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TG拜年贺]听

分手日:

新年快乐!相信一定会甜到你w


微博:分手日






《听》


 


 


「因为可以窃窃私语。」


「我喜欢窃窃私语。」


 


 


01


“权志龙。”


“权志龙。”


“权志龙,醒醒。”


举了一本书挡在面前自顾自酣睡的少年最终是被摇醒的,他费劲地睁开睡意朦胧的眼,不满地看着眼前朝他微笑的人,定睛两秒后,咧开嘴笑,伸手把来人抱紧。


权志龙喜欢坐在最角落,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他们的行为可以稍稍地放肆一些,这让两人心里都有些犯规的暗喜。


“老师。”他轻轻地在那人好看的耳垂旁呢喃,“今天想要转弯角那家的咖啡,不加糖霜了。”


 


02


其实崔胜铉并不是老师,他只是大学里一个普通的图书馆管理员而已。事实上也有许多人不懂得什么称谓比较合适,干脆就叫他老师,特别是那些嘴甜的女学生。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从权志龙嘴里出来的那句,将清晨的光、午后的风、漫天温柔的星糅在一起的那句,老师。


这让他第一次有了骄傲感。


他和权志龙的相识纯属偶然,在一个冷到自己整理书目的手指都要冻僵的冬日傍晚,他急急地闯入自己的世界,却不带一丝喧嚣。


他的世界比常人安静一些,也就更美好。


“他们叫我聋子。”权志龙噘着嘴朝崔胜铉抱怨,指指自己戴着助听器的耳朵,无奈地说,“其实我并不是什么都听不见。”


崔胜铉架着一副眼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听他趴在台上絮絮叨叨,时而看看电脑,然后露出温温润润的笑容来,暖和了一小片的空气。


他喜欢这个一言不合就和他谈理想谈人生的男孩。


可能是设计好的,今日的图书馆也难得的十分清净,崔胜铉乞求门外将要离开的阳光再停留一会儿。


“老师,请我喝咖啡吧,我没带钱。”权志龙对崔胜铉说。


那是他第一次听见权志龙喊他老师。


“要双倍的糖霜哦。”


“甜不死你。”


 


03


“为什么要摘掉助听器?”当崔胜铉第一次看到权志龙当着自己面把助听器摘下来时,很自然地提问。


耳背式的助听器算是小巧也有些引人注目,戴在他耳朵上有些好看。


权志龙张嘴就要回答,然后想了想,对崔胜铉摇摇头。


摘掉助听器对于喜欢一个人呆在角落看书的权志龙好像没有什么影响,整个下午崔胜铉就看着他在那里几本书颠来倒去地看,有时枕着自己的手臂打个盹,然后又迷迷糊糊地起来接着上一页看。


“为什么不去上课?”


“我觉得你长得比那个教授好看。”


 


抬手看表已经近六点,天都快黑透了,墨色将黄昏一点点地吞噬,经常无事可干的崔胜铉朝着那半边天发呆,时间在此刻总是过得很慢。


“权志龙。”


“权志龙?”


没有得到回应的崔胜铉朝男孩的位置看了一眼,他还在专心地读一本不知名的小说。


他忘了他把助听器给摘了,隔了那么远根本听不见自己的呼唤。于是崔胜铉只好离开位置走到权志龙面前,把他的书一把拿走,然后对上权志龙那双含着笑意的小眼睛。


“抱歉老师。”


“……”崔胜铉的喉咙好像突然卡带,最后支支吾吾地提议,“今天还要不要去喝咖啡?”


“好的,双倍糖霜。”


 


04


“为什么老是不带助听器?你上课也这样吗?”在权志龙第三次摘掉助听器的时候,崔胜铉还是耐不住好奇发问。只是这次他学乖了,凑到了权志龙可听范围内。


权志龙摘助听器的手顿了顿,继而把摘放动作完成后才淡淡地回了句“不是的。”


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装有咖啡的纸袋,崔胜铉递给权志龙一个,歪头看着他的侧脸,“那干什么不带?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权志龙沉默了一会儿,在两人出了咖啡店站在转角等红绿灯时,趁崔胜铉没有防备,才踮起脚在崔胜铉的耳边,还是用与冬日的慢节奏相得益彰的轻缓语调道出他心里的原因。


“因为这样就能和老师窃窃私语。”


“我喜欢和老师窃窃私语。”


 


05


崔胜铉有所不知道的是,这个总是翘课来图书馆的男孩,选修的是晦涩难懂的古典哲学,并且成绩是令人咋舌的顶端。


只是他太过于低调,或许是低调与张扬的成绩不符,总有许多嘘声环绕在侧。除了在教授的课上因为坐得不够近而戴上助听器,权志龙一般都是摘下助听器。他不喜欢听那些人的碎言碎语,也更倾向于自我的世界。


“大哲学家的世界总是孤独的。”权志龙在崔胜铉面前像个小孩一样拿着一支笔胡乱地比划着,最后在摘抄本上记下一笔,为自己的突发奇想感到自豪。


“快考试了吧?”崔胜铉看了眼挂历,图书馆人流量突然地增多明示着一群平时不用心的学生又要来此恶补了。


权志龙点点头,把摘抄本转向坐在对面的崔胜铉,“我有道题不会。”


“你觉得我会?”崔胜铉嘴上这么说着,还是把摘抄本接了过来,纸上除了他刚才随笔的一句涂鸦,还有几行不算是好看但清秀的字迹,以及一幅简单抽象的配图。


崔胜铉扫了两眼,“这可是高中数学。”


“我高考的时候没做出来,现在还是不会,你教我。”权志龙耍赖。


“真是的,又不考这个,那么执着于过去干嘛?”崔胜铉对权志龙的行为表示不能理解,顺手拿过他的笔认认真真地替他解题。


三分钟后崔老师顺利做完题目,一屁股坐到权志龙旁边把本子一摊,“这个很简单的嘛,主要就是两条辅助线,找得到就能搞定。”


“怎么做?”权志龙化身为热爱学习的高中生,眨巴眼等着崔老师赐教。


“你首先看题目,要求角度的值,直接求不行,把它替换成另一个角就可以,所以先作这条辅助线。”


“然后自然就要连这一条,知道没?”崔胜铉往旁边看,才发现权同学却没有专心听他讲课,而是专心看他的侧脸发呆。“喂权志龙。”


“嗯知道,你接着讲。”


我接着看你。


这还讲什么?崔胜铉扫了一眼无心听课的后进生权某,动了金口:“今天还是双倍糖霜?”


“好好好!”


“把这题听完再去。”


“其实这题我做对的,老师。”


我只是想听你在我耳边窃窃私语,我喜欢和老师窃窃私语。


仅此而已。


权志龙接过崔胜铉递来的纸袋,低下头暗暗地想。


 


 


06


考试周的最后几天,权志龙也不得不做出好学生的姿态,在专属于他的角落里捧着大部头的书啃了一整天,连中饭都是用崔胜铉给他带的饭团解决。


但是他复习的东西好像不是那么常规。


“浪漫的本质是不确定性。”


“人生有两个悲剧,第一是想得到的得不到,第二是想得到的得到了。”


 


“你这样考得好?”


“你带我去喝咖啡就考得好了。”权志龙停下手中的笔走如飞,望望窗外慵懒的斜阳,然后专注地看他。崔胜铉不会打扰自己,只在将夜的时候适时出现,然后带他去拐角的咖啡店蹭暖气。


“天天就知道喝咖啡,夜猫子吗?”


“夜深的时候读王尔德,很棒。”


崔胜铉想起他摘抄本上的那些话,原来句句都是王尔德。


堪称十九世纪最富盛名的文豪,为自己文学才华而自傲的唯美主义者,占据了这个小小身体的一大部分。“他们看不懂,那是不够格。”


“所以大哲学家都是孤独的嘛。”权志龙又在摘抄本上一划。


“那你孤独吗,志龙?”崔胜铉脱口问。


权志龙在纸上划着的铅笔芯突然断了一截,若无其事地画着让人难懂的圈圈。崔胜铉以为他没听见,靠近了些,又问了一遍。


“那你孤独吗,志龙?”


他装作没有听见。


权志龙垂下脑袋。孤独啊,怎么不孤独。


所以才赖着你。


 


07


时针拨回故事的最初,考试前一天。


“老师。”他轻轻地在那人好看的耳垂旁呢喃,“今天想要转弯角那家的咖啡,不加糖霜了。”


“为了考试都不要糖霜了吗?”


权志龙反问:“老师不也一直不加糖?”


“我不习惯太甜的东西。”


“老师有女朋友吗?谈过恋爱吗?”拥有异常跳跃思路的权志龙同学突然的提问吓了崔胜铉一跳。


“谈,谈过啊!现在没有啦……”


其实谈恋爱这件事崔胜铉有些抗拒,他不善于和人打交道,这可能也是他毕业之后没有投身社会,而是选择蜷缩在这个小小的图书馆的缘由。其实崔胜铉是个双性恋,连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型都不清楚。父母也催过自己找女朋友,可除了几段无疾而终的恋情,他实在是没有什么暧昧线可言。


他长得算是好看的,这也是图书馆经常是女生居多的原因。但是他就像冬天的薄雪,就算碰触到舌尖会刺激到你的神经,让你惊讶,但是冷淡的外表还是让人不敢靠近。


也只有权志龙那珍稀物种什么都敢尝试了。


“崔胜铉,你是块宝物,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有一次突发奇想去和权志龙喝酒,那小鬼三杯倒,眯着惺忪的眼对他嘟囔,那也是唯一一次他俩之间没有用敬称。


昏黄灯光下他的脸真好看,嘟着的嘴唇像红樱桃。


而现在的权志龙正一脸严肃地审问崔胜铉:“那你为什么不喜欢甜的东西?爱情是甜的,是最甜的东西。”


崔胜铉不禁笑出了声,“你都哪里读到的?”


“书里写的。”


“什么书教坏我们大学生?”崔胜铉作生气状。


“是老师没有好好谈恋爱吧。”权志龙一语戳破,“是不是总是被女生甩?拥有一张帅气的脸蛋却没有爱情是不是让老师很困扰?”


崔胜铉看他,放弃挣扎,无语凝噎。


“那,这次考完试,要是我是年级第一,我来教老师谈恋爱吧。”


权志龙认真的表情一点儿不像开玩笑,像对待学术一般严谨。崔胜铉被他盯得背后一凉,咽了两三口口水之后才点点头。


他还不知道,考第一对于权同学,简直太简单了呀。


 


08


考试结束三天后。


“请和我谈恋爱,老师。”权志龙把成绩条递给崔胜铉,面无表情。


崔胜铉拿着全优的纸条,心情复杂。


“权志龙你个小骗子!”


“可老师你也从来没过问过我的学业。”


“鬼知道你他妈那么会学!”


“今天三倍糖霜。”


“你真不怕被自己腻死?”


“我高兴。”


 


09


难得地,两个人坐在咖啡店里喝咖啡。纸杯换成陶瓷杯让崔胜铉不习惯了好久,最终还是选择换成了平常的配置才喝得下去。


“老师太习惯一成不变了,谈恋爱不能这样。”权志龙观察着崔胜铉的一举一动,适时打分。


“……那我应该怎么样?”今儿咖啡也不喝了,就听你吹。


“服务员,吸管谢谢。”权志龙招来服务员,然后把双头的吸管往崔胜铉的纸杯里一插,“情侣要同喝一杯咖啡。”


崔胜铉点点头,又意识到缺点,“那我们俩男的不方便,估计得头顶着头了吧。”


权志龙竟也理所当然地点头示意。“喝吧,老师。”


崔胜铉微微起身,弯着腰才能够到被权志龙放在中间的咖啡。而权志龙干脆半个身子都要越过桌子,与他额抵着额,吹了吹咖啡,然后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崔胜铉,突然笑起来。


他笑起来很好看,有两个漂亮的小括弧,近距离看更是可爱。


“呀,好苦。”权志龙退了回去,小脸上的精致五官被苦得都要皱到一块儿去。


“笨,平常都喝双倍糖霜能不苦?”崔胜铉看着他的小表情,心情很好。


没想到下一秒权志龙这小狮子又拉下脸来,“老师你不应该做些什么吗?”



崔胜铉表示失措。


“你应该亲我。”


“爱情是甜的,你必须化解我的苦。”


 


10


权志龙还真是喜欢到哪儿都挑角落坐。


看了看周围,崔胜铉小心翼翼地挪到权志龙身边,坐定之后却又有些尴尬地不看着他。


“老师。”权志龙有些不满地提醒。


崔胜铉抱着赴死的决心,侧过脸来堵上了权志龙那张总是嘴炮不断的唇。


他的嘴唇还带有咖啡的苦味,和自己口腔里的味道搭配得正好。他常用的漱口水的味道该是草莓的,崔胜铉感受到一股淡淡的草莓香。权志龙先是有些僵硬地接受,然后小心地伸出舌头去试探他的齿贝。


原来权志龙说的甜,还是真的存在的。


他一刻也不停地去汲取权志龙口中的甜美味道,像沙漠中的旅人终于遇到真实存在的沙洲,而不是海市蜃楼。沙洲报之以绿色与甘凉,把干涸已久的心田浇灌得里里外外彻彻底底。崔胜铉一点儿都不想停下。


权志龙开始挣扎,他有些喘不过气了。


崔胜铉把权志龙护在怀里,下巴抵着他柔软的黑发,沉默不语。


“那个……”权志龙凑在崔胜铉耳边低声说,“懂了吗?爱情是甜的,不可以是苦的,以后对恋爱对象也要这样做。”


他所依靠的温暖怀抱没有给予回应,权志龙有些紧张地攥紧了自己宽大的卫衣衣角,把头低得不能再低,企图用鸵鸟的做法,似乎这样就能掩饰自己绯红的脸一样。


“嗯。”头顶良久之后降临了一声沉稳的应答。


“是志龙味的。”那声音又补了一句,低沉的声线伴着俏皮的话,让权志龙瞳孔瞬间放大。


 


11


从课堂里逃出来的时候,权志龙耳朵旁边还充斥着某个粗鲁男生骂自己的“死聋子”。跑着跑着他就到了图书馆,以前从不屑进的地方,修古典哲学的他自带一些清高特效,认为图书馆总是道貌岸然。


是什么在催使他推开了图书馆的门,看见了戴着金丝边眼镜对他的闯入有些惊讶却绝无责怪的崔先生。


一瞬间春风扑面。


他想尽法子地缠着崔胜铉,收敛自己的性子,给崔胜铉一个完美无缺的印象。就连提出教他恋爱的时候,心里其实根本没有底,忐忑得不行。


就连接吻,都是鼓足了耍赖皮的勇气,其实权志龙根本没有与男生接过吻。


高材生没有想到的是,人被说到缺陷处的时候,是来不及思考的。特别是崔胜铉这种社交恐惧人群,竟然会真的乖乖跟着自己的节奏走。


“以后对恋爱对象也要这么做。”其实权志龙没有很想把这句话说出口,但是不说出去,气氛实在太过暧昧了。他怕他与崔胜铉的关系无法维持下去,功亏一篑。


开玩笑,他是古典哲学的第一名,是导师捧在手上的骄傲,太丢脸了吧。


高材生还有一点没想到的是,他不主动,不代表崔胜铉什么都不会做。


权志龙喜欢把助听器交给崔胜铉保管。崔胜铉此时亲手把权志龙的助听器戴上,权志龙没有任何反抗。


“请问我的恋爱导师,愿不愿意和我这个后进生,亲身实践一下?”


尽管戴上助听器的耳朵和常人无异,崔胜铉还是附在权志龙的耳边,用只有他俩能听见的声音,与他说着悄悄话。


桌上的咖啡都冷了,权志龙还是呆呆地窝在崔胜铉怀里。


很小的时候老师就教过自己,好同学要帮助后进生,大家一起进步才是最好的。对吧?


 


12


权志龙发现自己的听力一天比一天好了,有时在课堂上摘下助听器,教授的声音竟然不会削弱太多,但是助听器还是得戴着。


他从前不戴助听器,是不想让崔胜铉认为自己有缺陷,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


他把这件事情告诉崔胜铉的时候,崔胜铉正在把他读完的哲学书一本本塞进书架。权志龙就跟在他后面絮絮叨叨,也不管崔胜铉回不回答他。


“不戴就不戴吧,好事。”


“啥意思?”权志龙没弄懂。


崔胜铉把最后一本书塞进图书馆,转身捧住权志龙冻得有些发白的小脸,亲了一口。


“因为我会当你的耳朵。”


“而且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


又是耳边温热的气息,属于崔胜铉的,最后给予自己的,爱情味道的气息。


崔胜铉找到了第二个自己选择图书馆管理员的理由。


因为可以和权志龙窃窃私语。


“我也喜欢和你窃窃私语。”


 


 



评论

热度(9)

  1. 是卷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撩了,看的我都酥,word妈😭
  2. soulmateToGether是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