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TG】流水账(拟实)

千夜:

大家除夕快乐,鸡年大吉!


 


“尝一口。”


“我不吃,我不喜欢草莓味。”


“哎呀你就尝一口呗,特别好吃。就为我尝一口还不行吗?”


这是权志龙下了车进到电视台大楼里之前隐约听见的一对情侣的对话,一下子就把他的记忆扯到了刚出道不久的时候,也曾经有一个人缠着他要他尝遍所有他自己觉得好吃的食物。从香草冰淇淋到焦了的可丽饼;从黑松露到美乃滋酱…有时他也会拒绝,但对方像找准了他的死穴一样,瘪着嘴,一双眼睛没有了生机,任谁看也是委屈失望的模样。权志龙心软呢,见不得他这样,哪里还有原则。仔细想想,崔胜铉安利别人未遂的吃食最后似乎都到了他嘴里。酸甜苦辣,喜欢不喜欢的,他一样也舍不得忘。


 


 


“果然内脏的味道还是受不了。”崔胜铉陪权志龙去吃内脏锅那次,看他吃得很享受的样子也像不甘心的孩子一样拿起筷子要夹,被权志龙打断:


“你不是不能吃吗?


“知道我不能吃还叫我陪你,你故意的。”崔胜铉皱着个眉头和牛肚较劲,空着的嘴皮子出奇的利落,怼得权志龙一愣。眼珠转了转,权志龙舀起牛小肠吹了吹放进嘴里,低着头边嚼边嘟囔:


“那你不是也来了么…”


 得,谁也别说谁。


 


 


回归自然少不了上综艺造势。气氛轻松的谈话节目几个人录起来都没负担,几位MC或犀利或温和或戏剧的风格倒是激发出了大家的搞笑本性,互相爆料打趣根本停不下来。也许是气氛太好了没法认真,在永裴爆出崔胜铉乌龙的结婚事件时权志龙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也是第一个笑倒在桌子上的。那人喝了酒居然就说要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结婚,“是命运吗?”权志龙看着身边呆呆的男人好笑的很。他发誓他真的是以一个弟弟的身份和哥哥开一个玩笑,与他和崔胜铉纠葛不清的情感没有关系,绝对不是口是心非。心里也笑这哥,结婚的话都能随口一说,那自己听过的那句矫情致死的喜欢岂不是更算不得数?     


录制时最后的一个问题播出时被剪掉了,是问他们五个出道十年有没有遗憾的事情,想对过去的自己说什么。按座次回答。挑挑眉又摸了摸头毛,权志龙边整理着袖口边轻描淡写地回答:“没什么遗憾的,我还是比较尽力的。我想做的事情都做了,至于结果好坏我都能接受。”搭在自己椅背上的手攥了一下,权志龙感受到了指节的突起。


“TOP呢?”


“我…因为性格的原因很多东西我都不是很在意,所以也没什么后悔的。希望以后能好好谈一次恋爱,给弟弟们做个榜样。”崔胜铉说真话的时候会抿唇,暗暗瞥了权志龙一眼也不知道这人听进去了没有。权志龙呢,大大方方地跟着点头,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


“老子信了你的邪。”


 


 


当然,崔胜铉出国的那段时间权志龙没想跟个思妇似的,一点儿都没想!真的就只是他没睡好想补觉;真的就只是好长时间没自己一个人喝酒了,恰巧有时间;真的就只是清理手机相册的时候翻到之前拍的汉江的照片觉得挺漂亮的,跟远在大洋彼岸的某位艺术家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有关系他也不能马上回来…


“啊…”双手捂着脸长叹一口气,权志龙那天就他妈不应该留崔胜铉在自己家住,想起被他穿走的那件黄色大衣心里就一抽。本来是打着拍MV要用衣服的名义从他姐店里顺来的,愣是让崔胜铉这死不要脸装傻充愣的给占去了,还恬不知耻振振有词:


“衣服太长,你穿不好看。还是这件拼接的适合你!”


“嫌我矮可以直说。”


“矮怎么了?我couple就是得比我矮,显得我比较高大,好罩你。”崔胜铉给权志龙涂指甲的时候很笃定地说。结果就是权志龙本来伸得好好的手指一抖,甲油滴在了手指上。


看崔胜铉碎碎念手忙脚乱给自己擦甲油,权志龙抬腿就给崔胜铉软绵绵的一脚:


“崔胜铉你个幼稚爱哭鬼,罩你妈个蛋啊!”


“权志龙我正式告诉你,你这么和你哥说话是要受惩罚的。我要操哭你。”


 靠…权志龙真他妈想拽着崔胜铉和他一起下地狱。至于死法,崔胜铉精尽人亡,而他被崔胜铉操死,挺好的。


至少比殉情强啊!。


 


 


香港的演唱会,出了机场崔胜铉最先上了第二辆车,跟在后面的权志龙看他哥累得不着四六的样子就心烦,正往第一辆车走就被工作人员拉着去了第二辆。屁股还没等坐稳一个大头就倒了过来砸在自己肩膀上。


“等会儿,还有人在拍。”


“没事,我睡得着。”好自觉的人扯了耳机拽过权志龙一只手臂虚环着。权志龙其实真的很想说他不是这个意思好吗?


“…我跑不了。”


“这样舒服。”


“崔胜铉你可能是要脸会死。”权志龙虽然气的咬牙切齿也还是没有挣脱。崔胜铉累,他也累。这么累还死犟着不放过彼此,虽说互相都欠着点什么,但用一整颗心来还是不是太严肃了…


“去部队自己注意点,别和谁都这样。”权志龙调里透着一股子酸味儿,听着刺激。


许是靠得舒服了,崔胜铉轻轻的声音念着:“我有洁癖你忘了?别说话让我睡会儿。从美国回来连完整的一天都没休息上就出来赶行程简直太不人道了。不过这次收获不少,我给你拍的照片你看了吧?陆续都会送过来。找时间给你家床头上边空出来。还有那椅子…”


“闭嘴。”


“我再说一句…”


“闭嘴!”


“我爱你。”


“……”权志龙正憋红着脸想回一句,发现人都打上轻鼾了。


“哎…我也爱你,快爱死你了。”眼睛一闭,权志龙想试试在梦里能不能把这句话告诉他。要是不行的话也无所谓,反正还有大半辈子呢。

评论

热度(80)

  1. soulmateToGetherAe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