫说自己最擅长的是对自己撒谎,也是没错。


 


在爱情中全力付出不顾一切的崔胜贤,也并不是完全强大的啊。


 


“我并不知道你刚刚说的没想过分手是不是真心话,可是你难道真的以为离开舞台,离开我,我就能过得很好吗。崔胜贤,你答应过我要和我一起到白首的,你也答应过我会永远站在我身边的,这些誓言难道都是狗屁吗!“权志龙再也抑制内心的激动和愤恨,开始宣泄自己的情绪。


 


“……对不起。“似乎总是在说对不起,崔胜贤知道,在这场感情的战役中自己始终都是loser,明明自己才是年纪更大一点的那个人,在处理感情问题的方面却总是不成熟。


 


不愿意对方受伤害,却间接地成为伤害对方的人,爱情这件百转千回的事情真是难以参透。


 


崔胜贤努力坐起身,拥住对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每一句轻声呢喃,都打在权志龙的心里,拥抱的温度让他想哭,想起到日本前始终坐立不安的自己,权志龙只觉得这一天过得比十年都漫长。


 


“不管以什么样的名义说要放手这种话,都是我不好。“让你千里迢迢追到这里,让你担心,让你生气,全都是我不好。


 


可正是这样的在乎,才让我不再动摇。


 


“崔胜贤,我们公开吧。“不着痕迹地抹了一把眼泪,权志龙轻声说道。


 


“……?”崔胜贤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权志龙推开他的怀抱,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们,公开吧。”


 


“……”崔胜贤努力地消化那几个字,明明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却好像要花几个世纪去读懂。


 


“不必在乎什么时候被曝光,不用再躲躲藏藏,千夫所指也好,世人唾弃也好,我受够了这样胆战心惊的日子。”


 


“志龙啊……”


 


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权志龙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转移视线看着洁白的床单,笑了出来。


 


“被吓到了吧?”


 


“诶?!”崔胜贤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来不及反应。


 


“我开玩笑的。”看到崔胜贤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权志龙的声音有些沙哑,“我只是,有点累。”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因为梦想,因为舆论,因为所有外界的压力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不累呢。


 


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在一起,为什么总是要被逼到这样的处境。


 


想公开的话并不是玩笑,至少在看到崔胜贤的反应之前,权志龙真的有想过要做这样的事情。


 


哪怕是被指指点点,也好过躲躲藏藏,光明正大地接受一切世俗的眼光,总好过两个人无止境地纠结和逃避。


 


“哥……”权志龙伸出手搂着崔胜贤的腰,下巴轻轻搁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我真的好累。”


 


怀里的温暖,把崔胜贤从那句话里拉了出来,他抚摸着对方柔软的头发给予安慰。


 


“志龙啊。真的到了那一天,公开就公开吧,就像我们说的那样,大不了就离开这个舞台,开一家小小的甜品店,我做甜品,你做waitter。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都由自己决定吧。”


 


崔胜贤也不是没想过公开,只是,他比权志龙想的更多。


 


如今知道对方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震惊之余,更多的却是坚定。


 


“不用特意去说明,等被发现了就公开好了。我们堂堂正正地,光明正大地公开。”


 


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那样的话,而我还不想看到你假装坚强的样子,至少在我力所能及的时候,我还是想最大限度地保护你,让你自由地发光发亮。


 


“好。”得到安心的回答,权志龙觉得自己始终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


 


“答应我,回韩国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想。”


 


“好。”


 


“不开心了,烦了,累了,打给我。”


 


“为什么非得不开心了才打给你,”权志龙不满地嘟囔,“开心快乐的时候不可以吗。”


 


“……我不在你身边,你还能快乐得起来吗?”一句反问就把对方噎得无言以对。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


 


“那,你还生我的气么?”


 


“嗯…看你表现。”


 


“什么表现?”


 


权志龙搂紧了崔胜贤,身子一歪,就重重地把对方压到了床上。


 


“比如,你好好睡一觉,把感冒送走,我就原谅你。”


 


崔胜贤受不了地笑了出来,洁白的月光透过薄纱洒进幽暗的房间,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相拥着睡去。


 


……


 


事实上,权志龙撒谎了。


 


回到韩国的第一个通告,在记者采访的环节就爆了惊人的消息。


 


“我现在有交往的对象,她很好,是个普通人。我希望大家可以像祝福永裴一样祝福我们,不要打扰我们的正常生活,谢谢。”


 


意料之中,各大媒体网站在第一时间报道了这则发言,并开始预测对方的身份。


 


消息发布的时候,远在日本的崔胜贤还躲在深山老林里拍戏,信号过弱的原因而错过了永裴的电话,等他结束拍摄重新回到信号满格的地方,已经是五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看到手机里如此之多的未接来电,崔胜贤的心本能地一阵紧缩,立刻给永裴打了回去。


 


“哥!”意外的慌张,东永裴的情绪一下子就抓到了崔胜贤的心。


 


“永裴,发生什么事了?”


 


“志龙他……”


 


“志龙怎么了?!”


 


“他在刚刚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自己有圈外交往的女友了,还希望大家祝福他们,不要打扰他们。”


 


“……”一根弦在脑子里炸开,崔胜贤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五雷轰顶。


 


“他不是去日本找你了吗?你们没有好好谈谈吗?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说这种话。”


 


“他现在在哪?”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崔胜贤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先回国。


 


“刚刚社长打电话过来,应该是被叫去了吧……”


 


“你帮我先看着他,我马上回来。”


 


“好,哥你路上小心,这里还有我们。”东永裴不是不担心的,甚至有些后悔当初对崔胜贤说那些话,如果不是自己多事,就不会有这些令人头疼的问题了。


 


好在剧组的拍摄进程已经完成的差不多,崔胜贤反复跟导演确认好之后的进度,请了假就立刻买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国。


 


这边厢,YG社长办公室的气氛,死一样的沉静。


 


有多少年了,自从发现这群孩子们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杨贤硕再也没有当面训过他们,更何况是凡事都不需要人操心的权志龙。


 


他仍然记得那个因为差点要被淘汰而哭泣的小男孩,那样不甘心的神色,是杨贤硕铭记一生的场景。


 


自我约束和管理都尽善尽美的权志龙,此时此刻却背着手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不认错,也不解释,就这么傻愣愣地站着。


 


杨贤硕甚至不知该从何说起,看到新闻的那一刻,他脑子里想的全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你想就这样站到地老天荒吗。”杨贤硕还是忍不住先打破沉默,想着事情都发生了,总该问出点什么才能想想接下来的对策,然而比起他们的前程,自己内心身处更担心的,反而是那个远在日本的孩子。


 


“……”权志龙看着地板,还是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原因,本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说你要为永裴分担一点注意力也好,要为你们两个的事情做个障眼法也好,起码你要提前跟我说一声。”杨贤硕放低了声音,“你看看因为你的一句话,公司上上下下鸡飞狗跳成什么样?多少人又要因为这样的事情不眠不休?”


 


似乎有些动容,权志龙不自觉地看向窗外。


 


“志龙啊,你一直是最懂事最不让人操心的。哪怕我今天坐在这里不是为了你的事业不是为了你们的组合操心,你就当我是为你跟TOP,也把你的想法说出来,让我好有个对策啊。”


 


杨贤硕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从很早的时候就发现他们互动过于亲密和频繁,始终觉得是好兄弟的关系而没有上心,直到某天自己突访化妆室撞见了相拥的两个人,心里的疑问才终于水落石出。


 


自己最得意的两个孩子,在一起了。


 


他们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一条充满了艰难险阻的不归路。


 


杨贤硕并不是老顽固,这样的事情也经历过不少,淡定从容地警告他们不要因为感情的事情影响自己追梦的步伐,便放了他们走。


 


从此,便以社长的名义暗地里为他们挡掉了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严格意义上来说,权志龙和崔胜贤能走到今天,还是有杨贤硕的功劳的。


 


然而毕竟年轻如他们,有些时候杨贤硕还是不得不去操心,比如今天这种突发事件。


 


“社长,这次就换我来保护哥吧。”权志龙终于肯抬头看他,眼神却满是坚定。


 


“一直以来,都是哥想着要为了我的梦想,为了我的快乐而牺牲自己,尽管也因为这个吵过很多次,可是我明白他的用心。我不想永远做那个被人保护的人,我也想站出来保护我爱的人。”


 


在那一刻,杨贤硕觉得眼前这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不再是那个一失恋就哭得天昏地暗花一整晚写歌悼念自己逝去爱情的孩子了。


 


“就像你说的那样,不管是为了转移大众的视线,还是为了做障眼法,他不希望任何事情伤害到我,我也一样。我不可以看着他放弃梦想,也不可以看着他一个人为难,我做的这些事也许很幼稚,也许很麻烦,但是如果可以保护他,我心甘情愿。”还是那样坚定的神情,虽说答应了崔胜贤回国以后什么都不要做,权志龙心里其实早就有了想法。


 


公开有女友的事情,并不会伤害到任何人,比起舆论和猜测,他更希望自己能建立起一道屏障,以权志龙的名义来护着崔胜贤。


 


也许会有更多的跟拍,也许会有更多的采访和猜测,然而只要想到崔胜贤不必再为这些事情伤神,权志龙愿意累一点,所有的失望和关注,让他来承受。


 


自私却坚定的想法。


 


杨贤硕叹了口气还能说什么呢?自己的路,仍然要自己去走。


 


“事情已经发生,我也知道了你的想法,之后的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一点辛苦,你也是经历过的。既然你已经做好准备,就好好应对吧。”


 


“社长…谢谢你。“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到了嘴边却只有这一句。


 


权志龙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始终都有队友的陪伴,社长的照顾,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心里的感激,大概只有变得更优秀才能回报给他们。


 


杨贤硕看着面前这个孩子,心情复杂。


 


“回去吧,好好休息。“


 


“嗯。“


 


……


 


权志龙走出YG大楼的时候,李秀赫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在家等我吧。“还不等对方开口,权志龙就已经下达了指令。


 


李秀赫听着话筒里的忙音,突然很想骂人。


 


权志龙很快就到了李秀赫家,熟门熟路地按密码锁进门,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到沙发上等着对方给自己倒水。


 


“喂,你是大爷吗?招呼都不打一个还指望我给你端茶倒水吗!“李秀赫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权志龙嗤笑了一声,“打招呼你也不会理我不是吗,何必多此一举。“


 


“呀!你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还一副随便天下大乱的样子?“李秀赫端着杯子骂骂咧咧地走出来,恨不得一杯水就泼过去。


 


接过水杯小口抿了抿,有点嫌弃地皱眉,“这茶味道不好。“


 


“……“李秀赫觉得自己现在满脑袋都是黑线,”你是来喝茶的吗?啊?你不是来认罪的吗?“


 


“认罪?我为什么要认罪?“权志龙一脸莫名其妙,”就算要认罪也不是跟你啊。“


 


“……“李秀赫无语凝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察觉到对方的目光,权志龙又忍不住笑了。


 


“你要问的也无非就是我发布会说的那些,没错,是烟雾弹。”不紧不慢的解释,好像事情并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的从容淡定。


 


“完了?”


 


“……完了啊。不然你还想听什么。”


 


“崔胜贤知道么?”


 


明明刚刚还一脸得瑟样的权志龙,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一瞬的心虚,他抓了抓头发,没说话。


 


这点动作在李秀赫看来就是否认了,没有商量好,没有对策,大概是连招呼都没有打过,这个家伙就擅自做了决定吧。


 


“权志龙,我觉得我该给你预约医院的病床了。”


 


“……”权志龙更加心虚了,“为什么要告诉哥,他在日本拍戏不是好好的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尽管自己答应过他,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说,可是自己也是想为他做点什么呀。


 


“你以为他不会关注国内的新闻吗?mo?权志龙有圈外交往的女友?先不说这是假的,你这话让他听到,我保证你一个礼拜都下不了床。”


 


“呀!李秀赫你这个流氓!”听到最后权志龙的脸都要烧起来了,这么下流的话为什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说出来!


 


“到底谁更流氓,你等他回来就知道了。”李秀赫一脸欠打的表情,无所谓地笑了笑。


 


“什么意思?”权志龙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你说哥要回来了?他不是还在拍戏吗!”


 


“……”李秀赫一脸我懒得理你的样子,“人家有腿,拍个戏还不许请假了啊,更何况看到自家宝贝出轨了谁还有心情拍戏啊,你看看表,现在是下午五点,他三点多的飞机,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在那一瞬间,权志龙大概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呵!”李秀赫慢悠悠地站起身准备出门。


 


“……你去哪里啊…”


 


“给你们挪地方,没关系的,把这里当自己家好了,反正我也不担心你们不给我洗床单。”


 


“……“权志龙觉得自己的老脸都丢光了,但比起丢脸,自己现在更害怕崔胜贤的到来。


 


“啊……“要是这时候跑了,大概会死得更惨,可是一想到刚作完死马上就要面对崔胜贤,权志龙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会儿出门的李秀赫,并不意外地接到了崔胜贤的夺命连环CALL。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那家伙在我家躲着,你过来吧。“不由分说地挂断电话,李秀赫满意地自言自语道,”叫你们一个个的都爱挂老子电话,权志龙的份就让你来受好了,哼。“


 


……


 


崔胜贤气喘吁吁跑到李秀赫家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副哭笑不得的景象。


 


权志龙在客厅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双手高举,低着头作认罪状。


 


崔胜贤只觉得满心满眼的怒气瞬间就烟消云散,呀,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你这是什么意思?“崔胜贤也不走过去,就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他。


 


“哥,我错了!“权志龙还是低着头,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你错了?这么说,有个圈外女友是真的?“崔胜贤双手抱臂作看戏状,”谁家的姑娘?带出来见见啊。“


 


听到这,权志龙突然就抬头反驳,着急地解释,“不是的!我说的不是这个错!我是清白的呀!“


 


“你清不清我是不知道,至于白嘛…”崔胜贤摸摸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我倒还是知道的。”


 


“……呀!崔胜贤!”权志龙简直要被逼疯了,这家伙大老远跑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么下流的话的吗?想起李秀赫那句“到底谁更流氓,你等他回来就知道了”,权志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崔胜贤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权志龙时不时地瞄他一眼,敢怒不敢言。


 


“不说话?那我走了?“等了几秒钟,崔胜贤转身假装要开门。


 


“哥!!!“权志龙看他真的要走,立马就急了,冲到门口一把从背后抱住他。


 


崔胜贤停住脚步,也不转头看他,只是任他静静地抱着自己。


 


“我错了,我错了嘛。“讨好的语气,却没能打动崔胜贤。


 


“那天晚上你答应过我什么?“


 


“……回国后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说…“权志龙自知理亏,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你今天做了什么?“


 


“……“


 


“不肯说是么?那我走了。“崔胜贤作势要挣开怀抱。


 


“别,别!我说就是了!“权志龙急得紧紧抓着对方的衣服,死都不撒手,”我骗媒体说我有圈外交往的女朋友了,希望大家祝福我们……“


 


越说越轻的声音。


 


“哦,那我要祝福你们吗?“听不出情绪的声音,着实让权志龙心慌了。


 


“哥!都说了是说谎了啊!干嘛说那种话呀……“


 


“你吃饱了撑的把子虚乌有的罪名往自己身上揽吗?那天晚上是谁说的我做事不跟你商量不顾你的感受的?现在怎么样,要换我来感受一下了吗?权志龙你的脑子是被猪拱了吗?“


 


“……我只是,只是想站出来保护你一次。“权志龙轻声说道,”一直以来都是你在保护着我,为我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我也想保护哥呀。撒个谎没什么不好,至少大家的视线就能转移了,反正每天也都曝光在媒体的视线里,再多个名义也不过如此…而且,还能帮永裴分担一点,我觉得这简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崔胜贤伸出手抓住对方,转过身来看着他。


 


“这一次,就换我来保护你。“权志龙的眼睛对上他的,没有一丝怯懦,更没有一丝后悔,有的只是坚定。


 


其实崔胜贤心里很清楚,听到永裴电话的时候自己其实还是安心的,尽管不知道权志龙忽然在发布会上公开什么见鬼一样的女朋友是什么用意,但总比听到权志龙又出事了要来的好。


 


因为信任,所以飞回来。


 


也是因为信任,所以才生气。


 


事实证明,某人的用意还是因为在乎自己。


 


“不觉得多此一举么?“崔胜贤哑着嗓子开口,”即使不放那些烟雾弹,我们也能过的很好不是么。“


 


“反正媒体的注意力都在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女朋友身上,到时候实在收不住了,就像往常一样宣布分手好啦。只要你能安心,我什么都愿意做。“权志龙绽放了一个迷人的笑容,让崔胜贤看得恨不得立刻就把他丢到床上去。


 


意识到崔胜贤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权志龙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却还是为时已晚。


 


崔胜贤一把抓过他顺手就扛起来往卧室走。


 


“呀!崔胜贤你干什么啊!”权志龙胡乱踢着,“快放我下来!”


 


“不放。”言简意赅的拒绝。


 


“……崔胜贤!!!”


 


“说不放就不放。”


 


“……”


 


崔胜贤刚把权志龙扔到柔软的大床上,手机就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烦躁地按了接听,“有话快说!”


 


电话那头的李秀赫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大概是坏了好事了,“那什么,虽然我嘴巴说不介意,可你们要是真不给我洗床单我明天就把密码给换了!”


 


“……”崔胜贤开的功放,李秀赫的话准确无误地传到了权志龙的耳朵里,他手脚并用地要推开扑上来的人,小小声挣扎,“呀!崔胜贤,别闹了!”


 


“……喂?!喂!”电话那头一点反应都没有,李秀赫有点暴躁。


 


“快放开!电话!唔…嗯……“崔胜贤单手安住权志龙使劲挣扎的双手,死死压住不安分的小家伙,作势就吻了上去,另一只手迅速摸到手机挂断电话然后甩到地毯上。


 


“嘟…嘟…嘟…“是的,可怜的李秀赫同学又一次被挂了电话。


 


“我靠!“


 


……


 


不久之后的集体新闻发布会。


 


当媒体问到有关神秘恋人的问题时,权志龙仍然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之前已经跟各位解释过了,对方是圈外人,我希望大家能给我们一点个人空间,音乐上我也不会停止步伐,请大家多多关注Big Bang的音乐吧!“


 


殊不知,摄像机拍不到的桌下,崔胜贤的手已经紧紧地握住了权志龙的手,闪光灯下面色如常的两个人,正交换着彼此的信任。


 


既然不能现在公开,那就创造机会让彼此多一些心安吧。


 


恋爱这件小事,偶尔撒个谎也不无不可。


 


最重要的是,你和我,我们在一起。



评论

热度(191)

  1. xxChoi_Ji_Yo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