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拟实手札】凉橘(TG/这几天的小汇总)

DOLLAR_two:

凉橘


<拟实手札>


 


【甘糖。凉橘香。不愿离开的房间。和你和我。】


我知道你最爱的那首歌。我知道你的第一个愿望。我知道你嘟翘着小嘴想让我亲吻时,那副俏皮的模样之下是快要哭泣的冲动。我知道你叫权志龙。我知道你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白头偕老。


 


我知道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生不如死。


 


崔胜铉的男孩儿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生日了。他的男孩儿一旦迈过八月十八就已然29岁,是个再也谈不上年少的年纪,但权志龙在崔胜铉眼里永远都是25岁,他自私地把孩子定格在那一年的风华正茂,权志龙烂漫如樱,洋洋洒洒耀了他的世界一年又一年,转眼之间,这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


 


权志龙比想象中的坦率了太多,他在男人跟前并不像世人猜想的那样傲娇任性,他喜笑的性格面对崔胜铉时更是延展再延展,就像个小傻瓜,看见崔胜铉就只知道笑,男孩儿认为他笑得有多美他的男人就会有多爱他,因为他在这段爱情里也是胆小的,所以他一丁点也不敢揣测,其实他什么都不做,崔胜铉也会爱他到疯魔成活。


 


男人的宝贝骨子里就含着娇俏,就像权志龙那有如奶猫般可爱的小鼻头。能和崔胜铉同床就寝时,他便用鼻尖蹭过男人的下颔骨,硬要崔胜铉的指尖走过自己的发丛才肯乖乖地合眼睡去。


 


这时崔胜铉总不禁叹息,权志龙根本不似舞台上人们所看见的,骄傲得有如王侯,权志龙所有的霸狂被他对崔胜铉满腔的爱,像把锉刀一样打磨得再无棱角。他就是个可爱到了极点的大男孩,会笑得在床上好似一颗小雪团般打起滚来,会在冬天调皮地把冰凉的脚丫搁在崔胜铉的大腿上,会在两个人一起刷牙时突然撞向端着水杯的崔胜铉,看见男人一脸错愕盯着洒在地上的水,这不知好歹的小坏蛋便会没心没肺地笑到咳嗽起来。


 


接着两个大男人就在浴室里打起了水仗,仿佛回到了青春的起始线,疯着闹着,然后便顺理成章地唇齿相间,再是水乳交融。


 


所以崔胜铉总害怕哪一天他的志龙会因为某种原因,再也不笑了。爱情到这一步,已然是一种疼痛,他们度过了热恋阶段,经历了磨合期,跨越了七年之痒,到头来他们还牵着手,但随着他们越来越成功,再也逃不过众人的视线时,他们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插着刀,动一动血便溢出来,但愈疼痛就愈想爱,这是崔胜铉和权志龙对彼此的承诺,相爱这个延续性动词,要到死才方休。


 


“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结婚。”说出这句话的崔胜铉真的没有思考过婚姻吗?不,他想过,深刻地反复地在自己的内心提及这个话题。结婚,他想结婚,他想和权志龙结婚。那孩子喜欢华丽的东西,喜欢像G-Dragon这个头衔一样耀眼夺目的种种,因此崔胜铉曾想,若世俗宽容他就许给权志龙一个盛大的婚礼,他的爱人穿着成套的西装,将会是比之任何人都能让他泫然欲泣的,旧不掉的新娘。


 


然而单单这一个“若”字,就把全部的期望都变作了一场空,曾经还会幻想婚姻模样的权志龙,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十周年电影发布会的现场采访,李胜利无意聊起了家庭和结婚的话题,只有他们两个人沉默了,像是失去了所有般三缄其口。


 


成都场结束之后,回首尔的飞机上他们再一次选择坐在了一起,好比再也不愿挣扎一般,相互依偎,盖着同一张绒毯,那之下是紧牵的手,尽管让他人猜去吧。入睡前,崔胜铉避人耳目地亲吻了权志龙的发旋,没有任何人看见这个只持续了两到三秒的举止。权志龙忽地被这一吻弄得酸涩了鼻腔——哥……为什么我们爱得这么可悲,你看,我连回吻你都不被允许。


 


现实中不行,那就在梦里浅吻我的爱人吧。他们一同入眠,清浅的梦中出现了彼此的身影,他们相拥,不再是万人瞩目的艺人,而是一片尘埃,在这世上浮浮沉沉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相爱。


 


首尔三日,权志龙除了在ins上po了一张同他人视频的照片之后再没有消息,因此更没有人知道他这三天都住在崔胜铉这里。


 


他们几乎什么都不做,自然醒之后在床上翻看一会儿手机,接着慢吞吞地起床,吃罢早餐再是无止境地把自己扔进颓唐之中,两人无精打采地双双躺在沙发上看一部影片,或者只是听歌。然后夜晚,便是在那sweet room中的一派旖旎,交合的馥郁芬芳,让他们忘我而不知深浅地侵蚀对方,在绝顶的一瞬爱情无边地膨胀——权志龙这时总想,他简直没办法更爱这个男人了。


 


短暂的休息换来的却是更加繁忙的日程,以广州场拉开序幕。他们就像一对任性的小情侣,三天的沉溺让他们丢了理智,穿着同款不同色的HUG ME登上舞台,崔胜铉再不甘仅仅远远看着那孩子,变得像个傻帽儿一样拙劣地玩着双节棍跟在权志龙身后,就为逗他开心,看男孩儿无奈地哭笑不得,崔胜铉巴不得拿着话筒告诉台下所有人,这是他的男孩儿。


 


夜里,崔胜铉抽着烟靠在浴室的仿古砖上,看着权志龙站在淋浴房里背对自己洗澡,他兀地开口道:“志龙,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好好地谈谈了?”


 


水流越过耳畔,崔胜铉低沉的声线却依旧清晰。权志龙曾说,闹市之中周遭再喧嚣,他还是能听见男人的声音,听爱人或近或远地喊上一句:“志龙呀。”然后他便会像现在这般回头。


 


走过他完美侧脸的清水为权志龙缀上了一层漂亮的妆容,他轻捏着自己酸涩的脖颈,笑着回问崔胜铉:“哥想要和我聊什么?”


 


男人年灭了烟,脱掉身上的纯白浴袍,接着他拉开玻璃门走了进去,空间一下子变得促狭了不少,但权志龙连一句抱怨都没有,为崔胜铉挪了些位置,任由他的男人从身后把他圈了个满怀。


 


“宝贝……”权志龙还能嗅到崔胜铉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男人的声音忽然沉吟在耳边,他下意识地往崔胜铉怀中缩了一些,“这些年哥让你受委屈了。”


 


我知道你最爱的那部电影。我知道你初中时领到的第一个学号。我知道志龙你会伤心会难过,却从来不哭。我知道你总是懂事过了头,每次总会反过来安慰我。我知道你要得不多,你只要我崔胜铉死心塌地地爱你。


 


我答应你。我崔胜铉,一定会之死靡它地深爱你。


 


权志龙是半抹凉橘香,在崔胜铉枯燥乏味的荒唐生活中,泯灭不尽地芬芳着。


 


可是我怎么把你弄哭了。


 


权志龙转过身,紧紧地抱住了崔胜铉,他拼尽全力地摇头,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摇头。


 


别安慰我了志龙,哥知道,在爱你这件事上我一直做得不够好。


 


但志龙呀,可不可以让哥继续爱你?


 


我发誓我会做得更好。


 


THE END



评论

热度(113)

  1. soulmateToGetherDOLLAR_tw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