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TG]雪与百褶裙|2017新年贺文

热粉查理:

非常不擅长的小甜饼。
非常烂。
名字待定。


※女装   公共场所暗搓搓  冬日大衣偷偷摸
(目前还没有全部写到)


ooc?不要看成拟实看成GD&TOP au好了【


憋不住 过后再修改






01



今天是2016年12月31日。


这一天与其他任何一天相比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至少对崔胜铉来讲是这样。



2016年的最后一天,2017年的前一天,大部分学校单位放假的一天……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街上不知从哪腾空冒出平时三倍多的人,塞得整个首尔水泄不通,中心商业区尤甚。


节日氛围像某种气态的兴奋剂……夜晚则更有吸引人的魔法。


车流夹杂着人流,无数缓慢移动的质点加上无处不在的璀璨灯火——这里俨然成了人间的星河。











不,星河不会有如此喧嚣。


崔胜铉逆着人潮,每隔五秒就被挟带在不同的噪音中身不由己地后退一小段,动弹不得。


他难以控制地臭着脸。




听那些欢天喜地的嚷嚷,不知道的还以为脑子都要被挤出来了是件多值得开心的事儿。


——崔胜铉讨厌人多的地方。



当然,他顶乐意见到他的少女们在台下可爱地捧脸尖叫,但身在其中完全是两码事。与陌生人过多的肢体接触令人心生厌烦,尤其对于一个领域意识强烈的人来说,他恨不得买个带滚轮的结实的玻璃罩把自己围起来——外围装备一圈机关枪的那种。


都他妈别挤老子。





他骂骂咧咧地,远远看见街尾的标示牌。









02




崔胜铉是崔三件。


这句话与其他任何一个判断句相比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至少对崔胜铉的少女们来讲是这样。






“我们偶吧不露肉的呢!”


“我们偶吧短袖都不穿!”


“我们偶吧一年四季三件套!”






你们偶吧岂止是不露肉,你们偶吧又岂止是“三件套”。





“她们偶吧”今晚穿了一件贴身夹棉一件驼色毛衣一件长到腿肚子的黑色羽绒服——戴上帽子口罩活像一根会走动的柱子——厚版三件套,他连毛都不想露。




这也解释了站在韩流顶端的T.O.Pxi为什么这么久都没被认出来。




几乎和保护罩作用相当的巨型羽绒服足以挡掉一切探询的眼光,他终于靠着这个从人海中脱身,挤到街尾的地铁口,倚上路灯站定。




广场中央高台上巨大的倒计时牌告诉他还有两个小时十二分钟东八区将进入新的一年,366个欢喜或操蛋的日子将成为过去。


聚集在广场的人群随着每个数字的跳换愈加沸腾。






这场崔明星在公共场所的大冒险,目前为止还算安然无恙。


希望那位刚刚发来短信说“到了”的明星同僚同样安然无恙,最好是。


不然崔舜浩就死定了。









03




崔胜铉安静地等了一会。


拿起手机在ins上发了几张画、最近某次聚餐时拍的自拍掩人耳目,加滤镜发了又删,最后摁掉,继续等。



什么事都不做的话时间概念也会有点模糊……他站着,直至路边那家玩具店门口的小男孩(居然)止住尖声哭嚎的时候,难免按耐不住微微的慌张。




“到了”……是到哪了?


到站?到上一个站?到家附近的地铁口?到……首尔?



他绝望地看了眼时间,半个钟。按对方这几天的行程来看,最不济也得到韩国境内吧?!











仔细想想答应在地铁口碰面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防备心不比他强的那家伙绝不可能乖乖包个严实——多半是在地铁上被认出来然后死不瞑目了:崔胜铉做了最坏的打算——而自己要怎么去把他从狂化的女人中挖出来也是个问题。


好在目前为止ins上还没出现任何类似于“Aaaa卧槽妈蛋哭出声猜猜我在地铁上看见谁”的灾难性大喇叭……崔胜铉秉着严谨的作风在各个tag(包括TGGTOPtopyongtgforever)下又翻了一遍……没有,很好。


顺手保存几张图,锁屏,抬头。












下雪了。


一点一点白色极其缓慢地侵入视野,从天顶至大地,整个时空都被拉出一痕细长浓稠的糖丝……他看见扶梯运转,逐渐露出那边两个人影的全身。



有人欢呼:“雪!”


全身黑的小个子紧张地瞥了瞥周围,用手肘敲旁边人的手臂:“我可警告你别太明显……”


那人抬高音调举手投降状:“我看起来有那么饥渴?”鼻音比平时重一点。







然后那人转过头来。


然后崔胜铉张开双臂。





厚厚的,宽敞的羽绒大衣,刚刚好可以用来装下一个飞扑过来的纤瘦女孩儿。









04




崔舜浩觉着大事不妙。


经纪人的工作就是在任何情况任何场合都看好自家艺人主子,好比在旧街区养了一只贪玩的猫咪,稍不注意溜掉就可能被抓去打了卖了吃了——他需要时刻保持精神高度紧张。



崔胜铉被那矮子神经兮兮盯了半天,忍不住小心拉下一点口罩露出鼻梁:是的我是崔胜铉不是哪个被抱错的路人。




然后大眼瞪小眼。


崔舜浩觉着要疯。




“呀说好的保持距离呢权、……!呀西巴啊——”



从出地铁口就奇迹般认出层层衣料下崔胜铉来的某人装听不见,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头埋在崔胜铉柔软的毛衣领口,整个人长在他怀里似的。



“叛徒!”崔舜浩愤愤。








崔胜铉抓着衣摆把怀里本来就是他这边的家伙又搂紧了点。






“哥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完完全全的叛徒。





“Damn你们要是被发现了我可、”



“哥崔舜浩好吵啊走开走开走开走开……”




崔胜铉给了个眼神,听见没走开走开走开走开。









05



听完矮个子经纪人几番啰嗦叮嘱并威胁被发现也不会来救驾你们两个殉情去吧西八噜之后,崔胜铉从怀里扒拉出来那张汲取够温暖此刻正可疑地吸鼻子的小脸。




“哥我没把鼻水抹你衣服上!!”“呀你穿的这什么啊!!”



女孩儿——扮女孩向来很成功的权志龙,无所谓地伸手理理裙摆(?!),拎起一撮齐肩(?!)黑发缠在手指上,





“没什么啊”,绕啊绕,“——想穿。”






崔胜铉裹着他挪到光线的反面,“……想穿?!”



甚至都不是“必要伪装”这种负责任点的答案。崔胜铉板起脸学崔舜浩:


“Damn这要是被发现了可、”






Damn这要是被发现了可不是“GD&TOP跨年夜秘密约会 兄弟情深还是基情满满”这么简单了……谁知随时可能被揪住说成是变态外加顺便得出个柜的男人将口罩扯到眼睑下,仅留一双不带任何妆容的干净眼睛,茶色在阴影中变成了焦糖:


“有——什么——关系——?”






他轻轻拍掉自己和崔胜铉身上的雪点,像任何一个甜美的“女朋友”会做的那样,挽过自己男朋友的手臂,在洋溢着节日气息的街上慢悠悠往前逛。





……崔胜铉叹口气由他拉着走,手掌包住他的头把那顶毛线帽压下了点。










06




权志龙才不是长达半个月不见自家恋人还能“甜美地”“慢悠悠地逛”的人。




他凌晨上的飞机,中午才到国内,躲在家里衣服都没换闷头大睡颓了一下午,直到早先定好的闹钟响起才想起今天是2016年最后一天。




机械女音冰冷地念出闹铃备注:“跨-年-约-会-天-啊-跨-年-了-呜-啦-啦-……”





不同于对每一天都一视同仁的崔胜铉,节日对权志龙而言就是上天安排的惊喜(理由充分的假期)。



尽管工作所迫大部分节日都不得不和平常一样在录音室演播厅舞台上度过——也许这就是崔胜铉不当回事的原因——但归根结底这位连年占据亲友投票“年度最爱玩人士top3”榜首的大男孩儿热爱一切惊喜,无论给予被给予他都乐此不疲。



而显然,对待自己的恋人更是再多惊喜也不为过——别忘了G-DRAGON震撼人心的恋爱宣言:Everyday is your birthday.









换言之:每个date都是用来date的。




“情-人-节-了-快-点-醒-”


“万-圣-节-想-想-都-超-好-玩-”


“阳-光-明-媚-日-约-会-”


“春-季-打-折-日-约-会-”


“他-终-于-穿-CHA-NEL-了-约-会-”


……






而此刻,连崔胜铉都勉强承认有点不同的12月31日摆在眼前,他无需绞尽脑汁造个名头把那个男人拖出门,他需要考虑的是……国民爱豆时尚潮头GD先生对着衣柜最里层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他要给那位木讷的男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07




崔胜铉揽着他“大大的惊喜”走进拐角处一小格咖啡屋。


地段相对偏僻,店里冷冷清清。





主管从柜台后探出一双睡眼,“啊一古二位真是般配呢这边请楼上可以看电影哟…”








尽管崔胜铉知道他说的“般配”大概是指啊一古二位都包得妈都不认识哟……而且看起来二楼的小空间只容得下两桌人,何况现在大家都在街上估计也不会有人想喝咖啡——心跳仍不必要的剧烈。









事实上这不是权志龙第一次穿裙子,事实上这不是崔胜铉第一次看权志龙穿裙子,事实上这甚至不是权志龙第一次穿这种裙子……





事实上权志龙并没有穿得多过分——和他平时玩的那些小游戏比起来的话——跟崔胜铉意外构成情侣装的米色毛衣、长至膝盖的黑色百褶裙、短一点的黑色羽绒外套。



宽松休闲的穿法把他身上比女孩子突出的骨节修饰得很好,且事实上这人精致细长的骨架就已经无需过多遮掩。











崔胜铉依稀记得几年前con上出现过这种裙子……当时几个男人怀着恶趣味互掀裙底不亦乐乎,直到李胜利捂着裙摆苦瓜脸叫停…


…“等着吧哥,会流行的。”——“你志龙哥说的?”










几年后“无性别男孩”的风靡倒是证实了这一点。


崔胜铉心想好的,要是被抓住了也可以拿时尚说事,谁叫G-DRAGON就代表流行呢。










很快他就没有闲工夫担忧抓不抓住的问题了。


穿得像个女孩儿,远看简直就是个女孩儿的权志龙抢在他前面蹬蹬蹬跑上窄小的木梯。毫无特色的百褶裙随之剧烈晃动,从崔胜铉的角度可以看见裙下纯黑长袜(甚至都不是丝袜)包裹住的大腿线条,而这不听话的臭小子硬是在全身几乎都遮没了的情况下露出一对比他白上几度的纤瘦脚踝。




要是在家里他大可以抓住两块脆弱的关节将他放倒在铺了地毯的楼梯上为所欲为——因为多半权志龙想他这么做——可现在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行,他几乎要为百褶裙太长太保守而深感遗憾了。









08



权志龙乐意尝试各种口味的服装包括女孩儿的裙子——但他并不是女孩儿。



“说真的?”




店员离开的脚步声刚到楼下,崔胜铉摘掉口罩坐下来,警惕地看着他。







“怎啊?”


权志龙维持“甜美地”“慢悠悠地”绕了一圈,对着墙角的猫咪公仔做鬼脸。








“……”


说真的?崔胜铉正襟危坐思考这小子到底怎么了。


他原本十分肯定这人一到没人的地方得仰天长叹上帝的犄角上帝的蹄子上帝的大号啊*我居然穿着他妈的裙子之类的……




问题就在于:权志龙才不是长达半个月不见自家恋人还能“甜美地”“慢悠悠地逛”的人。——这句话所含的怨念及欲念在权志龙见到抱到摸到自家恋人之后成倍增长。


因此他只是盯着崔胜铉摘掉帽子翘起的呆毛,突然凑过来将手探入崔胜铉留空的领口,半句粗口都没爆。



——没见够没抱够没摸够。









崔胜铉缩了一下,那双冰手从颈肩交接处的弧度往下擦,搭上他的锁骨轻轻划弄,接着摊开手掌贴紧。


为了达到这个往男朋友领口塞手的高度权志龙一条腿跪在软椅上一条腿立着,整个人伏在崔胜铉肩上把脸埋进他带清爽气味的头发里,还是不说话,呼吸静静地起伏。



崔胜铉内心一软,权志龙伪装成功并不只因为衣服——戳在耳旁的下巴明显尖了不止一点。


他忍不住猜想这人半个月来得有多忙碌多没时间好好吃饭。






那些齐肩的黑色假发散下来挡住了一半视野,他一边涌起点不合时宜的心疼,一边清楚地知道百褶裙摆刚刚好扫在屈起那条腿圆鼓鼓的小腿肚上——凉意未退的大手从裙底钻上去捞住了坏小子的屁股蛋。


“干嘛?有监控、”










09



两人带着异样的沉默环视一周。


……权志龙没忍住有点眉飞色舞,


“干嘛!没监控!”













此“干”非彼“干”。


憋得急了的人抓住那只被拍开的大手重新往自己裙底塞,待温度力度都回归原位才后知后觉害臊起来。




崔胜铉笑着看他从耳尖到脸颊渐渐发红,手在那团软肉上揉了揉,“有人怎么办?”


权志龙做做样子挣了一下,“那就不要了。”


“是很危险。”居然就抽回了手。









二度得到温暖又失去的家伙瞪他,又羞又气。




崔胜铉站起来,帮着还在懊恼的人脱掉短(情侣)款外套,牵着自己的大衣下摆把他整个捞进自己怀里并肩坐下。


棉被一样的厚衣服可以从后面包到前面遮住他大半个身子,这样一来他们在羽绒空间里做什么都不会被轻易发现,至少第一眼不会。






权志龙看起来有点丢脸的烦躁。


但碍于一身姑娘衣服,捞人入怀这种动作总归不能是他来做。



于是心照不宣。


得到安全感的两人拉开似狐狸与棕熊的微笑,藏进领口的手改为抱住对方的后颈,得以好好接上半个月来的第一个吻。





【有nc17续篇】


*上帝的xx:有一版巴黎圣母院里面卫兵长憋久了骂人翻译成这样,就是比较机翻啦。纯属调侃。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72)

  1. 热粉查理 转载了此文字
    世无我……第一次看女装,太带感了😭
  2. soulmateToGether热粉查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