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午睡

Choi sir:

彩色琉璃坑坑洼洼的透过一大片明亮的光。
午觉过后,全身的动作都变得迟缓。呼吸的频率,走路的步伐。缓缓摇摆的树,悠闲地带动着阴影东摇西摆。
崔胜铉眯着眼睛往玻璃里看,巨大的十字架模模糊糊的映入眼帘。
哦,是教堂啊。
崔胜铉背着手,眼镜像两枚玉,温润的发着光。
权志龙站在教堂里,领口庄重的别着一朵白花。神父低声念着什么的,权志龙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对方...看不清楚。
里面传来轰然的喝彩声。
惊雷一般,打入耳膜的震颤深深的刺激着恐惧的生成。崔胜铉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可身体怎么也跟不上呼吸的节奏,崔胜铉后悔睡了这个午觉,他挥舞着懒散的身体垂死挣扎。他急切的想进入教堂,却怎么也找不到门,于是他打着滚撞击了五彩缤纷的玻璃。
玻璃碎了。
刺目的光大段大段的洒下来,崔胜铉想努力的看清楚权志龙拥抱的人。
晕乎乎的,他看清楚了权志龙猫一样的眸子。
权志龙拥抱的。
是口中出血的崔胜铉。
然后崔胜铉醒了。
“对不起哥,我刚刚想开一下窗,掀开了窗帘...弄醒你了吗?要不要再睡一会儿?哥?”
崔胜铉只觉得头疼欲裂,完全不想回应。
缓慢的走下床,酒店的床褥总他妈硌得慌。崔胜铉咬紧牙关,克制自己泄洪般的无助。
最近老做噩梦...可能是去了国外水土不服?崔胜铉拿漱口杯。
可能因为自己要去部队,紧张了?崔胜铉往牙刷挤上牙膏。
可能工作太忙?崔胜铉慢吞吞用牙刷摩擦自己的牙。
可能因为权志龙快到成家的年纪了?
崔胜铉不动了。
女人的人选,权志龙真的不缺。
他楞楞地双手撑住洗手台,泡沫瘙着崔胜铉冒出青色的下巴。
小松...挺不错的,年纪小,跟他熟。
反正,祝福就好。
崔胜铉低头笑了一下,居然完全没有暴躁的情绪。
口中的泡沫顺着笑起来的嘴巴滑落。
就好像刚刚那个吐血的梦。
他的身体慢慢的活动来了。
梦是不是该醒了。
他侧头点燃一根烟,余光撇到权志龙面无表情的撑着门框。
“嗯。”也不知道在答应什么,他点着头。
烟雾急促的涌出口腔。
“哥,有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说,我,真的猜不透,”权志龙走过来,拿过崔胜铉抽的烟。“如果是噩梦,不会影响哥这么久的,哥,崔胜铉,你怎么了?”
崔胜铉笑了,吐出剩余的一口烟。
烟雾的痕迹比花更能绽放出动态的美,崔胜铉就抬头望着那些逐渐飘散的烟。
“志龙,没人比我更知道,你快三十了。”崔胜铉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阴暗的美。
“不仅是入伍,更是重新的选择。”
哥大概是你的第一支烟,等你烟瘾重了,就会换烟了。
而且,崔胜铉不能保证,他能不能像第一支烟一样,在他印象里永远那么打动人心。
“崔胜铉。”权志龙,微笑的看着他。
“你看着我。”权志龙的笑容和语气,都很平静。
崔胜铉艰难的忍住眼泪,低头看着权志龙。
然后权志龙,狠狠的把烟头戳进了自己的胳膊肘。
“我操你妈的权志龙,操你他妈疯了你个西八小子...”把他手狠狠的按到洗手池里。
水流伴随着权志龙轻轻的笑。
“哥,你看。如果是女孩子,看到我这个样子,大概会被吓到,而不是第一时间帮我冲水。”权志龙忍着滚烫的疼,双手捧起崔胜铉表情执拗的脸“哥,你大概不明白,我的眼睛没有哥大,装得下的,勉强只有哥了。”
崔胜铉恍然间明白了,午睡时的那个梦。
伤害崔胜铉的只有崔胜铉自己的想法,而权志龙,总会是抱着他的那个人。

评论

热度(40)

  1. soulmateToGether大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