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安全感缺乏症] 短 TG

WITHXUEEE雪雪:

*拟实
*十二月的第一天给大家一个小甜饼(或许是虐)
*短/完


        汉江的夜晚向来都是斑驳地如同七彩调色盘。


        权志龙总想用T3把这美丽记录下来,他总想把他喜欢的东西通通都记录在相机里。


        这样的爱好都源于他安全感的缺乏,权志龙很害怕失去,他总担心今天看到的美景明天就不复存在了,他说我得把它们都留在相机里。


        崔胜铉对于他这种行为在之前是完全不能理解的,直到最近他发现权志龙总爱对着他不停地拍,他搞怪的时候拍,喝酒的时候拍,甚至醉到留下眼泪的时候也拍。


        噢,镜头里的崔胜铉可一点也不帅气。


        对此,权志龙也回答,无所谓我觉得帅就好了,我喜欢就行。


        其他队友都一致认为,完蛋了,权里德的安全感匮乏症又严重了。


        可权志龙明白,他不是安全感匮乏症严重,而是崔胜铉匮乏症严重。


        崔胜铉就要当兵了,七十二天以后。


        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年里都难以见上他一面,可这也太难了,毕竟过去的十几年里他身边都总是有崔胜铉,他无法想象没了崔胜铉自己的生活将多么糟糕。

        所以他说出那句,我最近在学怎么换灯泡的时候,内心有多么凄凉。


        这些天来内心越发的不安,他一次都没有向崔胜铉说起过,他从来都没有一个合适的立场和身份对他说,崔胜铉我真的很害怕没有你。


        说起他们的关系,权志龙自己也说不清,但绝对不能算只是兄弟,他们亲吻,他们做爱,虽然只是在喝醉的时候,然后第二天醒来又不再提起。那也不能算是恋人,他们之间一次认真的告白都没有过,在床上和着酒精说的情话可不能算数。


        权志龙也从不曾想自己这么一个撩倒千万少女的人,却无论如何都撩不倒崔胜铉,还心甘情愿和他不清不楚地纠缠十几年。


        新曲发表被提上日程,权志龙用忙碌来麻痹自己焦躁的内心,可那也改变不了他又得和崔胜铉没日没夜在一起的事实,这个样子还怎么好好工作嘛。


        胜利在里面录歌,一句歌已经重复录了五遍,权志龙仍然不满意。


        权志龙变得有些烦躁,更烦人的是他还无法忽视就坐在他身边刷着INS的崔胜铉,刚刚好像瞟到他点赞了一个女人的自拍。


        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怒意正无处迁怒,谁知胜利那傻孩子就自己送上门来—— 一不小心又唱走调了。


        “对不起,再来一遍。”李胜利对自己今天的状态颇感抱歉,昨晚没事吃什么辣!


         “行了,你出来。大声先录。”权志龙挂着一张欠他几百万的脸,从椅子上猛的站起来,椅轮撞到桌脚发出巨大地一声。


        正翘着二郎腿的崔胜铉吓得手一抖,才到手的iPhone7差点轻吻地面。


        他赶紧放下手机,看着这黑脸的小祖宗,完全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


        “我出去抽根烟,永裴你先盯着。”权志龙顺手抓走桌上的烟和火机,目光微微扫过崔胜铉,又立马挪开,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剩下四个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没有缓过神来。


        最后崔胜铉开了口,“我出去看看他,你们继续。”
  
        虽然不明白权志龙是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儿,但他知道这小孩儿一定是有什么难过的事憋坏了,权志龙最近的不正常崔胜铉都看在眼里,心里的担心让他加快了步伐。


   
         “志龙。”看见那个背影拐进了公司的安全出口,崔胜铉也赶紧跟上去。


        权志龙坐在安全出口的楼道里,点燃手头的烟,把脑袋埋进了膝盖里。


         还是练习生的时候,权志龙总喜欢和崔胜铉来这个地方,没有监控,肆无忌惮地玩累了就扎在崔胜铉怀里睡过去,让经纪人一顿好找。


        崔胜铉默默地在他身边坐下,侧身看着这烟雾缭绕的人,忽地就抬手摸上了他脑袋,揉着他松软软的头发。


        崔胜铉安慰人的方式还是一如既往地老套。


        “别摸了,两天没洗头了。”权志龙摁灭烟头,抬眼瞪着崔胜铉,还带着点娇嗔。


          “怎么了?”


         “没怎么。”权志龙低着头自顾自的说,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还不是因为你,你还问我怎么了。


         “你这样子像是没事儿吗,说说吧,到底怎么了,趁你哥我还能够安慰你的时候。”崔胜铉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变得落寞。


        “崔胜铉。”


        “嗯。”


        “我家灯泡坏了。”


         “我去换。”


        权志龙眼睛酸胀地想落泪,他不知道这三个字还能再听多久。


         一个灯泡能让人难过成这样,反正崔胜铉是不信,不过他也不去追问了,等权志龙想说的时候也不迟。


        他抓起权志龙的手腕,连拖带抱地把他从来冰冷的楼梯上弄起来。


        权志龙的表情终于变得有些柔和了,软绵绵地依附着崔胜铉站起来,和他回了录音室。


       工作结束地顺利,不到十二点五个人就能撤了,东永裴在心里默默地对崔胜铉比了个赞,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法儿竟把黑脸的权里德给哄开心了。


        当然了,这是秘密,权志龙和崔胜铉的秘密。


        崔胜铉上了权志龙那辆酷炫狂拽的兰博基尼扬长而去,以至于在楼下蹲点的粉丝们,一整夜都没能等到TOP偶吧出来,偶吧大概是遁地了?


        
        权达美去巴黎呆了快一周都没回来,冷冷清清的房子,就连Ayi也一副对权志龙爱理不理的样子。


         “哪儿的灯坏了?”崔胜铉一边脱鞋一边问,动作显得轻车熟路。毕竟他也算常客——免费修灯师傅。


        “浴室,坏了快一周了。”权志龙撅着嘴抱怨,样子也甚是可爱。“我已经蹭权达美房间的浴室一周了,还好她不在。”


        崔胜铉又熟练地拉开壁柜的抽屉,取出备用灯泡,往浴室里去。


         那一抽屉的备用灯泡,在常人看来,怎么说也有点太多了,灯泡也坏得过于频繁了不是?


        权志龙也哒哒哒地跟着去了,帮不上忙看着也挺好的,自己现在得学一学。


        “崔胜铉,你教我一下。”崔胜铉也不知为什么,这人在镜头外从来都不会叫一声哥,总是直呼其名。


         “为什么要学?”崔胜铉突然想到,权志龙学会之后就不再需要自己的时候,心里一紧。


        “你去服兵役了,谁给我换阿。”权志龙垂着头,克制自己微微发抖的声音,每当想起这个权志龙就克制不住地心酸。


         崔胜铉脑子里嗡地炸开来,突然地把这理由和权志龙这些日子的不正常联系起来,听起来真像那么回事儿。可冷静下来想想权志龙有什么理由为他悲伤这么久。


         他拉过权志龙的手,让他离自己近点。然后开始动手拆灯盖。


         “你记得要先关掉开关,不然很危险。”崔胜铉离他很近,他能感觉到崔胜铉说话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颊上,湿湿热热的,像极了那些醉酒的晚上,崔胜铉伏在他身上,对着他脸颊舔舔吻吻的感觉。 


        “然后你要小心点把外面的灯罩揭开,不要割到手了。”权志龙轻轻靠在崔胜铉身上,皱着眉头直勾勾地盯着他怎么弄开灯罩,像个认真学习的小孩子。


        “把里面的灯泡挨个扭下来,往左。”


        “然后……”


        整个过程结束地比想象快,崔胜铉似乎没有什么理由留下来了。


         权志龙望着浴室里亮堂的灯,踌躇半天开口,“我前些天买了瓶红酒,你要不要留下来尝一尝。”


         喝酒。


        这两个字对于两人来说带有太过明显的性‖暗示,酒后乱性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话说出口,权志龙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脸红地不像话。


        崔胜铉控制不了自己内心的意愿,他想留下来,非常想。从他靠在自己身上学习换灯泡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太会思考了。


        任何理智都变得不能牵动崔胜铉的行为,他理所当然地点了头又从门口折回来。


        权志龙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开心起来,露出牙龈脸笑得红扑扑地。  “那你先坐着,我去拿酒。”


         “不急,你先去洗澡,等你洗好再喝。”


         “好。”权志龙又一次感受到了久违的恋爱的甜蜜,他太容易满足于崔胜铉给他的泡沫般的幻象——好像他们真的是在一起的。


     
        崔胜铉躺在权志龙的床上等他,蜷在被子里,感受他的气息,好像是甜的。


        很多次自己假装喝醉了,才能肆无忌惮的拥有他,把他身上的每一寸都据为己有。


        自己好歹纵横红酒界多年,怎么会说醉就醉了呢,崔胜铉觉得有些心酸又有些好笑。


        等权志龙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崔胜铉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也很帅气。这么想着,权志龙又去把自己的T3拿过来,对着这人拍了很多张才满意。


        不想打扰他,就坐在床头一张张地翻着手机里以前拍的崔胜铉。


         心酸的感觉突然席卷了自己。


         各种模样的崔胜铉此时像一把利剑,直直地刺在权志龙心口,让他感到呼吸困难。


         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心里有个声音开始吼叫,这样我们到底算什么阿,我才不想和你做兄弟。


        权志龙在纠结中幡然醒悟,我他妈为什么要留住照片却不留住你。


         于是。


         权志龙翻身下床利落地脱掉了自己的浴袍,连裤衩也没给自己留下。


        光溜溜的身子钻进被子里,往崔胜铉身上靠,那人被这动静弄醒了。


       “洗完了?酒呢?”崔胜铉看见往自己怀里拱的人,自然地伸手去抱他,指尖触碰到的却是湿湿软软的皮肤——这小子光着呢。


       “不喝了,我们不喝酒来一次好不好,崔胜铉。”权志龙抓着崔胜铉想要离开的手,让它重新贴上自己滚烫的肌肤,又抬头去舔吻他的下巴。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崔胜铉脑子里的弦在那瞬间断开了,他煞费苦心掩埋在心底的深情,被毫不留情地挑在刀尖上。


        “我知道,我没喝多,我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醒。”


        崔胜铉低估了权志龙的勇气,也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从那张泛红的嘴里吐出这句话的时候局面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权志龙赌了这一次。


        赌崔胜铉也是爱他的。


        他清醒地把自己完完整整地送给崔胜铉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了那三个字。


         在他耳边说的。


         我爱你。


         权志龙,我爱你。


        你知不知道,我从未拥有过你一秒,在心底却已经失去过千万次。


        但是现在起,我是真的拥有你了,对不对。


       


     


        ——————————————————————
        美好的十二月就要来了


        哈哈 我现在每天都充满了期待


          😘😘😘


       


       
       


       


       


       


       

评论

热度(77)

  1. soulmateToGetherWITHXUEEE雪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