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权先生最近比较烦「短/完」

五花马换酒:

*腹黑明星崔x情商喂狗颜控总裁权
*关于 包养不成反被压(。
*我能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01.

权先生最近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烦恼。
说是不大不小,但是介于权先生最近啃指甲的频率呈爆炸式增长,连撸猫的时候也会因为思及此事而没控制住力道被小家伙跳起来反抓一掌的情况。

这个烦恼着实带给权先生不小的困扰。

但是对于商战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志龙先生来说,这件小事似乎看起来无足轻重,甚至有点…难以启齿?

一切罪恶的源泉来自权先生包养的小明星崔胜铉先生。

崔先生其人,身高腿长长得好,可邪魅狂狷正气凛然,一双小鹿眼润润地看着你的时候又像粘了蜜一样。

简言之,崔先生堪称一个完美的情人。
权先生在无数次吃着崔先生做的一桌佳肴,心安理得地窝在他怀里就着他的手吃掉一块递到嘴边的蛋糕时,无数次这样想。

然而,食髓知味,堪称祸国殃民的“第八宗罪”,系了个死结把权先生拴在了“我包养的情人只给摸不给上怎么办急在线等”的圈套里。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被崔先生抵在软软的床上吻的七荤八素,就在他把手探进崔先生的衬衣却被对方硬生生握住乱撩的手拒绝做全套功夫的时候,权金主气结。

他甚至想抛去平时冷静自持的体面十分霸道总裁地捏着崔先生的下巴。
你他妈是硬不起来还是看着我硬不起来?

都是二十八九岁的生理发育正常的男人,不滚何撩?

然而,作为一个体贴的金主,男友力MAX的情人,权先生硬生生压下气恼,甚至有一丝委屈。

又一次,崔胜铉操着一副好听的低音炮,以明天你有早会早点睡为由关掉台灯不由分说地把权先生搂在怀里。

下一次,就下一次要是还敢这样,就算你长得再好看也休想阻挡我干一些不怎么正人君子的事。

权先生迷迷糊糊地想。

至于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在崔胜铉面前放低自己的底线。
权志龙表示,作为一个帅气的金主,包容是第一位。


此刻,华灯初上。

权先生撑着脑袋看着新一期财务报表,诺大的办公室没开顶灯,台灯橙黄的光晕懒懒地散在桌上的一方天地。

落地窗外,夜河流灯,众鸟归巢。

钢铁巨兽乘着溢彩流光奔跑着向前,万家灯火中的一盏孤灯又显得多么渺小呢。

权志龙没由得觉得有点闷的慌。

手机提示音响了一下,亮起的屏幕照着权先生黑沉沉的眼睛倏地亮了亮。

跑去隔了半边天的那一方拍戏的“万恶之源”崔先生发来了短信。

占了半个手机屏幕的信息,这时发来,像是算准了时间。

最近很烦恼的权先生粗略扫了一眼那条短信,大概就是那人提醒自己牛奶要用微波炉温好再喝晚上不许踢被子平时别闲的没事儿就啃指甲。

权先生颇为嫌弃地撇撇嘴。

当我几岁呀,崔胜铉。

抬手噼里啪啦给那人回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权先生有一点小开心。



02.

权志龙先生准备搞事情。

准备为自己密谋许久的那件事制定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

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一切还得从崔先生其人说起,从长计议。

和崔先生的相遇其实称得上狗血又三俗。

好像是在一个冬日的夜晚,两旁的路灯连成一道橙黄的平行线,大地披雪,银河倒扣。

权先生紧了紧棉质围巾,推开门离开商店,以一手提着一袋猫粮一手抱着Iye还紧握一杯热可可的杂技姿势慢吞吞往家挪。

怀中的奶猫原本舒舒服服地享受着铲屎官温暖的怀抱,突然像是得了间歇性精神病一样嚎了一声就一个箭步窜了出去,顺带打翻了权先生的热可可,糊了面前的男人一身。

这可算是最糟糕的相遇了,权先生感觉真他妈的尬。

权先生顺着正扒着人家西装裤腿的奶猫看向对方,面前的男人被墨镜挡住大半张脸,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权先生直觉觉得对方此刻浑身僵硬。

毕竟被陌生的猫突然袭击又被一杯陌生的热可可糊一脸已经很吃屎了,然而更吃屎的是那杯陌生的热可可准确无误的正中裆部。

权先生盯着对方一看就知道不是淘宝货的西装裤上蔓延的惨状,想了想,递过去一包纸。

“不好意思啊,要不你自己解决一下。”

最后,权先生还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把人领回家换上一套自己之前不小心买大了的西装。

于是,二十九岁的崔胜铉先生,站在万众瞩目的颁奖台上,手中捧着属于影帝的奖杯,穿着不属于自己的西装,想着方才那人低下头时头顶可爱的发旋,心情复杂。

也是当天晚上,权先生在沙发上瘫成一坨软骨,一边撸猫一遍摁着遥控器换台。
然后,就看见了那个男人,穿着自己的西装,在台上站得笔挺,目光灼灼。

原来是演员啊,怪不得这么好看。

接下来的一切在权先生看来就顺理成章了。

米尔格伦的六度分离理论,最多通过五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

顺理成章地利用人脉牵线搭桥,成功和崔先生建立了关系。

说得甜蜜一点是谈恋爱,但介于权先生对谈恋爱本身并没有任何具体概念,成人一点说,就是你情我愿的包养关系。

权先生似乎并不纠结为什么炙手可热的新晋影帝崔先生为什么没有按照肥皂剧的标配情节一脸愤恨地一口回绝。

并且心大地没有仔细思考,为什么那晚会有一个戴着墨镜全副武装穿着价格不菲的西装的男人出现在通往居民区商店的路上。
毕竟,奶猫也会冲着陌生男人发情,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但果然,我们还是要感谢相遇。

所以说,权先生时常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崔先生从来不主动要求什么,权先生一脸正直地赞赏对方这种不为金钱所迷惑的大无畏精神。

要非得说出崔先生提过什么要求,那倒还真有,并且仔细数数的话,还不少。

崔先生不允许权先生夏天不盖被子开空调睡觉,崔先生不允许权先生冬天喝没有加热过的牛奶,崔先生不允许权先生在没有自己的陪同下去酒吧,崔先生不允许权先生在公司应酬的时候和别人有过多肢体接触,不论男女,公司应酬又不需要权先生出卖色相……

真跟养孩子似的。权先生刚想反驳自己成年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然而想想刚刚夸赞过崔先生的人是自己,并且看在对方长得这么对得起观众的份上,咬咬牙一一同意。
并且一以贯之地遵守着。

想到这儿权先生有点憋屈,自己对崔先生设定的条条框框言听计从,一点没有一个总裁兼金主的样子,而崔先生对自己的态度却一直很奇怪。

并不是说崔先生不温柔体贴,毕竟连权先生也没有料到崔先生其实是一个居家好男人的典范。
俗话说就是,霸占着男一的脸还有男二的性格,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就差一个上床。

然而依旧有奇怪的地方。
像是有一次,权先生像之前每晚一样例行窝在崔先生怀里看财经频道,崔先生剥下一瓣新鲜的桔肉,递到权先生嘴边,权先生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靠想象去寻找那片桔肉,然后顺便“一不小心”舔到了崔先生的指尖。
权先生的眼睛亮了亮,坏心眼地吮了一下崔先生的手指。

“甜的。”

然而崔先生却僵了一下,居然直接把他推开了。

权先生倒在沙发另一头,觉得奇怪的同时又暗自好笑。

长了一张操遍天下的脸,居然这么纯情?

所以说,崔先生的态度真是既可爱又操蛋。

像是买到一根糖葫芦,却只是舔掉外面附着的那一层甜腻的糖衣,浅尝辄止。

然而,柔软酸甜的内瓤却已暴露在空气中了。

权先生讨厌暧昧不清的一切,能用身体解决的问题又何必费尽口舌地去诠释那冰冷的三个字。

被人搅动情绪的感觉并不好受,一直以来他总是以一个掌控者的姿态,冷眼旁观一个又一个陌生人带着不同的面具进出他的世界。
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却连一袖清风也不曾带走。
他藏在无人踏足的内核里,运筹帷幄,缄默不语。

尘世间千百种风流,摊上一个“情”字,最后不过落叶归根换得一个作茧自缚的下场。

权先生二十八岁的时候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到头来还是抱着被子想着关于崔先生的一切,想了一个晚上。



03.

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

权先生看着手机屏幕上争先恐后跳出来的花花绿绿的新闻。

“崔影帝新戏开拍,战地情侣缠绵悱恻令人动容”
“假戏真做?爆当红演员崔胜铉与新戏女主私下互动亲密”
“爆料!扒一扒影帝崔胜铉的情史”
诸如此类。

这他妈都是啥?

权先生和手机大眼瞪小眼,终于通过迈一步子的长度分析出图上的那个高瘦背影确实是姓崔名胜铉的某位先生,顺便自动无视了身旁的娇小女人。

权先生接手娱乐传媒公司这几年,同样的套路走马观花看下来的排起来能绕地球三圈,无非是些无良媒体昧着良心取的新闻标题,被偷拍的照片糊得妈都不认识。

众矢之的,虚假也能吹成千真万确的事实。

不过出道十年片叶不沾身的崔演员倒是第一次碰上这种花边新闻。

不过那又怎样,我的人依旧是我的人。

权先生给了手机屏幕一个王之蔑视的表情。

被他摁灭的屏幕忽又亮起,来电提示是“崔先生”。
权先生扯了扯嘴角,觉得自己还是要做出一副有些生气的样子。

“那些新闻你都看到了?”
崔先生的声音依旧好听,但像是掺了点冰渣子似的,冷冷的。
大概谁出了那档子子虚乌有的事都会心情不好吧,权先生无比体贴地想。

“看到了。”

“所以呢,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也不给我打电话?嗯?”

“嗯”字发音醇厚,尾音又勾了一丝凛冽的气息,权先生心猿意马。

“唔……我会帮你把消息压下去的?”

电话那边半晌没有声音,然后权先生听到了通话被挂断的忙音。

!!!
我真是日了Iye了!!!!!!!!
崔胜铉居然挂他电话!???????

权志龙觉得他作为崔胜铉先生的金主兼正牌男友遇到这档子事儿还能一不闹二不哭三不上吊地选择一个折衷的解决方案已经可以立地成佛了。

然而作为被拍到和别人暧昧不清的照片的正主居然还打着跨洋电话跟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最后还把电话给掐了。

这他妈都叫啥事儿啊?



04.

权先生开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崔先生。

那人颠倒黑白地拍了将近一个月的戏,打着飞的从地球的那一边连夜赶过来,竟然也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

吼,长得好看就是了不起。

权先生侧了侧身让他进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去调空调温度,就听到身后传来崔先生的低音炮:“你生气了?”

权先生的步子顿了顿,若无其事地开口:是不是你的脑子还处于南半球时间的睡眠状态,我生什么气?”

得,开口就是火药味儿。

崔先生偷笑,放了墨镜围巾帽子大衣等一切物什,心安理得地往沙发上一坐。

“过来,抱会儿。”

抱你妈,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挂我电话,谢谢。

崔先生秒读权先生面部表情的技能大概已经满级,于是当机立断把居高临下睨着他的权先生拦腰搂到怀里。

“你现在什么心情,”崔先生把下巴搁在权先生的肩窝上,声音低低的竟然听出一丝委屈,“我出了那些新闻,听到你跟我说得那句话之后我就是这个心情。”

“…什么心情什么这个那个哪句话你说的哪国鸟语?”

“鸟语没有,鸟倒是有。”崔先生叹口气,一本正经地耍流氓。

“……”

“还有啊,之前公司酒会上,那些围着你敬酒的人看你的眼神你到底有没有注意到?”

什么眼神又怎么不对了!?你的那些萝莉粉女友粉老婆粉阿姨粉妈妈粉男友粉爸爸粉看你的眼神才不简单好吧?

“别反驳我,听我说。”崔先生伸出一根手指抵在权先生唇前,“还有那些以各种理由约你出去喝酒的人,那些烂到爆的借口你到底听没听出不对来?”

“所以说,我和那些人对你而言,究竟有没有区别?”

“一个人的好那么少,怎么能够分给你遇到过的所有人。”

崔先生的话,一字一句,敲在权先生心上。

“你和他们当然有区别。”权先生想也没想。

“哦?”崔先生笑了笑,“有什么区别?”

“…就你敢这样压着我。”权先生抬腿踹了踹搂着他的人。

“………”

“还敢挂我电话。”权先生认真地想了想,挑眉补充。

崔先生无语凝噎,顺手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些。
“算了,我换一个问法。昨天你看到我的那些新闻,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消息传得太快了,不太好压。”

“说实话。”

“这他妈哪个小贱人敢动我的人我反手一个煤气罐唔…………”



05.

权先生不太想回想那之后他是怎么被崔先生吻的迷迷糊糊扔到床上,然后被身体力行地教导“只有不敢压我”这句话应该说成“我只让你压我”,“还敢挂我电话”应该读作“我只允许你一个人挂我电话”。

权先生也不大清楚自己是怎么在晕晕乎乎的状态下记下这几句话的,只记得崔先生的嗓音和低喘很好听,自己的眼眶热热的,大概是哭了。

操,总之就是很丢人。



06.

权先生最近有个大大的烦恼。

为什么准备了这么久把人吃到手,结果自己反而变成了下面的那个?

唉。

权先生最近比较烦。

并且,还会继续因此烦恼下去。


——————————FIN——————————

评论

热度(248)

  1. 此号已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