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Bravo!My man!

Moore🎈: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是轻松搞笑的风格。


-算个命,祝大家新年大吉。Biong~


 


1.


Sandara最近迷上了占卜,为此她还去钻研了中国的周易之说。和谁聊天都会开始算卦模式,时时刻刻带着一副塔罗牌。


“是天使牌!天使牌!比塔罗牌还要厉害一些!”


被Sandara纠正的权志龙翻了一个白眼,嘴里答着是是是但心里不以为然。


“我跟你说嘛志龙,你看这个牌面,哎呀说你很快就会遇到真爱!”Sandara若有其事地指着牌面给权志龙解释,权志龙不管她说什么都只管点头。


……虽然说,权志龙也是个热爱玄学的人,但是对Sandara这种半路出师的,真的很不信任啊。


“你不要光点头,你要相信我,牌面是不会骗人的!”Sandara抓住权志龙的手臂摇晃起来。


“牌面说,这个人是你认识的人,有可能是你的前任,或者是很久以前的朋友呢。”


权志龙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前任的可能性,再挨个挨个想有可能的朋友,最后他摇了摇头,努娜我身边就只有一群男的了。


“男的?”


“你看啊,上次那个金发的女人,她把我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我根本找不到她的人了,我想她应该也不会联系我了吧。”


“接着上次那个在酒吧艳遇的,我们气氛刚好,结果她脱了我的衣服之后,发现我没有腹肌就马上穿衣服走人了。”


“还有那个很漂亮的日本女孩,她说我根本不会谈恋爱,发誓绝对不会再和我在一起了。”


“于是想来想去就剩一群男的了。”权志龙摊手,转头一看发现Sandara用很心疼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有点恼怒地说:“我怎么就不会谈恋爱了!我谈得可好了!”


Sandara拍了拍权志龙的肩膀,摇着头叹气。


 


2.


权志龙周末要出席一个颁奖典礼,于是一大早就顶着个黑眼圈赶去机场。一下车就看到一群粉丝在那儿等着他,都端着单反手机,咔嚓咔嚓地拍个没停。


权志龙皱了皱眉,在口袋里掏了好久都没摸到墨镜,最后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隔壁车正好也下来一个人,他穿着一件绿色的外套,戴着白色的口罩,帽子压得特别低,低到权志龙怀疑他看不看得到路。


“啊——oppa——!!”人群忽然分成了两派,一边对着权志龙的黑眼圈狂拍,一边对着绿色衣服的男人狂拍。


昨晚没睡好的权志龙要被尖叫声弄得神经衰弱了。


绿色衣服的男人蓦地抬头看了权志龙一眼,随后拉住权志龙的衣袖,在口袋里掏了很久,递给权志龙一个白色的口罩。


权志龙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口罩,他抬头看看那个男人,再低头看着那个口罩,他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


——接吧,权志龙有洁癖,这种来历不明的口罩他一般都是pass的。


——不接吧,这个oppa的粉丝大概当场就会朝他脸上扔不明物体,马上就会出头条:国际巨星G-Dragon嫌弃XXX好心的口罩,当面让人难堪,双方粉丝在机场吵得不可开交……之类的。


……于是还是接吧。


权志龙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那个口罩,正当他打算戴上的时候,绿衣服的男人拉了拉他的衣服,权志龙回头看他比划的动作。


——Holy shit这个男人居然让他把口罩当做眼罩戴?


权志龙猜现在自己的表情大概很精彩,他没有再理会那个男人比划的动作,戴上口罩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了。


身后的男人明显没有放弃,他快步追上权志龙,试图让权志龙按照他说的去做。而权志龙则努力忽略自己手臂上传来的热度,他们一前一后互相拉扯着手臂进了机场门口。


权志龙进了门才感觉不太对,在机场走动的人们纷纷停下来观察他们,有些直接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朋友了。


“大发!我看到崔胜铉和GD在机场挽着手臂进门!”


“你看到我刚给你发的那个照片了没?崔胜铉居然挽着GD的手臂!”


“天啊我觉得GD和崔胜铉他们可能有点什么……从以前我就一直觉得他们不太对了……哪有人总是同一时期衣服鞋子撞牌子,首饰都戴一对的。”


——等等,崔胜铉?


权志龙停下脚步回头看那个戴着白色口罩帽子压得很低的男人,因为权志龙的动作而不得不停下来的男人无辜地回望着他,权志龙皱着眉一把掀下了对方的帽子,随即被对方的脸给唬住了。


还真的是崔胜铉啊?!


场面有点尴尬,周围的粉丝还在拍照,崔胜铉挽着权志龙的手臂,歪着脑袋看他。


——和他说,你到底在做什么?那也许今晚的头条就是国际巨星G-Dragon与影帝崔胜铉在机场发生口角,场面混乱。


——那换个方式,你不松手吗?……那可能下一秒他的粉丝就会脱鞋子扔过来。


崔胜铉看着权志龙的小表情实在是太过有趣,他笑眯眯地把权志龙手里的帽子拿过来,端正地戴好。


“嗨。”崔胜铉朝他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嗨?”权志龙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嗨?


随即崔胜铉便笑着离开了权志龙的身旁,走到前方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什么,还回过头来朝他比心。


……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位影帝的世界出了名的四次元,头一次领悟到的权志龙还是觉得一头雾水。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偶像包袱和他拉拉扯扯也就算了,居然让他把口罩当眼罩戴,掀掉他的帽子以后居然朝他say hi?最后走之前还要朝他比心?


权志龙觉得今天的自己好像反过来看了一遍世界。


 


3.


权志龙其实是崔胜铉的忠实粉丝,具体有多死忠呢?打从崔胜铉出道作品一直到最新作品还有综艺节目都没落下过,崔胜铉在电视剧里演唱的那首歌还曾经一度是权志龙的闹钟提示音。


——熟悉到只要听到开头那段拨动吉他的旋律身体就会自动反应从床上蹦起来的地步。


就不说权志龙家里的那些数不清语言版本的蓝光DVD了。


但权志龙从来没有正面和这位影帝交流过,每次首映会不是在国外就是撞通告,他只能等上映以后自己悄悄地去电影院看,延迟十五分钟入场,提前十五分钟离开。


又或者在快下映的时候,一个人包场看到结束,一部电影就能看一天。


他以前想象过会在怎样的情况下见到崔胜铉,也许是颁奖典礼邀请的嘉宾,从影帝的手里接过一个沉重的奖杯,然后在获奖感言的时候提及崔胜铉,顺道和他拉近一下关系。


又或者是一个晚会上,两人穿得衣冠楚楚,互相问好,然后成为朋友。


——反正绝对不会是自己油头垢面黑眼圈快拖到下巴,而且还没有剃胡须的情况下。


想想权志龙都快疯了。


说到底为什么会认不出崔胜铉?其实也不怪权志龙,崔胜铉一时兴起跑去染了一头桃粉色,虽然压着帽子看不到多少,但是从背后看起来真的不太能认出来。


天地良心,权志龙是真没猜到崔胜铉居然会染一头桃粉色。这位影帝从以前就很喜欢乱折腾,有时候是很帅气的浅棕色,有时候是一头白发,有一次更过分,居然染了一头薄荷色。


典型的仗着自己长得好看瞎折腾的类型。


权志龙拿着护照猛拍自己的额头,动静实在是太大,前面的舜浩终于忍不住把他的护照抢过来,递给他一个你正常一些的眼神。


权志龙心里想,我也很想正常一些帅气一些啊可是你看我刚才都做了些啥呢我偶像给我递口罩呢我居然没认出他来我还掀了他的帽子也没有道歉啊他朝我打招呼我居然一脸茫然地回了他一个不确定的嗨啊他最后走的时候还朝我比心啊比心我居然没有回他啊!


虽然内心戏很丰富但是权志龙是不动声色地盯着舜浩看的,舜浩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指了指他隔壁的队伍。


权志龙回过头一看,发现崔胜铉也在隔壁,他戴着耳塞在那儿听歌,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转头看向权志龙这边好久,接着抬手朝权志龙比了一颗心。


这回权志龙稍微冷静点了,看了一会儿,也朝崔胜铉回了个心。


正好轮到权志龙过安检,舜浩在那儿盯着权志龙看了好一阵子,终于忍不住喊了他一声。权志龙回过神来看到机场工作人员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手上的心,他羞红了脸,赶紧放下了手去放行李过安检。


权志龙从来不轻易做傻事,光今天一天就做了两回,他把口罩拉得老高,就差没把眼睛也遮起来了。


他将自己的帽子往下拉,遮住自己热得发烫的耳朵,一心只想赶紧逃离机场。


但是上天却持续着这一场恶作剧,正当权志龙平静地坐在机舱里望着窗外,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的时候,崔胜铉在他隔壁坐下了。


身边忽然坐下一个人,人下意识都会去看一下,权志龙回头一看是崔胜铉,他惊恐的眼神如同遇到了肉食动物的食草类。


崔胜铉看到他也很意外,但和权志龙的反应不一样,他笑眼弯弯地朝权志龙打招呼。


“嗨。”


“……嗨。”权志龙反应慢了半拍,他看着崔胜铉扣上安全带,调整松紧度,直到崔胜铉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刷SNS的时候,权志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似乎有点不那么礼貌。


权志龙靠在窗户边下意识就咬着指甲思考,他在想到底要和崔胜铉聊些什么。


——嘿今天天气真好,你看外面太阳好大?


——你觉得那个空姐漂亮吗?


——好巧啊我们同一架飞机呢哈哈哈哈……


权志龙自暴自弃地靠在座椅上,他实在是想不到有趣的话题可以和崔胜铉分享,而且对方也不像是想和他交谈的样子,他已经停下刷INS的手准备睡觉了。


好吧,权志龙也打算掏出IPAD来看电影了。


结果一打开IPAD就收到了一堆消息的轰炸,点开一看发现全都是今日的头条。


“国际巨星G-Dragon与影帝崔胜铉甜蜜手挽手进机场(5图)。”


“国际巨星G-Dragon与影帝崔胜铉关系突飞猛进(8图)。”


“国际巨星G-Dragon在安检时向影帝崔胜铉比心到忘我,最后工作人员忍无可忍出口提醒(10图)。”


……


在权志龙看到标题后面的HOT标签以后,感觉自己血液都要倒流了。偏偏这时候回头看到本应该在睡觉的崔胜铉,居然撑着下巴靠在扶手上,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的IPAD。


权志龙觉得很尴尬,和男的传绯闻也就算了,绯闻对象居然还坐在自己隔壁,还在隔壁看着自己刷他们俩的绯闻头条。


正当权志龙想要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的时候,崔胜铉伸手在权志龙的IPAD上划了几下,从头划到尾都是关于他们俩的新闻,权志龙只觉得闭上眼就是天黑。


“哇这张,拍得很不错嘛。”崔胜铉点开了一个新闻,还把图片放大了,正好是权志龙戴着口罩一脸冷漠,崔胜铉小鸟依人地挽住他的手臂跟在后面走的照片,往后划还有好几个不同的角度。


权志龙感觉自己呼吸都要骤停了,他出道以来头一次被传绯闻觉得那么堂皇,新闻下面还有很多网友的留言,称赞权志龙看起来很有男友力,两人很般配等等。


“我第一次和男的传绯闻,感觉有点不一样,好新鲜。”崔胜铉津津有味地看着底下的留言,有一个网友留言打了#GTOP#的话题,崔胜铉一点尴尬都没感觉到,招呼着权志龙帮他点开那个tag。


权志龙已经没有力气反抗崔胜铉了,他不知道要如何提醒崔胜铉他们刚传了绯闻,应该保持点距离。但是不管怎么看,崔胜铉这个两眼放光的样子都不像是懂得要和他保持距离。


#GTOP#里面全是今天机场的图片,还有一些视频,崔胜铉挨个挨个点开看,还让权志龙把一些好看的保存下来,待会发给他。


“哇好多人支持我们在一起,你看支持率居然是90%,我以前传绯闻都不会超过15%的。”


——现在是管支持率高低的时候吗!


权志龙把IPAD递给崔胜铉,他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他靠在椅子上看窗外,想自己安静一下却屡次被崔胜铉打断。


“诶我们待会试试牵手下飞机吧,一定很轰动。”


“GDxi我们待会交换一下line吧。”


“哇这个人居然整理了我们所有的同款,从衣服到鞋子还有首饰都有。”


“GDxi貌似很喜欢和我配对的东西啊。”


权志龙捂着眼睛,只想赶紧下飞机远离崔胜铉。


 


4.


权志龙发誓,自己从来没试过那么急切地想下飞机。今天一天仿佛自己身心都受到了洗礼,就不论和偶像坐隔壁的心情是如何的起伏不定了,还和偶像传了绯闻,下飞机的时候舜浩看他的眼神都感觉充满了绝望。


——大概也没有几个人可以和崔胜铉传绯闻还高达90%的支持率了,权志龙这样安慰着自己,迎着舜浩的眼神心里默念着阿门。


刚刚飞机着陆没多久崔胜铉就开始鼓捣着让权志龙和他交换联系方式,还一脸真诚地问他待会要不要牵着手离开机场,权志龙心里一咯噔,担心自己再这样和他对视下去可能真的会答应崔胜铉所有有理的无理的要求,赶紧别开了头说,不了吧那样好奇怪啊。


崔胜铉似乎有点小失落,后面就没有继续吵权志龙了,自己安分的坐着。


两个人在行李转盘边上站着有点引人瞩目,周围都是拍照的人群,任由两位经纪人怎么提醒不要拍照了,还是会有几个人在那儿拍得忘乎所以。


崔胜铉站在那儿忽然想起了什么,拉了拉权志龙的衣袖,低头凑近他的耳边说,你待会记得把照片发给我啊,不要忘了。


权志龙耳尖红得可以滴血,于是他又把毛线帽往下拉了些,不敢抬头回望崔胜铉,望着机场的地板轻微地点了点头。


崔胜铉弯腰凑近权志龙的脸看,又重复了一遍,你别忘啦。


权志龙赶紧别过脸说,我知道啦,你别凑那么近。


 


权志龙到酒店的时候,距离排练还有一段时间,他打算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等他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却被手机一声又接着一声的振动声给吵醒了。


权志龙自问自己不算一个起床气特别大的人,但确实是起床困难户。


他伸手到床头柜摸索着还在振动的手机,拿过来一看发现全是崔胜铉给他发的消息,一下子就从睡梦中清醒了。


崔胜铉发给他的消息无非别的,就是问他拿照片,顺带讨个INS号。权志龙战战兢兢地回复着他,再把那些崔胜铉要的照片发过去。


刚发过去崔胜铉就给他分享了一组新的照片,还附带了几个视频。


【崔胜铉xi】: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布朗熊疑问)


【权志龙】:……


权志龙随便点开了一个视频,都是刚才在行李转盘边上崔胜铉凑过来和他讲话的时候。权志龙过了海关以后就没有把口罩拉上去,视频里自己的脸在崔胜铉靠近以后光速变红,权志龙看得只想找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视频图片成了最新头条,权志龙连标题都给他们拟好了。


——“国际巨星G-Dragon与影帝崔胜铉在机场亲密耳语。”


今天权志龙不知道给各路新闻社贡献了多少头条,还都是和同样话题性很足的影帝。而那位影帝正对此津津乐道,还在给他分享那些新闻和网友留言。


权志龙快疯了,他看着那些和崔胜铉同框的照片心里在暗喜,但是他更在意这件事到底要怎么收尾。不管怎么看崔胜铉都不像是短时间内会遗忘掉这个绯闻的人,他还在锲而不舍地给权志龙发那些新闻照片,十张有九张都在放大权志龙那张红得快熟了的脸。


原本只是有黑眼圈和胡渣的脸,照片上红得像喝醉酒的大汉一样。


希望崔胜铉的经纪人赶紧没收他的手机停止给我发这些让人觉得羞耻的照片了,阿门。权志龙对着手机祈祷着。


 


颁奖典礼上权志龙拿了不少奖项,毫无疑问成为了最大赢家,表演结束后就乖巧地坐在艺人席上。他觉得实在是太无聊了,于是趁着摄影机拍舞台的空隙,低头看了一下INS。一打开就看到了崔胜铉的艺术作品刷屏,中间穿插着一张自拍。


咦,今天怎么穿这么帅?


看了一下评论说崔胜铉似乎要出席什么活动,留言的粉丝都在说等他出场什么的。权志龙时不时抬头看一下摄影机有没有在拍自己,回过头却发现Sandara坐隔壁盯着他看INS。


“嗨,努娜。”权志龙把手机不动声色地放回口袋里,而Sandara则眯着眼睛对他说,志龙我刚才在后台给你算了一卦。


权志龙面无表情地回望着她,他心想今天经历了那么多事,除非Sandara说出崔胜铉就是他的煞星,否则他是不会觉得震惊的。


“你今天会遇到你的煞星。”她认真而严肃地说道。


——What the fxxk?


权志龙立马扭过头认真地看舞台表演,他决定忽视还在隔壁喋喋不休解释的Sandara。正好这时候表演结束了,Sandara不得不回头认真地鼓掌,权志龙心里松了一口气。


随即便听到颁奖嘉宾的名字,台下尖叫声不断,权志龙捂着耳朵看台上那位缓缓而来的人,妈呀那不是崔胜铉吗!


崔胜铉染的一头桃粉色在舞台上格外显眼,权志龙看到隔壁的女艺人们屏息凝视的样子,忽然心里冒出一丝丝的优越感。随后他大力摇了摇头,这个人是你的煞星啊权志龙!你醒醒!


崔胜铉在舞台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套,将西装上的扣子解开,台下的女艺人都跟着倒吸了一口气。


这人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啊,一举一动都让人心痒痒的想往前凑啊。


“很久不见了,很荣幸今天可以作为颁奖嘉宾出席,距离上一次我出席的时候好像已经有五六年了。”崔胜铉在舞台上不紧不慢地讲着公式化的台词,权志龙在台下听着很感慨,五年前他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连颁奖典礼的邀请函都没有拿到,最后是通过电视直播看的崔胜铉。


那时候他心里就想,如果有朝一日能在颁奖典礼上从崔胜铉手里接过一个奖项,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年度艺人的候选名单VIDEO吧。”说罢崔胜铉便转过身看大屏幕上的VIDEO,而台下的权志龙却在看崔胜铉,直到候选名单念到自己的名字才知道这是年度艺人的候选名单。


所以今天有机会了却自己多年的心愿了?权志龙心下一惊,在舞台上崔胜铉应该不会搞事了吧?


“今年的名单很厉害啊。”崔胜铉笑着拆开颁奖信封,“哇,这位是我的熟人呢。”


权志龙听得一头雾水,刚才的名单里有他的熟人吗?他转过头去问Sandara,努娜刚才名单都有谁?Sandara还没来得及回复他,便听到崔胜铉在台上念了名字。


“年度最佳歌手,G-Dragon。”


权志龙吓得楞在了那儿,周围的艺人已经站起身来鼓掌祝贺他了,而权志龙还坐在那儿,一脸怔愣的样子被摄像机拍到了大屏幕上,在舞台上的崔胜铉忍不住打趣道:“GDxi不上来领奖了吗?”


最后权志龙红着脸小跑着上台,快到崔胜铉面前的时候又忽然慢下来脚步,缓缓地走向崔胜铉。


权志龙发誓,这是他除了第一次上台领奖的时候,最紧张的一次。崔胜铉将奖座递给权志龙以后,朝他递出右手握手,权志龙也跟着递出左手,崔胜铉马上就递出左手想和他握手,权志龙又把左手收回去递出右手。


崔胜铉被他的动作逗懵了,赶紧伸出双手把权志龙的右手握住。权志龙抬起他惊慌失措的脸,因为窘迫而泛红的耳尖显得特别引人瞩目,崔胜铉笑着打趣道:“今天在机场你的脸也这么红。”


然后这句话就透过不远的麦克风传遍了整个颁奖典礼,原本还在尖叫的粉丝慢慢沉寂下来,都能听到台下的窃窃私语了。


“我的天呀刚才崔胜铉是不是调戏GD了……”


“GD的脸真的好红啊……”


权志龙窘迫地挣脱了崔胜铉的手,崔胜铉挑了挑眉,便退到一旁安静地看着权志龙笑。


“……呃,今天很热呢。”权志龙用手背贴了帖脸,“首先感谢给我这个奖项,能从崔胜铉xi手里接过来的这个奖对我来说真的很有意义……”


权志龙讲的是真心话,对于他来说能从崔胜铉手里得到的年度艺人,比以往的任何一个都要有意义。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台下的人笑着起哄,从他说今天很热开始就引起了台下的爆笑,还有个女粉丝大声喊叫,GD你别紧张。


天地良心,权志龙是真的很紧张,他站在台上脑子一片空白,他的获奖感言说得断断续续的,扭过头看右侧的粉丝还会看到崔胜铉微笑的脸。


——要死了崔胜铉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嘛,笑起来简直就是要命。


最后他们走下台的时候,权志龙还踏空了差点摔了,崔胜铉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权志龙正好往后靠在了崔胜铉的怀里,台下的粉丝倒吸一口气,对着他们俩拍得忘乎所以。


权志龙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耳朵,朝崔胜铉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谢谢。


崔胜铉真的是个煞星啊。权志龙心里苦。


 


5.


颁奖典礼结束以后便是主办方的晚会,一般权志龙是不会出席的,他宁愿回酒店睡觉。但是今天不一样,崔胜铉会出席晚会,于是他回酒店洗了个澡马上就飞奔到会场,远处就能看到崔胜铉那头桃粉色在会场里招摇。


但是权志龙也是个害羞的胆小鬼,他和一些熟悉的艺人在角落里互相调侃喝酒,眼睛却追随着桃粉色的崔胜铉。


崔胜铉周围全是女艺人,不管是新人还是在娱乐圈有地位的女艺人,大多数都围在他的隔壁,一个接着一个。


有一些只是和崔胜铉打个招呼就走了,有一些则一直在与他交谈。权志龙第一次看崔胜铉在晚会上的样子,那个可以把握讲话中心的崔胜铉感觉有点遥远,他以为崔胜铉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是像飞机上的那样,像一个好奇心极重的小孩子,会任性地让人们陪他玩。


权志龙有点失落,他扭过头和一些熟悉的朋友聊天,不再去看崔胜铉。


接着人群堆里忽然引起了一阵骚乱,有一位女艺人端着一杯红酒,从不远处硬是挤到了权志龙身边,却差点被裙子绊倒了。权志龙赶紧把她扶起来,问她你还好吗,转眼就被泼了一脸酒。


顿时气氛都凝固了,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直到女艺人的朋友挤进来说,抱歉她喝醉酒了,说罢就要把她拉走。但是女艺人挣脱了她的朋友,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红酒又泼了权志龙一身。


“你这个负心汉!”


权志龙一脸怔愣地看着她,他已经在心里走马灯到底什么时候不小心惹到了这位女艺人,可是搜刮遍自己的记忆都没发现自己和她有过一丝丝的过往后,他有点火大了。


权志龙心里憋着火气,默念一百遍人设不能崩,你可是梨泰院小绅士,不动声色地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脸。站在权志龙身边的朋友开始帮忙把她带走,而不明真相的群众在窃窃私语,权志龙听得耳朵都疼了。


这时候人群里又挤进一个人,眼神迷离嘴唇湿润,一看就喝了不少。


崔胜铉的目的只是权志龙身后的那瓶酒,但人群实在是太过于拥挤,他根本挤不过去拿酒。崔胜铉恼怒地看了看在人群中吵闹的那位女艺人,又看了看被泼了一身红酒的权志龙,突然就哭了。


他的哭声太过突兀,原本骚乱的人群顿时一片静谧,都吓傻了。


权志龙看着崔胜铉哭了也吓得不知所措,他弯腰去看崔胜铉到底是真哭还是假嚎,结果看到崔胜铉真的在抹眼泪。


他慌了。


“……你,你怎么了?”权志龙眨了眨眼,一脸惊慌。


“她是谁?”崔胜铉扁着嘴,还吸了吸鼻子,看起来特别可怜。


权志龙知道崔胜铉喝醉以后情绪会变得很敏感,在综艺上也经常说自己喝醉了会哭,但是没想到崔胜铉真的会哭,他以为那只是综艺梗。


“……我不认识她,她喝醉了。”


“你这个负心汉!你居然说不认识我!”女艺人说罢又要往前冲,她的朋友环住她的胳膊,她就对着权志龙飞踢腿,高跟鞋都踢飞了。


崔胜铉被这阵势一吓,又哭了起来,“你不是说你只爱我一个的吗?她又是谁?”


权志龙快崩溃了,人群里有个喝醉了的女艺人在朝他飞踢,这边也有个喝醉的影帝在哭诉他不专一,Sandara说的煞星就是这俩吧!


于是权志龙干脆撒手不管,陪着崔胜铉演了起来。


“我当然没有撒谎,我真的不认识她。”说完还真挚地拍了拍崔胜铉的肩膀,想要把他扶出去了事。


崔胜铉低头用左手抹眼泪,右手伸长了去够权志龙身后的那瓶红酒。权志龙回头一看翻了个白眼,这人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


“我不管你只能爱我一个……”崔胜铉拿了红酒以后便顺着权志龙的动作往会场外面走,权志龙趁机离开人群堆,女艺人还在大喊着负心汉。


权志龙觉得头疼,今天事儿太多了,他只想赶紧回房睡觉。


 


把崔胜铉送回房间以后,权志龙就洗了个澡打算看看ins准备睡觉,结果一打开全是崔胜铉的刷屏。他上传了一张在舞台上双手把权志龙的手握住的照片,然后往上一拉,全部都是那张照片,从完整的到放大无数倍的手,接近十张。


权志龙气得打不到一处,他翻开好友动态就看到崔胜铉点赞了好几张照片,正好是自己在舞台上讲获奖感言的时候,都是些很搞笑的丑照,有些是闭上眼的,有些是正要睁开眼看上去像翻白眼的……


“呀!崔胜铉!”权志龙翻身把枕头往地板一砸,就听到了门铃声。权志龙想着肯定是私生,他就没有管了,结果这个门铃越按越急,按个没停还开始拍门了。


权志龙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却看到穿着睡袍的崔胜铉,他委屈地又拍了几下门,就差没吼了。


权志龙一打开门,崔胜铉就叫唤了,你为什么不开门。


“……没有,我以为是私生。”权志龙转身回房走到一半才想起,“你来干嘛?”


崔胜铉抱着好几瓶红酒转身把门关上后,又检查了一下锁,确定已经关好了,“来找你喝酒啊。”


“你不是喝醉了?”原本躺在床上的权志龙听到崔胜铉的话一下蹦起,他惊恐地看着自顾自开始倒红酒的崔胜铉。


——上帝啊崔胜铉在我的房间倒酒!他还要和我喝酒!


“我没醉,因为那个女艺人太吵了,拿不到酒我才哭的。”崔胜铉把酒端过来给权志龙,而权志龙接过来以后便挡住自己的脸,不想被崔胜铉看到他失落的表情,虽然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失落。


崔胜铉说要喝酒就真的在喝酒,他打开电视看那些权志龙听不懂的电视节目,还拉上权志龙揣摩到底讲了什么。


权志龙觉得现在这个画面很奇怪,他和崔胜铉才认识了一天。虽然说他是认识崔胜铉很久了,但是正式相处就只有今天。而明天他们又将会回到原本的位置里,各自忙碌,再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下一次会面,相互点头打招呼便是他们关系的尽头。


于是他想把握住今晚的机会,和崔胜铉谈谈天谈谈地,走走心。结果崔胜铉一直在拉着他看电视节目,还喝了好几瓶酒。


到后半夜他们俩已经在胡言乱语地玩猜拳弹额头了,崔胜铉喝醉酒以后和平时凛冽的气场不一样,像一个耍赖的小孩,对着权志龙撒娇傻笑。权志龙摸了摸靠在他膝盖上傻笑的崔胜铉的头,揉了一把桃粉色的头发。


“快起来,你刚才输了,我要弹额头了。”权志龙弯下腰凑近崔胜铉的耳朵,崔胜铉往他的怀里拱,浑身软绵绵的不愿意起来。


“我困了,我要睡觉了。”崔胜铉抬手把权志龙的身子一推,两个人都倒在了床上,还把卷成一团放在隔壁的被子拉过来,正好盖住了两个人。


权志龙也没力气和他折腾了,也打算睡了,一闭上眼就看到崔胜铉今天在舞台上的样子,穿着那件绿色西装,缓慢而优雅地解开纽扣。


真的好帅啊。权志龙想。


结果躺下没十分钟,崔胜铉就忽然蹦起来,大喊着好热好热,然后把睡袍给脱了。


权志龙被动静吵醒便睁开眼,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一下子酒都吓醒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在脱衣服的崔胜铉。


其实男人脱个衣服睡觉再正常不过了,但是这事儿发生在崔胜铉身上就不正常了。他从来没有在大众面前穿过几次短袖,唯一的几次都是演戏,剧照一出下面的评论全部都是这次崔胜铉完全破格露出,大尺度戏。


现在这个在大众面前连短袖都不怎么穿的男人,就穿着一条内裤躺在自己隔壁,还盖着同一床被子。


权志龙扭过头去看已经闭上眼的崔胜铉,等他睡着了之后才敢往隔壁挪一些。他害怕碰到什么不该碰到的地方把崔胜铉弄醒了,那两个人多尴尬啊。他转过身背对着崔胜铉拿自己的手机,手抖着在私人号的ins上发了一条动态。


——“Wow!Fantastic Body!”


 


6.


权志龙是被崔胜铉的尖叫声吵醒的,其实说是尖叫声有点过,就是一声大吼。权志龙迷迷糊糊地看着崔胜铉急急忙忙地把地上的睡袍捡起来穿上,然后扑倒床上把自己拉起来摇晃,觉得身子都要散架了。


“你做什么呀……”权志龙抬手推开崔胜铉的手,扭头拿手机看时间,发现才早上七点多,他气得把手机扔回去床头柜,想继续睡。


崔胜铉明显不会如他所愿,他一把抓住权志龙的肩膀扭过来,一脸严肃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凶,权志龙被他的表情吓得一愣一愣的,有点怂。


“你是不是看到了。”


“……什么?”


“我的身体。”


权志龙翻了个白眼,心想我能不看见吗,你躺在我隔壁大吼一声好热好热然后光速把睡袍脱了,我都来不及阻止好不好!


“你看到了!”崔胜铉钻进被子里,把自己卷成一团,不管权志龙怎么扯被子都不出来。


最后权志龙放弃了,坐在床上一肚子气,对着那团被子说:“看到了又怎样嘛!你有的我也有啊!要不要交换看回来啊!”


崔胜铉从被子里探出头,一脸委屈地扁着嘴,看着特别可怜。权志龙一看,又怂了,语气放缓和了很多,“……我也没办法啊昨晚你自己脱的衣服,我不小心看到了嘛……”


“不行,你得和我结婚了。”


权志龙说到一半被崔胜铉这句话吓得差点咬到了舌头,两个人在那儿大眼瞪小眼,过了好久权志龙颤抖着问他,“……你刚才说什么?”


崔胜铉认真地看着权志龙,“我母亲说不能随便给人看裸体的,现在你看到了。”


“……可我不是故意的啊!”


“可你看到了。”崔胜铉眨了眨眼,“你得对我负责。”


权志龙今年年方二十有八,在外国的酒店和赤身裸体的偶像单纯地睡了一晚觉,第二天早上起床就被求婚了。权志龙惊愕地看着崔胜铉,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就没有和别的女人上过床吗???权志龙要崩溃了。


这时候舜浩的早起电话正好打来,权志龙视这个电话如同救命稻草,他拿着手机就冲进了卫生间,将自己反锁在里面。


剩下崔胜铉一个人在床上对着卫生间反锁的门发呆。


正当崔胜铉一个人端正地坐在床边上的时候,门铃响了,听起来似乎是权志龙的经纪人。崔胜铉去开门的时候,舜浩还在嘀咕着今天的行程,抬头看到崔胜铉吓得嘴巴可以塞下一个拳头。


“……对不起我走错房了。”舜浩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崔胜铉一把拉住他,他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影帝,抬眼瞄了瞄门上的房牌号,似乎没走错。


“志龙去洗澡了。”崔胜铉说。


舜浩怔愣着点了点头,他想问崔胜铉为什么会穿着睡袍出现在权志龙的房间里,这时候崔胜铉又开口了。


“你是他的经纪人吧。”


舜浩缓慢地点了点头。


“我和他订婚了,就刚才。”崔胜铉一脸正经地对着舜浩说,不顾舜浩越来越迷茫的脸,又给了他一个重击。


“他把我睡了。”


紧接着权志龙就从卫生间里冲出来了,“我什么时候把你给睡了!”


权志龙咬牙切齿地把他们俩拉进房间里,砰地一声把门关上。崔胜铉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可怜兮兮地看着权志龙。而一旁的舜浩已经吓愣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扭头看看崔胜铉,又看看权志龙。


“……所以,你们订婚了?”舜浩尝试着开口。


“没有!”


“是的。”


两个人同时开口,权志龙气急败坏地指着崔胜铉指了半天,然后突然蹲下,把自己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那现在你们是什么情况?”舜浩想了想,换了个说法,“要交往?”


崔胜铉乖巧地点了点头,“要负责。”


“我给你看回来行吗?”说罢权志龙就开始脱衣服,崔胜铉立马就捂住眼睛说,哇你怎么可以一大早就这样。


权志龙气结,这难道晚上就可以了吗!他发现自己根本拿崔胜铉没办法。


于是他破罐子破摔,“你说我把你睡了我连你腹肌都没摸到!好歹让我摸了才说我把你睡了啊!”


崔胜铉把眼睛露出来,真诚地说:“你要摸吗?”


权志龙气得跺地板,过了一会儿就把一脸不知所措的舜浩往房门外面推,嚷嚷着自己来解决这件事。刚关上门回过头就看到崔胜铉站在身后,吓得他秒怂得往门上靠。


但是崔胜铉什么都没做,他就是弯腰盯着权志龙的脸看,直到权志龙不好意思了脸开始泛红,抬手把崔胜铉的身子往后推。


“你这是要摸腹肌吗?”


“……不是!”权志龙气急败坏地跺脚,“你干嘛骗我经纪人!”


“那是玩笑呀。”崔胜铉歪头。


“你那么真挚的眼神哪里看起来像开玩笑了!我都差点信了好不好!”


“那你是要和我结婚吗?”


“我……”崔胜铉忽然往前凑,权志龙只好扭头看向别处,感觉自己像个被调戏的小女孩。


房间里一片寂静,权志龙低头玩自己的手指不敢抬头看崔胜铉,而崔胜铉也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我才二十八岁,不想结婚。”权志龙撅着嘴巴,小声地嘀咕。


“那三十岁就可以结婚了吗?”崔胜铉算了算,“我来年就三十了。”


“……”权志龙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这个……以后的事可以以后再说的嘛……”


 


7.


权志龙出现在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他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把行李丢给舜浩之后就低头玩手机了。舜浩一直在打哈欠,说待会一上飞机就要睡觉,让权志龙千万别吵他。


权志龙敷衍着点头,打开line想着和朋友们聚聚,却收到了崔胜铉的消息。


【崔胜铉xi】:来吸烟区。


权志龙心里想,你喊我去我就要去了吗,我偏不。


“我要去个洗手间。”权志龙说出口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他感觉自己在被崔胜铉耍得团团转。


舜浩打着哈欠朝他点点头,跟他说十二点前记得回来。


 


其实权志龙也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但哪里看起来都是那么吵闹。早上那场闹剧最后是崔胜铉的经纪人过来解决的,他弓着腰向权志龙道歉,说崔胜铉喝醉以后总是会做很多奇奇怪怪的事,实在是很抱歉。


权志龙想问他,崔胜铉喝醉酒了是不是还会乱求婚,但最后也没问出口。


他也不懂为什么自己会没有问,话都到嘴边了,却在崔胜铉无辜的眼神下硬是吞了回去。


最后他还是表现得像平常一样,毕恭毕敬地送别崔胜铉和他的经纪人,却在离别时和崔胜铉说下次再见。


——其实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呢?


权志龙到抽烟区的时候,崔胜铉已经在那儿了。他嘴里叼着根烟,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花纹发呆,双手插在口袋里,像极了一张时尚大片。


回头看到他站在傻傻地站在那儿,还朝权志龙笑了笑,“你来了。”


“我只是来抽根烟。”权志龙说罢就从口袋里掏出烟盒。


“你骗人,你明明是为了我来的。”


权志龙咬了咬下唇,“我才没有!”


“你看,消息显示了已读。”崔胜铉努着嘴巴,打开手机指着line里他和权志龙的聊天页面,消息气泡后面显示的已读特别显眼,权志龙看着觉得闹心,伸手戳了一下返回,倒是把崔胜铉给吓了一跳。


随即两个人便相继无话,都倚靠在墙上安静地抽烟。权志龙觉得光抽烟也是有点尴尬,他想找个话题和崔胜铉聊聊,却发现他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权志龙有个坏习惯,他一旦思考就想咬指甲,几乎是下意识动作,有时候会咬得手指都破了,但是他不长记性,下一次还是会咬。


崔胜铉抬手打断了他咬指甲的动作,低头看权志龙的手,被咬得斑驳。


“我昨天忘了恭喜你了。”崔胜铉抬头看向权志龙,“恭喜你得奖。”


权志龙倒是没料到他会忽然说出这样客套的言语来,他挣脱开崔胜铉的手,别开头说:“谢谢。”


“为什么从我手里得到的奖对你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权志龙心下一惊,他支支吾吾地回:“那只是……就是场面话啦……”


“不管是谁给你颁奖你都说吗?”崔胜铉歪头看着他。


“……是啊。”


崔胜铉忽然噗嗤地笑了出来,权志龙回过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蓦地有点火大。


“你不也是喝醉了就乱向人求婚吗?”


崔胜铉没想到权志龙会突然说这样的话,听起来像一个蛮横无理的小孩。他眼看着权志龙说出这句话以后的表情从气愤变得越来越窘迫,咬着自己的下唇别过头,却忘了他还有泛红的耳尖暴露在空气中。


“我可没有呀。”崔胜铉笑着往前凑,“我可是第一次求婚呢。”


权志龙嫌崔胜铉闹心,他挥手像赶小动物一样把身后的崔胜铉赶远点,然后自顾自地在那儿生闷气。


——权志龙你怎么就是管不住你的五毛嘴?


这时候有个女孩子跑着经过了吸烟区,没过多久她又倒回来,着急地冲进来,支支吾吾地讲了一大堆话后才想起权志龙听不懂。


“Oppa, why are you still here? The loudspeaker called you names just now! It s about to be off!”


权志龙大概消化了下她说的话,道谢后抓住崔胜铉的手就跑。崔胜铉稀里糊涂地跟着权志龙跑了起来,在跑的途中崔胜铉看到了灭烟槽,随手就在里面摁灭手里的烟。权志龙回头看到以后,嘴里嘀咕着跑路还顾着耍帅。


“我听到了哦。”


“所以说!你为什么也没发现要登机了!你经纪人都不提醒你的吗!”权志龙气急败坏地说道。


“嗯?我关机了。”


权志龙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崔胜铉,而后者则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他。如果自己关机的话大概舜浩已经在广播站里大喊大叫了,权志龙想。


“反正我只是回家而已嘛,我又没行程。”


可是我有啊大哥!


权志龙懒得和崔胜铉解释,他跑到登机台的时候,已经即将要关闭登机口了,正好赶上了。


走在廊桥里崔胜铉忽然感叹了起来,语气听起来怪不舍得的,要回家了。


“不回家你能做什么去嘛,赶紧走别磨蹭了。”权志龙觉得自己和崔胜铉待得时间长了,都快忘了自己原本是怎样的性格了。


“我们可以去浪迹天涯啊。”


“像Bonnie和Clyde一样。”


权志龙怔愣了片刻,转过身看着站在那儿望着廊外的崔胜铉。


“Bonnie and Clyde?”权志龙问道。


“We ride or die.”崔胜铉回头笑着望向权志龙。


……


“我们没有明天和今夜。”


权志龙心里一惊,他发现自己好像踩进了崔胜铉精心设计的陷阱里。


 




-END-


 


 


 


后记。


终于写完了!祝各位新年大吉,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可以追到最喜欢的爱豆,可以看到最满意的con,继续做一只完美不缺钱的追星狗!


这个其实就是那天我朋友给我算了个命,说我今年要走正桃花了,还说一直缠着我的前任是个煞星。我觉得这个还蛮好笑的,就写了一篇文。


感激蔻八亿同志排除万难为我起了个名字!我知道我的龟毛太难忍了,感恩。


最后哥哥说的话出自R.O.D,其实前面那些看起来很轻松的我早早就写好了,但是结局实在是太难搞了我写了好多个最后还是选了这一个,所以说以后写文必须要先定好结局再想中间的内容呀!


新的一年希望所有爱我的人,我爱的人都幸福美满,遇到真心待你的人。


最后我的名字其实是叫毛儿,不是木耳不是摩尔。



评论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