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德哈】【ABO】《让你装B》 03

青有红:

003


 


 


哈利在一种极端茫然的状态下被拽出了教室,并在被连拉带拽的带到隔几间处的一间空教室的时候,都没能回过神来。


虽然在离开教室之后,那种腿软燥热的感觉已经渐渐消失,但他的脑袋里装的仍旧是无法思考的一团浆糊,造成这个现状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愤怒的马尔福。


“你想干嘛?”被一把推进门里的时候,哈利警惕地抽出了魔杖。


在他对面,德拉科反手关上门,面无表情地盯着哈利。如果有可能,他想把这个Omega按倒在床上,狠狠地操/到他只会呻吟,连一个字都说不出,让他知道,作为一个Omega到底该如何保护自己。前提,这个Omega不是波特。


所以,他只是平静地说:“没想干嘛。”


哈利抓着魔杖没敢放,虽然马尔福没有俗套地说想干你之类的话,但是他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扑过来咬死他了。希望马尔福没有狂犬病,哈利惊魂未定地想。


但事实上,德拉科异常的平静。面无表情,语调平坦毫无起伏,但也正因为这样,让他看起来竟然莫名显出Alaph本应有的压迫感,像平静无波的海面,所有汹涌的愤怒都隐藏在几万英尺下,深不见底。


没有理会一脸紧张的哈利,他自顾自地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双腿伸长了,交叠在一起,像在享受一个下午茶一样闲散优雅,然后伸手示意道:“先坐下,波特。”


看他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打算,哈利迟疑了一阵,然后犹犹豫豫地坐到了对面。


德拉科将手肘搭在桌面,十指交叉,若有所思地抵在了下颚:“我猜你并没有好好的了解第二性别?”


没有犹豫,哈利无比诚实地摇头:“没有。”


有那么一瞬间,德拉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称赞他大无畏的精神,但是显然,肆意地攻击自己的对头才更符合他的美学。于是他点点头,说:“令人感动。”


“什么意思?”哈利皱眉。


德拉科假笑:“为你不知者无畏的精神。”


“我恰好以为这叫做勇敢。”


“我恰好以为这叫做无知!”德拉科猛地站起来,发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后,他重新坐回去,面对着不以为然的哈利,他放沉声音说,“曾经,第二性别广泛的存在于所有人类中,但是现在,如你所见,只存在于魔法世界。”


“为什么?”哈利没想到他突然给自己科普起了历史,略感好奇地发问。


“……如果我没有记错,宾斯教授在魔法史上教过。”


“不好意思,睡着了。”


“那就闭嘴,听我说,OK?”


哈利摊手,示意他继续。德拉科清清嗓子,继续说道。


“作为第二性别来说,Beta暂且不论,Alpha和Omega几乎是必须结合的两个性别,后者每年会有一个固定的时期进入发情期,而前者会极大幅度的受到后者发情期的影响,被动的进入发情状态。说实话,这并不符合人类一直以来的进化规律。”


哈利缓缓皱起眉:“怎么说?”


德拉科勾起唇角,略带嘲讽地说:“人类的进化是一个逐渐摆脱兽性的过程,但是第二性别本身就是极其兽性的存在,所以麻瓜们逐渐丧失了第二性别,这并不奇怪。”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你在麻瓜世界长大,不了解第二性别,我可以理解。但是既然你已经来到霍格沃茨,又觉醒成Omega,我不明白……”邓布利多怎么会放任你什么都不知道的伪装成一个Beta,并不是有抑制剂就可以高枕无忧。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很疑惑地皱起眉,这个问题,他实在是想不通。


“不明白什么?”哈利身体前倾,追问道。


“算了,”德拉科淡淡地瞥他一眼,继续说,“所有人都该知道,一个人魔力的高低并不会受第二性别影响,而又有太多的魔法,可以对抗第二性别带来的兽性,因此这对于我们来说,仅仅是再一次的性别分化。”


“就好比,你是个Alpha,我是个Omega,虽然我肉搏打不过你,但是用魔法你不一定赢得了我。”哈利说。


“……虽然这个比喻我不太喜欢,”德拉科抽抽嘴角,干巴巴地说,“但是可以这样理解没错。”然后他干咳两声,补充说,“但是Omega还是有些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你需要伪装成一个Beta的原因。Omega的发情期除了标记和抑制剂以外,几乎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而一旦进行标记,他们又极易受到Alpha的影响——”


“所以我装成了一个Beta。”哈利打断他,胸有成竹地说。


德拉科瞪着他:“你以为有了抑制剂就可以随随便便的装成一个Beta?”


睁大眼睛,哈利犹豫地说:“难道不是?”


“……”


德拉科再一次确认,自己和他作对六年果然不是意外,因为波特就是如此欠打的一个人,现在或许可以再加一个形容词——欠/操。


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尽力平静地说:“即使是邓布利多,如果他是个Omega,进入发情期也会手脚发软——”


“可是我明明还有力气拿起魔杖,那天你撞见我的时候,我觉得我甚至还能给你一个昏昏倒地。”哈利嘲讽地打断他。


“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识过真正的发情期,”双眼微眯,德拉科勾起一抹略带恶意的笑容,“到了那时候,别说攻击,你会在情欲的控制下,自己撅起屁股求着Alpha来操你。尤其是你这种一直依靠抑制剂来压制发情的雏。”


“……”


如果不是过去六年来,他们之间的气氛一直不太对付,哈利几乎以为他是在调戏自己。但这是不可能的,不安的在凳子上挪动了一下,哈利咽了口唾沫,有些尴尬地说:“你不觉得你的用词用些粗鲁?”


甚至粗鲁得不像个装模作样的斯莱特林,哈利默默地想。


“不觉得,”德拉科翻了个白眼,“等你到了那一天,就会想起我今天的话,然后会在一个陌生的Alpha身下后悔得痛哭流涕,就因为你不懂得该如何从Omega的天性中保护自己。”


哈利没说话,脸色发青。德拉科倒是很满意这一点,挑高眉头,得意洋洋地说:“就你这种菜鸟,妄想凭借一瓶抑制剂就能装成Beta,简直是太天真了,波特。”


哈利僵硬地微笑了一下,努力告诉自己要心平,要气和,做人不能和雪貂计较。做格兰芬多不能和斯莱特林计较。


“这么说,你很有经验喽?”


德拉科挺直腰背,不无自豪地回答:“当然。”


哈利击掌,看着他说:“那看来,我们可以组建一个装B互助小组来加深交流,分享经验。”


“……”德拉科懵了一下,片刻后,茫然地反问:“虽然我并不介意你向我求助,但是——互助?你能帮助我什么?”


哈利语塞,然后他眨眨眼,迟疑地说:“总之,也许我一定会派上用场?”


德拉科冷笑了一声,嘲讽道:“总之这个词用得真不错。”


哈利哼了一声,恼火地说:“总之,我决定叫它双边互助小组!”


德拉科纠正他:“是单边协助小组。”


“双边互助!”


“单边协助!”


“双边!”哈利从椅子上站起来,“并且不接受反驳!”


 


当然,这个问题最后也并没有得到解决,因为在麦格教授将那个倒霉的Omega送到医务室后,在空教室里把他们两个人抓了个正着,并且用一种十分可怕的抓奸般的眼神警告了他们——


“最好不要在课堂上擅自离开,看在情况特殊的份上,既往不咎,但是没有下次。”


哈利一时间不知道究竟是该先说明,并不是自己愿意离开的,还是该解释,自己和马尔福之间清清白白,只存在纯洁的敌对关系……哦,不,现在多了一个双边互助小组成员的关系。于是哈利选择了沉默。


下一秒,他后悔了。因为在警告完毕后,麦格教授慷慨的给他们一人扣了2分。


瞧瞧,我们格兰芬多的院长多么的公平!低垂着脑袋走回教室的时候,哈利想到了自己因为马尔福而被罚的禁闭。果然是没天理了。


而雪上加霜的是,在走进教室的那一刻,面对着无数同学齐刷刷的,寻找奸情的眼神,哈利突然意识到,如果再不解释清楚,这事要没完了。于是,冲着自己红头发的好友,哈利几近崩溃地说:“如果我说我刚才和马尔福出去打了个架,你信吗?”


罗恩没有说话,只是拍着他的肩膀,露出了一个“我懂”的表情。


“……”哈利面无表情地拍开他的手,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一眼一脸无辜的德拉科,最后面无表情地转回前面。


现在他知道了,他首先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给后面的这个马尔福来一个干脆利落的索命咒。然后再给他自己来一个。


 






TBC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