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甜蜜生活》

LionKissedDeer:

1.


崔胜铉其实不太记得第一次见到GD时的样子了,只记得他的笑容。


长大以后,他们在一家闹哄哄的地下酒吧重逢时,他第一眼认出的就是那个笑容。




他记得那个瘦瘦小小的男孩等着他表演结束,张牙舞爪的和他拥抱。他清楚地记得,他们的拳头碰上拳头之后,他的手能把他的拳头完整的包裹在自己的手心里。他也记得他踩着湿漉漉雨后的地面和他一起离开散场后的酒吧,他提出让他去YG面试时的样子,试探的样子像一只小心翼翼的猫,眼睛里又有藏不住的迫切和真挚。




就像很多年后他在另一个国家的某一处舞台上,低着头想尽办法也掩藏不住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又真挚。低低的声音被麦克风无限扩大,明明离得很近却仿佛很遥远。




他说:我和哥不止十年,希望能作为人生的伙伴一起走下去吧。




也许GD并不知道,直到那一瞬间他才真正的相信,10年绝不是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是个喜新厌旧的行当,适逢娱乐至死的时代,无法改变残酷无情的世界,无人问津攀登的辛苦,却喜闻乐见偶像的覆灭,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仿佛什么都不用害怕了。




因为十年前他们一无所有,开启了这样一段人生旅程。


十年后,他们在一起,又有什么可畏惧呢?




所以从那以后,即使是盛大的告别,即使在点点星光浮动的舞台上,即使眼眶发烫,他也再没有哭过。




2.


Vita Dolce


甜蜜生活,他指着电脑屏幕问他,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




那时他们还住在简陋的宿舍,和其他成员道过晚安之后,有时会偷偷溜进同一个房间关上灯,两个人,藏在一层薄薄的床单下抽烟,生怕劣质烟草的味道飘到门外去。有时一言不发只是抽烟,有时不着边际的聊天,从学校里的女孩子,到新买的球鞋,从前辈那里借来的唱片,还有偷偷节省下的零花钱,有时其中一个会挣扎着爬起来回到自己的床上,但更多是昏昏沉沉的睡着,醒来时闻得到对方身上和自己一样的淡淡的烟草味。




剑眉星目的男孩子眉眼间尚有少年故作深沉的稚气未褪去,靠在他肩膀旁边眉眼弯弯的男孩对他有些对兄长的依赖和崇拜,还有一股懵懵懂懂想要靠得更近的好奇心。




少年崔胜铉叼着烟,伸直了胳膊将双手交叉枕在脑后,靠在他肩膀的GD自然而然的枕在了他的手臂上。




他说:那是一部电影,其实一点也不甜蜜。


就像地板上冷却的烟灰,口腔里挥之不去的苦味,那时的生活,除了躲在床单下享受低廉而奢侈的一支烟之外,一点也不甜蜜。




后来他们渐渐变得有名,越来越多的人听着他们的音乐,这个行业看上去光鲜但遵循着即使看不见也能切身感受到束缚感的各种规则。不再是在暗无天日的酒吧里享受藏在暗处的欢呼,反而像被饲养在鱼缸里的金鱼,一切都是透明的,被窥伺着生活,像鱼缸里的水一样让人窒息又无处不在,离开水却又会死去。




痛苦和成功让人飞速成长,他们一下子就从穿着T恤帽衫的hip hop少年变成了秀场前排的贵客与定制西装追逐的对象。人是会改变的,无论是随着时间慢慢变老,还是因为际遇更迭引发由内而外的改变。他变得越来越沉默,而他变得越来越尖锐,不再有一起躲在全世界都不在意的角落抽烟的午夜,每一次见面都隔着层层缥缈的雾。




他很想他,偶尔交汇的目光似乎都是一场无言的诉说。


他很害怕,怕就这样渐行渐远。




某个从片场杀青的午夜,他踩着一地雨雪回家时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彼时还没有那座守着玫瑰花园的水晶鹿,但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的男孩却有一双像鹿一样的眼睛。他转过头来看着他,背后的电视屏幕上放着一出黑白老电影,明媚的少女站在罗马的许愿池前,面无表情的GD眨了眨眼睛问他:是这样的吗,这就是所谓的甜蜜生活吗?




费里尼的老电影,物欲横流失去宗教精神的战后意大利,上流社会的郁郁寡欢,男男女女的逢场作戏,放浪形骸的肉体,永无止境的欲望以及被欲望毁灭的家庭和爱情。




他走过去,脱下湿乎乎的外套,跪在地上把他的宝物抱在怀里,像港湾等待远航归来的船。


一点也不甜蜜啊。他在他怀里说。


我早告诉过你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弯起嘴角笑了。


像少年时一样,用力伸长了手臂张牙舞爪紧紧抱着崔胜铉的GD闭着眼睛笑着说:哥好像更高更结实了呦。




被夸奖的人扬起眉毛托着他的脸问:喜欢吗?


在他怀里蹭了半天的GD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用力的点点头:嗯嗯,喜欢的。




即使分开的再久,也不会疏远,这是一种属于他们的奇妙的向心力。




3.


新年的时候,他给每个成员都写了手写信,塞在他大衣口袋里,特意嘱咐要跨年的时候在看。今年GD特意安排了跨年派对,很多老朋友都从世界各个角落神奇的出现,纷纷来和崔胜铉打招呼,他才恍然大悟,是GD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因为以后至少有几年时间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他一直三心二意的和别人聊天,目光不时飘到已经有些醉意的GD身上去,他眯起眼睛抽烟像只猫咪,给提前离场的staff们鞠躬祝新年好。




他趁他出去打电话的时候躲在衣帽间的角落里拆开了那封信。




We are like tides, you know.


There are highs and there are lows.


The tides die into the sea.


People remember the ocean but we will remember all the fun.


一切就像海上的浪,有高有低,起伏不定。


浪花最终会粉身碎骨于海中,人们只会记得大海。


而我们会记得那些经历过的快乐。




他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不爱这个叫权志龙的男孩子吧,但不会有人比他爱得更多。这些年来,经历过无数是是非非,他依然像是透明的,喜怒哀乐能被一眼看穿,那些起伏,更确切的说是那些没人能感同身受的痛苦,在他看来都是快乐的。




4. 


几年之后重聚的跨年夜,他问他:我们经历过的事情并不都是快乐的。


顶着个小平头在他怀里刷着ins的GD头也没抬回答到:因为是“我们”在一起啊,任何事情都是快乐的。




他刚要说什么,他怀里的人扬起头来对他笑着:因为你就是那个,能让我变得像孩子般快乐的人啊。




人是会改变的,无论是随着时间慢慢变老,还是因为际遇更迭引发由内而外的改变。但这样的笑容是不会改变的,因为这种发自真心的笑容就像童年时那样无忧无虑,就像崔胜铉第一次见到的权志龙,就像十多年前再次重逢,约定和他一起踏上一场人生的冒险的权志龙。




5.


那一年在德国拍完电影,他赶在春天去了托斯卡纳,连绵起伏的山丘,古老的城堡,历史悠久的酒庄,天空的蓝色仿佛像是能让人失去记忆那样深邃,走在细细的小巷里偶遇神曲中的卑德丽彩。某个微醺的午后,他晒着太阳躺在草坪上,他问酒庄的主人:究竟什么才是甜蜜生活?




古铜皮肤满头银发的意大利男人,指着不远处在准备午饭的妻子和女儿笑着回答:喜欢的艺术品,新鲜的食材å,上好的红酒,生活中的细节,和你的爱人,很多很多的亲吻,让他感受到你的爱,要很多很多很多的亲吻,爱太抽象了,太容易被消耗和消失,不要相信‘共浴爱河’这种事,你应该让你爱的人沐浴在你的吻中,不要吝啬用你的嘴唇去亲吻他,不要吝啬用嘴唇说出你对他的爱意,年轻人,一生太短暂了,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他和老人碰了碰酒杯,笑着向他承诺:我会这么做的,谢谢。




6.


那一年,他让他爱的人沐浴在他的吻中。


就像他暂别之前,他们在台上一起唱的最后一首歌,他唱着:You know that I love you baby.




这才是甜蜜生活啊。他说。


小心翼翼又真挚的亲吻着他的小臂上的纹身,不是在告别,而是期待一个新的开始。






END.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