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TG】信任

Choi_Ji_Yong:

权志龙习惯对亲近的人撒娇。

崔胜贤一直知道这一点。

起初他以为某人只是为了好玩,跟朋友拉近关系,直到“柳熙烈的写真簿”录制当天太阳不经意地揭发,他才明白权志龙这么做是为了激发喜欢的人的母性。

虽然,大概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并且某人在节目录制结束后也向自己坦诚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可是崔胜贤还是不放心,非常不放心。

倒不是怀疑自家小狮子,而是防着别人的“非分之想”。

于是,自从节目过后,只要权志龙说话,崔胜贤都是竖起了耳朵打起十二分精神聆听和分析的。

比如。

“努那~~我刚刚好像磕到膝盖了,你有药膏吗?”

听到某人的奶音,还在化妆的崔胜贤立刻随手抓了个东西冲了过去。

“我有我有,哥给你擦。”

“……哥。你拿的是唇膏啊=_=”

“……呀。唇膏也可以止痛的。你不懂,来,我帮你。”

……

再比如。

“啊…头有点晕,是不是感冒了。”

“诶?志龙感冒了吗?”

化妆师话音未落,崔胜贤那厮已经把一杯热水和感冒药变戏法一样递给了权志龙。

“……”权志龙有些无语地看着他,”哥,不要随随便便拿药给我吃好吗= =”

“不,你不是头晕吗,快吃药,好的快!“崔胜贤一脸认真的表情,等着小鹿一样的眼睛看着自家宝贝。

“……”

崔胜贤心知肚明,自己不可能24小时都看着小狮子。

于是,权志龙粉丝后援会正版大大上线了。

众所周知,崔胜贤当年可是权志龙粉丝会会长,即使把交接棒交给了下一任会长,他还是名声在外的。

“千雅吗?是我。”

“啊!哥!你怎么突然想到联系我了?”对于崔胜贤大大突然的电话造访,现任粉丝会会长有些受宠若惊。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呀?只要哥开口,我们都会全力以赴去做的!“

“你们饭拍的时候,记得多帮我留意志龙跟谁撒娇了,就是……趴肩膀捧脸对视甚至搂搂抱抱的那种!“

“……哥…你还好吧。“千雅有点懵。

“哎总之,你就多把那些照片传给我!“崔胜贤也知道自己现在好像个变态,但是怎么办,就是很在意啊。

“啊……好吧。“

直到电话挂了,崔胜贤才觉得有些安心。

24小时全方位的监视,就此展开……

从那天起,所有跟权志龙有关的饭拍都会一张不落地发到崔胜贤的手机上。


演唱会上趁自己没注意,小狮子跟胜利抱抱了。

演唱会结束出发庆功宴的时候,小狮子揽着大成的肩膀嘻嘻笑笑了。

吃饭的时候小狮子跟太阳耳语了。

……诸如此类的照片,大概能把收件箱塞满。

崔胜贤觉得自己简直要炸了。

但更让他郁闷的是,自己对这件事根本无从谈起,吃醋?防备?

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啊……真烦躁。”崔胜贤远远地躲在庆功宴的角落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焦急。

“呀!哥,你干嘛呢?”权志龙一早就注意到今天不太寻常的崔胜贤,总是一个人神神叨叨的样子。

“啊…没什么…”崔胜贤闷闷的收起手机吃饭。

“胡说!最近你总是盯着手机唉声叹气,是不是瞒着我做什么了。”权志龙突然起身去捞崔胜贤的手机,动作干净利落以至于某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手机已经落入了小狮子手中。

“呀!志龙你干嘛!快还我…”崔胜贤瞬间就心虚了,照片被看到了可如何是好。

聪明如权志龙,怎么会不知道手机有猫腻,利索地输入早就滚瓜烂熟的密码,印入眼帘的就是千雅跟崔胜贤的消息记录。

“……”

看到权志龙表情瞬间变了,崔胜贤也急了,立马站起来要去抢手机。

可是权志龙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愣是连人带椅子往后退了一大截位置,金属摩擦地板的声音着实把成员们都吓了一跳。

“哥…怎么了?”一旁的胜利疑惑的开口,显然他也看到了两人争手机的一幕。

“呀!志龙你快还我手机!”崔胜贤作势就要走过去。

然而,这边的权志龙早已经把消息翻了个遍。

什么都没说,出乎崔胜贤的意料,手机完好无损的交还到了自己手中。

“?”崔胜贤不可置信地看看手机,又看看权志龙。

“哈…哥看我干嘛,我什么都没看啊…”笑的云淡风轻,一脸无辜。

“…真没看?”没看到,为什么表情变了?看到了,为什么不发作?崔胜贤的心里满是疑惑。

“哎,你们吃慢点啊!我都还没动筷子呢!”这边的权志龙早就无视了崔胜贤探究的目光,开始乖乖吃饭。

……

真的,没有看到吗。 


 


 


权志龙不是傻子,虽然只是快速地翻了下信息内容,大致上也能知道崔胜贤在派人偷拍自己。


 


不,更确切地说,是监视自己。


 


那个名叫千雅的人,应该是个女生,且不论他们的关系如何,能为崔胜贤做到这一点,就已经不得不让权志龙有了防备。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生气的原因,是被监视了。


 


权志龙很聪明,他怎么会不知道崔胜贤的反常是因为什么,自己擅长撒娇的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很久,自从跟崔胜贤在一起后,早就有所收敛。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明明解释了,还是得不到你的一份安心,一份信任呢。


 


我,权志龙,真的有这么不堪吗。


 


……


 


Stupid,首尔一处毫不起眼的酒吧。


 


权志龙最喜欢在难过的时候跑来这里,跟作为酒吧老板的好友打声招呼,就可以不受任何打扰地喝到酩酊大醉。


 


每一次情场受伤,事业失意,他都会躲到这个地方,一个人静静地消化。


 


“我们的大红人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申志勋一遍擦着手中的玻璃杯,一边看着吧台旁盯着酒杯出神的权志龙,”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跟崔胜贤吵架了?“


 


“……“权志龙不说话,听到崔胜贤的名字,下意识地就抓起杯子一饮而尽,上下滚动的喉结示意这个男人正在努力地把自己灌醉。


 


“呐……我说你啊,明明是个什么都有了的人,爱情,事业,梦想,你哪一样不是大丰收?怎么一天天的还不知足呢。“申智勋其实有点看不懂自己这个好友,光芒万丈的样子让千万人敬仰,来到这里的时候却总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真想让全世界看看,看看你们眼里的权志龙,真的不是电视上那样子的。


 


“知足?“权志龙把杯子推向申智勋,示意他倒满,”我权志龙有什么好不知足的呢?呵……“


 


“站在演艺事业的顶端,收获掌声鲜花无数,每个人看到我就叫我天才、传奇…是啊。我什么都有了,还有什么好不知足的……“申智勋将倒满了酒的杯子移向他,又一次被一饮而尽,没有丝毫犹豫。


 


“志勋啊……“权志龙已经有些迷糊,眯着眼睛看着对方,”我啊,从来都不是个完美的人。占有欲强、霸道、敏感、脆弱……什么样的缺点我都有。可是他们不知道……从来都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申智勋疑惑地开口。


 


“我只是……“权志龙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我只是,没有安全感。我想被照顾,被在乎,被注视……有错吗?我也知道自己太容易依赖别人,可是没有安全感这件事,是我的错吗……?“


 


权志龙得到了全世界,却得不到安全感,才会想要近乎讨好般地撒娇,装病,装可怜。


 


每一次恋情都不得善终,每一次都好像被自己写的歌诅咒,每一次,每一次……


 


是我想要这样的吗?是我想被背叛,被抛弃,被扔下的吗……


 


权志龙又开始哭了。


 


这是申智勋第三次看到这个人哭,第一次,是出道前,第二次,是被指责抄袭。


 


申智勋知道,这个人有太多的不容易,可每天都还是一副开开心心没心没肺的样子。


 


他承受的伤痛一点都不少,只不过,从来都不愿意说出口。


 


“志龙啊……“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信任我。我没有安全感我小气我固执我霸道我不可理喻……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啊,那些早就成为习惯的东西,我改不掉,真的改不掉……怀疑我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呢。“权志龙趴在吧台上,一下一下地捶打着大理石桌,每一下,都打进了申智勋的心里。


 


“你喝醉了,我让他来接你吧。“


 


回应他的,只有权志龙小声的啜泣。


 


……


 


崔胜贤接到申智勋电话的时候,正在满世界地找权志龙。


 


那次聚餐过后,他总觉得权志龙有说不出来的奇怪。


 


明明还是对着自己笑,明明还是对着自己讨好,眼睛里却满是疏离和陌生。


 


虽然接受了权志龙那句,不知道密码所以没能打开手机的借口,崔胜贤仍然觉得心慌,满心满眼的害怕。


 


直到好几天联系不到这个人,崔胜贤才开始明白,他大概是已经知道了,并且在试图躲着自己了。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让那个脆弱的小孩一个人躲着。


 


这样想着的崔胜贤,开始满世界找权志龙。


 


“喂?志勋?“


 


“你家宝贝在我这里。带他回家。“申智勋没给他多说一句话的时间,挂了电话。


 


 


双眼微阖,静静地趴在吧台上,一头红发在昏暗的灯光下十分耀眼。


 


崔胜贤赶到Stupid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光景。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把他带走。”申智勋没好气地开口。


 


崔胜贤这才着急忙慌地冲过去,摇了摇沉睡中的权志龙,“志龙啊…快醒醒,我们回家了。“


 


“……嗯…“权志龙努力睁开眼睛,一片灯光模糊中,他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崔胜贤的样子。


 


那个帅气的、阳光的崔胜贤,为什么紧皱着眉头呢?


 


最讨厌崔胜贤皱眉头了啊……


 


权志龙伸出手,按了按他的眉心,“你不要皱眉呀……呵呵……”权志龙傻笑着。


 


“志龙啊,别闹,快,跟我回家。”崔胜贤捏住权志龙不安分的手,架起他就往外走。


 


出了酒吧,一阵凉风袭来,终于也把权志龙吹了个半醒。


 


“嗯……”使劲摆脱崔胜贤架着自己的手,他试图一个人走。


 


“志龙啊,别闹了……”崔胜贤担心地看着他,时刻担心他晃晃悠悠的身体会摔倒。


 


“崔胜贤……?”权志龙歪歪扭扭地走了几步,听见崔胜贤的声音,迟钝地扭过头来看着他,“你是崔胜贤吗……?”


 


“嗯。是我啊宝贝。”崔胜贤刚要走上前一步,却看到权志龙大步地后退,重心不稳险些摔倒。


 


“你别过来。”权志龙努力找到自己的声音,哆嗦着嘴唇。


 


“你到底怎么了……”虽然心焦,崔胜贤也不敢贸然再往前走,他了解自家宝贝的性格。


 


“崔胜贤。你是不是不信任我?”


 


“……你是说照片的事吗?你的确是看到了吧。”


 


“你回答我。”


 


“志龙啊……”


 


“你回答我!”权志龙几乎是用吼得才把这句话说出来,“你为什么不肯回答我!”


 


崔胜贤有些无措,更多的,却是不知如何开口。


 


“崔胜贤。你怀疑我。”权志龙紧紧地盯着柏油马路,上面一点点的污渍,就好像自己跟崔胜贤的感情一样,不再干干净净。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崔胜贤一瞬就察觉到这次权志龙生气的样子跟之前不一样,很不一样。


 


“崔胜贤……谁没有过去啊…?“权志龙好像要把马路看穿一样,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地上的污渍,”谁没有曾经,没有伤痛呢…?我没有安全感,我喜欢撒娇,哪怕都是过去的事了,为什么你不能信任我呢……“


 


“我谈过的恋爱,无一生还,背叛的背叛,抛弃的抛弃,我会变成今天这样敏感多疑的样子,是我故意的吗?“


 


“志龙啊……“崔胜贤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崔胜贤,你没有过去吗?我有质疑过你吗?那个大你五岁的姐姐,时至今日你都还会在节目上维护她,我有说过什么吗?“


 


姐姐?


 


崔胜贤的神经瞬间就断了。


 


是啊,姐姐这个话题,一直是自己跟权志龙无声的约定。


 


避而不谈,是始终的默契。


 


可是,突然把姐姐扯进来,崔胜贤觉得自己的大脑开始不受控制。


 


“姐姐不一样。”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了口。


 


……


 


权志龙万万没想到崔胜贤会说这样的话。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着崔胜贤,只觉得眼前这个人非常陌生,陌生到辨认不清究竟是不是他。


 


满心的荒凉像滕蔓一样从心底里生根发芽,一路疯长,涨得胸口生疼。


 


权志龙努力地,想要从崔胜贤眼里读出什么。


 


然而,什么都没有。


 


“呵……”权志龙突然就笑了,眼眶溢满了泪水,“是。她不一样。”


 


“她永远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志龙,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崔胜贤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复,他知道自己不该说那样的话,姐姐的确是不一样的,可是,并不是权志龙想的那种不一样。


 


那个曾经帮助过自己,鼓励自己走过最难过的时光的人,注定是一辈子无法忘怀的。


 


即使自己现在爱着的人,是权志龙,身边的人,也是权志龙。


 


那个人,始终都是一段自己的过往,无法抹去。


 


大概,这也是权志龙的症结所在。


 


“志龙啊,跟我回家,我们好好谈谈。”


 


权志龙深吸了一口气。


 


“不用了。“说完,跌跌撞撞地往前走,”我跟你,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身后的崔胜贤还在喊着自己的名字,权志龙却已经全然听不见了。


 


他觉得自己的世界,正在一点一点地崩塌。


 


拥有全世界的赢家权志龙,此刻,已经输的体无完肤。


 


 


……


 


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好像从白天走到了黑夜,一步、一步,身体像是没知觉般木然。


 


权志龙的脑子是混乱的,混乱到不知道该去想什么。


 


想崔胜贤?想自己的可笑?还是……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崔胜贤,也不了解自己。


 


两个人互相扶持走到现在,竟也比不得一句“姐姐不一样”。


 


崔胜贤,你果然还是在意她的,既然在意她,为什么又要来招惹我呢。权志龙只觉得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压抑在嗓子眼里的痛楚,根本无法释放。


 


前面的小人儿漫无目的地走着,后面的人也始终一步不离,紧紧跟随。


 


崔胜贤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安慰什么的,大概也已经没有用了,谁让自己说出了那样伤人的话呢?解释,又会变成掩饰。


 


除了自责,崔胜贤更多的感受到心疼。


 


权志龙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流露出软弱的一面,因为他是leader,他有他的责任,有他的立场,一个软弱的人是无法带领5个人一起向前走的。


 


然而今天,他从来不知道的权志龙,露出了那么无助的一面。


 


他说他没有安全感,他说他渴望被关注、被照顾。


 


崔胜贤,你在干什么?


 


于千万人之中遇到这个想一辈子在一起的人,为什么不好好抓紧他的手呢。


 


即使他的性格真的始终如此,在权志龙心里,难道崔胜贤一点地位都没有吗?自己何苦要做那些试探和不信任,何苦要把这个脆弱的人再往悬崖边推呢?


 


崔胜贤,你真是个混蛋。


 


……


 


“你可以不要跟着我吗。”前面的人突然停住脚步,不转身,也不看他。


 


“诶?”崔胜贤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志龙啊……”


 


“我现在啊,不想看到你的样子,不想听到你说话,不想跟你呼吸一样的空气。”不是的,权志龙,不是的……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崔胜贤愣在那里,傻乎乎的,不知道该转身走掉还是呆在原地。


 


“崔胜贤,让我冷静一下好不好。我要想一想……想一想。”声音越来越轻,可是权志龙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想什么,分手吗?自己怎么舍得,那个人,哪怕只是站在他身边看着他,自己都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哪怕,他的心里有别人。


 


“不要想,志龙,不要想。”崔胜贤缓慢地走上前,心里却焦急万分,他怎么会不知道所谓的“冷静、想一想”是他要说分手的前兆,崔胜贤怎么会允许权志龙说出那两个字。


 


“我可以把之前的事情解释清楚的,包括,”崔胜贤努力平复内心的慌张,“包括姐姐的事情。”


 


“我不希望你胡思乱想,更不希望你误会,就如同你说的那样,谁都有过去。是,我是怀疑了,可我并没有怀疑你,我只是……”崔胜贤不敢看着对方的眼睛,“我只是,害怕失去你。”


 


“你的善良,你的聪明,你的霸道,你的任性,你的一切我都能甘之如饴。可是,我怕的是,这样的你终有一天会离开我,去向别的地方。”


 


崔胜贤小心翼翼地靠近,缓慢有力地抱住对方。


 


权志龙也不挣扎,只是静静地听着,听着崔胜贤说的话。


 


“是我不好,我不该让粉丝会做监视你的事情。再害怕,再惶恐,我也应该直接跟你说,而不是在背后做这样不堪的事情。“


 


“崔胜贤。“听到这里,权志龙终于开口,”你究竟是对我不信任,还是对你自己不自信呢。“


 


推开崔胜贤的怀抱,权志龙往后站了一步。


 


“我,权志龙。虽然性格并没有那么完美,可是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心里都绝对没有想过别的人。“权志龙盯着崔胜贤的眼睛,”我改不了那些臭毛病,我自己也无能为力,可是如果你开口,我总会去尝试,哪怕那条路很艰难,只要你崔胜贤开口,我没有什么是不愿意去做的。“


 


“因为我爱你,权志龙这个傻瓜爱着崔胜贤这个混蛋。无论别人的眼光如何,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害怕,不会慌不择路。“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呢?你有芥蒂,你有疑问,作为恋人难道不是应该坦诚相对吗?今天,如果站在这里被监视的人是你,你会做何感想?“


 


“对不起。“崔胜贤找不到别的话,哪怕是因为在乎,哪怕是因为爱,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其实,你心里还是有那个人的,对不对。“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权志龙始终想问出这句埋藏在心里许久的话。


 


“不是的!“崔胜贤矢口否认,”我对她,已经不是爱了。“


 


“她是我的过去,没办法抹杀的过去,在我最困顿的时候是她陪着我熬过来。即使不在一起了,我也没有办法告诉你我完全忘了她。“崔胜贤认真的说着每一个字,”现在我爱的人是你,在乎的人是你,身边的人也是你。姐姐只是回忆和感恩,别无其他。“


 


“……“权志龙一时无话,脑子更混乱了。


 


不是不知道崔胜贤心里是有自己的,也知道对方始终都关心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虽然自己也清楚崔胜贤始终守着姐姐这个底线,自己也都心知肚明从来没有开口问过,然而真的到了这一天,想要弄清楚事情真相的这一天,权志龙还是害怕。


 


害怕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害怕崔胜贤会疏离敏感多疑的自己。


 


可是权志龙最怕的,还是变成这样的自己。


 


本能的怀疑,本能的不信任,说崔胜贤不坦诚的同时,自己不也是在怀疑着对方的吗?


 


一样的,不堪啊……


 


“志龙,你可以不信我,因为我也做了错的事情,你怀疑什么质疑什么,全都冲着我来,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好么?”崔胜贤试图拉回权志龙的思绪,胡思乱想如果可以杀了一个人,权志龙一定是逃不掉的。


 


他最敏感最骄傲的小狮子,是不可以有那种情绪的。


 


“崔胜贤,我脑子好乱。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吗。”权志龙确实需要冷静,可是冷静的目的是什么,自己也说不出来,他只觉得如果就这样对着崔胜贤,是什么头绪都理不出来的。


 


他需要思考,认真的思考。


 


“好,我先送你回家。”崔胜贤知道,这已经是权志龙妥协的第一步了,只要能这样,只要还肯跟自己说话,就是万幸。


 


……


 


崔胜贤遵守约定,把权志龙送回家安排妥当之后,就默默地离开了。


 


没有带走同居时的任何衣物,否则敏感的某人一定又会胡思乱想觉得自己大概在疏离他,崔胜贤知道,这个时候只要远远地守护着这个人,就够了。


 


第二天的通告,也是如此。


 


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尽量不要让某人感受到自己的气场,表面上该做的互动一个不落,私底下却恢复到了不熟的同事关系。


 


这是崔胜贤能给权志龙的,最大的空间。


 


他不愿意离开太远,哪怕只是看着他笑,看着他唱歌时认真的表情。


 


“志龙啊,怎么没有精神?”永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崔胜贤立刻打起了精神专注偷听。


 


“啊……没吃早饭,可能有点饿了。”没精打采的声音,论谁都能听出的疲惫。


 


“诶?我带了饭团你要吃点吗?”


 


“是吗,太好了…“


 


崔胜贤大概也知道,没有自己在身边,权志龙这个厨艺无能的人是绝对不会自己做饭吃的,更别提一日三餐按时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崔胜贤便趁着某人沉睡之时,带着蔬菜水果零零总总一大袋东西潜回了家。


 


轻手轻脚地准备好早饭,正准备收拾厨房打算撤离,却听到权志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在干什么?”显然还没睡醒的声音。


 


“啊……你,你醒啦。”崔胜贤也被吓了一跳,本来准备做一回海螺姑娘默默地就离开,没想到还是吵醒了对方,“不,不好意思,大概是我动作太大了把你吵醒了。”


 


“……”权志龙无语地看着他,“是早饭吗。”


 


说着话,视线却已经无法从丰盛的早餐上移开,大概是真的饿了。


 


“哦,是的。你最爱吃的寿司,还有汤。”意识到某人过于炽热又不好表现出来的眼神,崔胜贤赶忙把做好的早餐放到桌上,“饿了吧?快吃吧…”


 


权志龙也觉得这个时候不做些什么,实在是有些尴尬,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看着对方一口一口地吃着,崔胜贤也有了些许的安心,至少,还是愿意听话好好生活的,不是吗。


 


长时间的沉默,空气中就只有自己咀嚼的声音,权志龙不敢看崔胜贤,只好把脸埋进汤碗里闷闷地说,“你,回家住了吗。”


 


“啊…嗯。”突如其来的关心,崔胜贤竟然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住的,还习惯吗。”


 


“不习惯。”


 


闻声,权志龙诧异地抬头,却正好对上崔胜贤真挚的目光。


 


“没有你的味道,我睡不着觉。”一本正经地说着让人害臊的话,崔胜贤也是赌上了权志龙不会真的讨厌自己的筹码。


 


“……”真是厚脸皮,权志龙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继续低头喝汤。


 


见对方没有反应,崔胜贤也不继续说话,而是转身去厨房收拾东西。


 


等他收拾得当擦干净手准备离开的时候,权志龙也已经吃完了饭,坐在那儿看着他。


 


“那个……你吃完了,我就先走了。”崔胜贤试探性地问道。


 


“别装了。”权志龙也不是傻子,话里话外句句都是试探和讨好,大清早的又跑过来做早餐,崔胜贤的心思,三岁小孩都看得出来,“留下来吧。”


 


“诶?”崔胜贤有些意外,幸福好像来的太突然。


 


“不过,还是之前的约定。不可以打扰我的生活。”权志龙双手抱臂,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不愿意承认的是,自己也很想他。


 


舞台上若有似无的互动,对方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冒犯太多,下了舞台也自动保持5米的距离不做过多干涉,最近崔胜贤真的很听话,很守规矩。


 


可就是这样的守规矩,让权志龙开始有点不爽。


 


明明说要冷静的人是自己,却不争气地开始想念他,想念他做的饭,想念他身上的气息,想念他的怀抱。


 


明明还在生着对方的气,却总是想着他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睡觉。


 


人大概都是犯贱的,权志龙自嘲着。


 


……


 


对于留下来的允许,崔胜贤自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识相地在客房安了家,不去打扰权志龙。


 


两个人,就好像生活在不同空间一样。


 


一个做完饭就去房间躲着,等着另一个人吃完再出来;一个人放好洗澡的热水,等到另一个人洗完擦干净回房,才出来偷偷摸摸地洗漱。


 


就连赶通告都是一前一后分开出门,绝对能不碰上就不碰上。


 


这样的日子,竟然也维持了一周,丝毫没有什么问题。


 


……


 


然而,就当权志龙以为这样的日子大概要持续很久,不知道如何开口叫停的时候,姐姐的到访,打乱了他的计划。


 


那天,崔胜贤因为单独的通告,早早地给权志龙准备好一天的食物就离开了。


 


门铃响起的时候,权志龙还在睡梦中挣扎着不肯起。


 


“崔胜贤!开门去!”被门铃吵得烦躁,权志龙终于受不了的大喊,可是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一点回响都没有。


 


“哎西!”一个鲤鱼打挺起床,权志龙带着他所有的起床气,怒气冲冲地跑去开门。


 


门打开的瞬间,看到姐姐笑着站在那里,权志龙的脑子立刻就清醒了。


 


有多少年没有见到这个人了,当初崔胜贤跟她分手的时候自己也在场,这张脸大概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姐,姐姐?”


 


“志龙啊,最近还好吗?”笑靥如花的样子,让权志龙一下子就起了防备的心。


 


“啊……还,还不错。“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看着权志龙愣在那里,只好主动开口。


 


“哦!快进来…“


 


“姐姐你要喝点什么吗?咖啡?茶?果汁?“权志龙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也不肯去客厅一起坐下,只好硬着头皮去厨房装忙碌。


 


“随意啦,我不挑的。“


 


“哦,那就咖啡吧。“


 


翻箱倒柜的声音在厨房响起,咖啡在哪里?热水壶在哪里?杯子在哪里?


 


“呀……崔胜贤你到底把东西都放哪里了!“权志龙手忙脚乱地倒腾厨房,就差翻个底朝天。


 


等他泡好咖啡递到姐姐手中,已经是20分钟之后的事了。


 


“……哈哈。“姐姐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志龙啊,别那么紧张,我不是来做坏事的。“


 


“啊……嗯。“权志龙挠挠头,也觉得自己有点拘谨,索性就坐了下来。


 


“虽然这么直接不太好,但是,我这次来是有事情想说的。“姐姐放下手中的杯子,”我大概已经有5年没见崔胜贤了,他昨天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最近发生的事情。“


 


崔胜贤主动联系姐姐?权志龙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你别多想,我跟他分手之后,一直都没有联系过。他很少会主动找我,大概真的是因为烦恼,再者,我想这件事我也脱不了干系,所以才决定瞒着他来找你。“


 


“姐姐……“


 


“志龙知道我为什么要跟崔胜贤分手吗?“


 


“……不是因为距离吗?“


 


“嗯,也有那样的原因。一个明星,一个普通人,在韩国这个地方注定是要承受很多压力的。“姐姐开始陷入回忆,”一开始,我也以为是自己承受不了越来越大的关注度才想分开的,后来,看着他慢慢地成长,在没有我的地方也表现得很好,很努力地唱歌,很努力地生活,我才知道,大概是因为,他不再需要我了。“


 


“那时候他还小,很多事都是我这个年长一点的人帮他操办,我也曾经以为我们大概能在一起一辈子。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身边这个人已经长大了,独立了,能自己面对一切伤痛了。我就明白,也许,是到说再见的时候了。“


 


“刚分开的时候,我也很难过。他是个在爱情里十分投入的人,每分每秒都会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我也幻想过他会回来找我,但是,他没有。“姐姐说到这里,若有所思地停顿。


 


空气里弥漫着尴尬,权志龙大概知道崔胜贤没有去找姐姐的原因是什么。


 


因为那时候,自己已经向崔胜贤表白了。


 


说是趁虚而入也好,说是为了安慰他也好,权志龙在那时候,就担当起了崔胜贤疗伤师的责任。


 


“姐姐……“


 


“你知道吗,崔胜贤不会跟别人非常亲近,除了你们4个,准确说,是除了你。“


 


“很早的时候我就发现,只要跟你在一起,崔胜贤总是能笑的很开心,那是一种……我从来没有看过的表情。虽然他也会很开心地逗我笑,但是,完全不一样。“姐姐有女人的直觉,而通常这样的直觉,只会让人更加痛苦。


 


“所以后来,大成跟我说你们的事情。我就释然了。“


 


“我释然的原因是,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你。“


 


“我?“权志龙有些诧异。


 


“是啊…换成别人我大概是怎么都不甘心的。可那个人是你,能跟他一起在舞台上发光,一起追逐梦想,一起渡过艰难险阻的你,我就释然了。“


 


“……“权志龙有些无措,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原来早就被人发现,这个人还是姐姐。


 


“我啊,一直觉得崔胜贤只是依赖我,比起爱情,他对我的感觉,更多的应该是亲情一样的东西。他大概也说过他很感恩我的话吧,我想后来他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其实对我们两个人来说,这样的一段经历大概只是摇摆在亲情和爱情之间的。“


 


“对不起……“权志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只是觉得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姐姐大老远跑过来解释,实在是显得有些小气了。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呀。志龙啊,两个人在一起会吵架都是很正常的事不是吗?崔胜贤这次的确是做错了,你可以用任何形式惩罚他,但是,他始终是因为爱着你,而不是想要分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在意,觉得他怀疑我的话,就是没有信任了……“


 


“那,志龙要不要试着原谅那个傻瓜呢?“


 


“……“


 


其实根本说不上原谅,崔胜贤做错事是该罚,不管初衷是什么,不信任的行为总归是自己最在意的事情。


 


可是真的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大事,连姐姐都出面调和,再不试着原谅对方,大概也是真的太小气了吧。


 


多年的心结也解开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跟他说话,好好拥抱一下了。


 


有点想崔胜贤。


 


不,是很想。


 


……


 


送走了姐姐,权志龙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发呆。


 


往事一幕幕在脑子里回放,权志龙发现自己视线的重点除了粉丝,永远都是崔胜贤。


 


大概,也只能是崔胜贤了。


 


吵架冷战以来,对方的小心翼翼和远远守护,自己都看在眼里。


 


如果不是爱,又怎么能为一个人做到这种程度呢。


 


想到这里,权志龙掏出手机给崔胜贤发了个信息。


 


“姐姐来过了。“


 


“嗯?姐姐怎么会突然过来…“信息回的很快,对方大概也是一直守着自己的消息吧,一想到这个场景,权志龙想见崔胜贤的念头又加深了。


 


“崔胜贤。我想你了。“


 


什么都不想多说,只要这一句就够了。


 


我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你到底在乎谁,眼下我心里最执着的念头,就是想你。


 


“宝贝,对不起。我马上回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句,权志龙终于觉得安心了。


 


这些日子,两个人都不好过,压抑着的感情和不安交杂在一起,总是要冲破理智。


 


“崔胜贤啊…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了。“


 


……


 


权志龙和崔胜贤和好如初了。


 


即使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完全如初。


 


崔胜贤做错事的惩罚就是,从今往后的每一顿饭都要亲手做给权志龙吃,不可以叫外卖,更不可以请外援。


 


而这点在崔胜贤看来,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惩罚,没有之一。


 


这天, 正当他忙碌在厨房里,为小狮子准备晚餐之时,千雅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千雅啊。”


 


“偶吧,你最近都不回我消息啦…之前给你拍的照片都还ok吗?”


 


“啊……那个啊。千雅啊,以后不用做这个啦!”


 


“诶?出什么事了吗?”


 


“嗯,解决了!辛苦你了~”


 


“啊,好吧。那偶吧跟志龙要好好相处哟~”


 


“内…”


 


刚挂电话,崔胜贤只觉得背后一阵冷飕飕的,下意识转身去看,就发现权志龙正倚着墙玩味地看着自己。


 


“……”一阵心虚涌上心头,崔胜贤讨好地笑了笑。


 


“哥啊,一直忘了问你。千雅到底是谁呢?”权志龙还是那幅样子,笑的有些冷冰冰。


 


“啊…她,她是你家粉丝会会长……”


 


“???”权志龙愣了一下,“我的粉丝会会长?!”大概怎么都想不到剧情会如此反转,还以为是某个妹妹或者后辈,结果却变成了自己的粉丝会会长。


 


难以置信。


 


“之前我不是着急吗,所以就找她帮我拍……拍你的照片。”


 


“……她知道你是谁?”


 


“是啊。我很早就注册粉丝会网站的呀,我那时候可是第一代会长!”说着说着就兴奋的某人,看着权志龙不动声色的表情,清了清嗓子,放低了声音。


 


“她们居然会信你是崔胜贤?”权志龙也不傻,随随便便注册个号说自己是崔胜贤,鬼才信!


 


“啊……一开始当然不信,后来我就跟她们视频验明正身啊。你都不知道她们看到真的是我,那个兴奋啊,一个劲地说‘偶吧!真的是偶吧啊!偶吧真人比照片帅多了啊!!’……啊!志龙你咬我干什么!啊啊啊啊疼疼疼!!!“


 


……


 


然而,崔胜贤的作死之路,大概才刚刚开始。


 


权志龙和崔胜贤打打闹闹的日常生活,又回来了。



评论

热度(110)

  1. soulmateToGetherChoi_Ji_Yo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