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奥尤]《第三年的见异思迁》[ABO/NC17/甜短完]

牛盲马晒客:

系列文第一篇【


================================


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牛盲马晒客






※哈萨克英雄Alpha×俄罗斯妖精Omega


※原作背景n年后/私设见文


※ABO/摩托play/NC17








Part.1




——友情与爱情的区别在哪儿?


“谁知道,看做不做吧。”




——那与“至高无上的友情”的区别呢?


“哈?”——现年18岁的俄罗斯妖精皱眉拨了拨头发:“那不就是帮你撸还是给你口的区别吗?”




停顿半秒,意识到自己答偏题的金发青年瞪起眼来:“嘿!这就是你们对冠军的提问?”


被噎了满口的记者讪讪停笔,为这长相冶艳却举止粗鲁的青年冠军头疼不已。






尤里·普利赛提,花滑健将,18岁,175cm,Omega。


手上是他步入成年组后获得的第三块金牌,同时也是连续三年冠以他的殊荣。




再度收获金牌并不会给这少年成名的金牌惯犯带来多少情绪波动,就连向来爱夸大其词的国内媒体也不过是用“钻石”与“妖精”替换了某些小杂志的“俄罗斯的金牌强盗”。


早就习惯这应得的嘉奖的青年无视了对他指责颇多的海外新闻,无一不看破这些一直没能赢过他和他的祖国的庸才们的嫉恨与无为。




尤里扣上兜帽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在一片刺眼的闪光中避开粉丝钻进车里。








Part.2




如果按照尤里喜欢的顺序自我介绍,他会把他连续三年收入囊中的金牌摆在最靠前的位置,以及、——决口不提什么Omega。




尽管在这个平权社会属性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甚至在相当多的领域Omega都表现出了更优于Alpha的适配度——但就尤里来说:他是竞技体育项目的运动员,这是他唯一允许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并且与他是不是Omega、是Omega还是Alpha,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然,这生物性别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啦。






拐过街角尤里付了车费,在出租车司机激动的指认下差一点就没躲过签名。


——差的那“一点”揪着他衣服后领将他提起,尤里还没来得及还回那支笔就被人拎出车门。


“嘿!!”




强烈的沙漠味道席卷而来,尤里突的觉得喉咙口干涸发紧。


“你早到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比我到的更早。”


沙漠味道的源头轻轻眨了眨眼睛,无从探索他表情的表现出了一丁点笑意。




尤里拨开自己眼前的那一缕遮挡视线的金发,撸过脑后掀掉帽子、被人扣着脑袋隔着宽大湿热的手掌贴上墙。


与之同时的,奥塔别克干裂的嘴唇也贴上了他的额头。








Part.3




奥塔别克·阿尔京,花滑健将,21岁,184cm,Alpha。


假使按照尤里介意的顺序介绍他,首先应该是——“你这混蛋吃什么长这么高!”


然而奥塔别克向来不介意这毛毛糙糙的青年无来由的闹腾,他才刚刚结束例行赛后整理,仍旧是检讨不足并分析扣分点,却时不时目送教练被一墙之隔的冠军采访给分走心神。


奥塔别克嘴上不说心领神会,自己做完总结便将胸前的铜牌连同比赛记录一齐交到教练手上,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冠军身上偷偷溜了出去。






“兜风,吃饭,送你回去。”


尤里接过头盔跳上摩托后座,揪着奥塔别克外套后背上快被他揪秃的那一小簇,待速度起来了才张开双臂微微后仰:“奥塔别克——”


机车的轰隆声没能盖过他兴奋的尖叫,奥塔别克向来喜欢听来自他机车后座上的这个声音——比之什么妖精、钻石亦或是冠军,都要来得鲜活而有生命力。




“喂——奥塔别克——”


风声呼啸,连奥塔别克身上浓厚的沙漠味道都随风飘散,他不禁竖起耳朵听尤里接下来的话,却不甚意外的听到一句——


“你——他【马晒客】妈——干嘛——长那么——高——”








Part.4




三年来长太高的奥塔别克总算看上去更适合这台机车。


尤里反手撑着屁【马晒客】股后头的金属架,用肉眼比划得出面前的脊背比他们初识那年又宽阔了不少。


这青年身上总是带着股随风飘逝的沙尘味道,随着年龄增长,这曾给他带来过极大苦恼的味道似乎也逐步累积成为沙漠,——尤里没见过沙漠,但不知怎么就觉得这平平无奇的沙尘味信息素累积起来就该是这种感觉。




奥塔别克为路中央窜出来的猫踩了脚刹车,身后不知怎么沉默下来的青年猛地撞上他的后背。


寒冬夜里也不多见的冰雪冷香顷刻四溢,令整个儿被这味道笼罩的奥塔别克忍不住连鼻头都红了。


“唔……该死……”


“还好吗?”


撞到他后背的犯人头也没抬,双手自他腰侧环上来,想必是被撞晕了头。


奥塔别克抬头看看天边的月亮,拐头缓慢滑进了背街的暗巷。


他身后垂头抵着他背脊的尤里,埋在豹纹兜帽里的耳尖都红透了。








Part.5




诚如这青年冠军赛后采访时的大放厥词:友情与爱情的区别在于做不做。


——尤里还没做过,但总不能说他连爱都没经历过。




而友情与“至高无上的友情”的区别——大概就是当你提出无理要求的时候、对方选择帮你撸还是给你口。


——尤里还是没做过,不过他忍不住思考假如奥塔别克提出这种要求、他会揍回去还是骂回去。




“我听到他们采访你。”


尤里摘下头盔:“什么?”


“友情、爱情,之类的那些。”


这三年间长太高的青年Alpha才二十出头,经年累月的修行已经令他的身体充满了雄性魄力,尤里在这般健硕的Alpha面前实在没法不去注意自己Omega的体魄——和他那被称为妖精的身形。


“所以……你要与我超越‘至高无上的友情’么?”


尤里张了张嘴,刚刚还在他脑中盘踞的揍他还是骂他登时消失不见:“什、”


“要,还是不要。”








Part.6




类似的选择尤里几年前就遭遇过,只不过那时还是要不要上车、要不要交朋友——俨然尚未知觉自己似乎从没在这样类似定论的请求中占上风的尤里忍不住生出种赶鸭子上架般的焦躁感来:“谁管你要不要!”


然而奥塔别克往前一步,将濒临炸毛的小老虎逼到腿根靠上机车,没等对方试图蹦出脏字就凑了上去。




——几乎以为自己要被亲到的尤里同样几乎以为自己要陷进沙海。


倾泻而出的信息素令这个气候宜人的国度蓦然产生中中亚地区的异域风情。


尤里慌忙闭上眼睛,等待良久却什么也没降临——他警惕的睁眼,却见奥塔别克近在咫尺:


“要的话,我会”继续。


——尤里怒从中来,直接继续了奥塔别克未出口的“继续”。




奥塔别克被这人猛然地冲撞给擂得倒退一步——他刚站稳就被这臭脾气的大猫揪着挡风镜掀了头盔。


尤里怒极时总像朵冰雪中带刺的玫瑰,冰雪是他的味道,而他才是玫瑰本身。


平时大略等同于无味的冷香可比产生信息素的炙热肉体平静多了,这味道令鲜少体验极寒的奥塔别克闻一次就忘不了,就更别提直消一眼就住进他心底的这个青年。




那时候他们还是小男孩儿,霸占奥塔别克眼底的轻盈妖精早不复当年模样。


奥塔别克将他一见钟情的战士绑在他的摩托后座,融化坚硬的钻石、就像遇暖即融的冰雪。


也是怪他见异思迁,——居然比之遥远的妖精,更爱身后的他的男孩儿。








【车票戳我】






END








续篇前作《第一年的阴差阳错》


续篇3《第五年的意料之外》


续篇4《第七年的情理之中》


终篇5《第九年的英雄与妖精》

评论

热度(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