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TG】万万没想到(一个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超有趣!

M_m_a_y:

蛮久没写过这种段子文了


让我差点忘了自己是一个被情怀耽误的段子手


友情提示:阅读此文时请远离食物饮品人群,公共场合要克制自己的笑声,在上课的都给我关了!


猫猫哒


 


 


 


万万没想到,飞机撵大炮。


 


姜大声从没如此怀疑过这个世界。


他过长的刘海挡住了彷徨的眼神,就连一直高挺的鼻梁都有些塌了下来。


“哦,上帝啊!”


他仰头叩问他的神,企图得到一点慰藉,却只被秋风扫下来的落叶扇了一个响亮的大嘴巴


 


事情的起因是上周五的一节莫名其妙的换课,主修的古汉语和辅修的广告设计不约而同的把课调到了第七八节,一个午觉醒来眼角还挂着屎的他被睡在上铺的东永裴一本古汉语词典砸到超脱三界,又被这骇人听闻的消息吓到不在五行。


对此,他十分妥帖的表示,尼玛老子那叫眼屎!眼屎!


接着是去大崔老师那里寒冬腊月还是去小权老师那里四季如春又纠结了好久,虽然对于问题的定义就已经不能再明显,他还是相信时间能给出答案。


然后果然,他出现在了权老师的美术课堂上。


最后结果,就是周一疲乏的早上,大崔老师用尽了他毕生所学的语言功底给他从头到脚损了个结结实实。


据前线东记者发来的报道,那独特的老烟嗓字字珠玑,一句一句就像是破碎锤一样砸在姜大声的胸口。


那人说,你把门帘剪成后脑勺我就认不得你了?上课到现在了,面都没露一下,你那头发都把鼻孔遮住了还能不能出气啊?别以为一叶障目我就看不见你昏昏欲睡的双眼,我就纳了闷了,是不是你眼睛小看消息都只看一行啊,我留作业下面那行通知就死活看不见?卧槽!你还是别掀开你那头帘了,我看见你的眼睛就想给你面前的铅笔盒里扔两块钱。


一整个阶梯教室都洋溢着相声现场气氛,一旁的东永裴被这教科书式的骂人方式逗得顶到天花板的头发都笑歪了。


苦逼的姜大声躲在他的刘海后面,做不得声。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周三炎热的午后。


顶好锅盖以防随时挨打,带好旱冰鞋准备随时开溜的姜大声捧着比辅导员毕业论文都要厚的检讨战战兢兢挪到了他崔老师办公室门口,一只手都要摸上门把手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他小权老师的声音。


“听说你因为我的学生来上我的课而当众羞辱了他?”


姜大声简直要为他替学生抱不平的老师送上一面锦旗,而感动之余,也对小权老师不太严谨的用词感到一丝尴尬——毕竟想要崔老师“羞辱”的女生可不占少数。


“学生没来上课,老师教育几句天经地义啊。”


听着这声音他就烦的牙根痒痒,又不可控制的习惯性从后脊梁骨窜上来一溜冰碴子。


“课时冲突了上我的课不算上课啊!”


“他主修汉语言文学。”


“主修个粑粑!你他妈脑子里面漂拖鞋啊!辅修课不是课啊!逃我的就行啊!就你的不行啊!”


我的天哪!


他简直要为小权老师短小精悍的新华字典式骂街方式做张专辑了,带劲的偷听的时候还不忘感叹简直是甩他崔老师几条街啊。


“行。”


突然里面就传出了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


“我这就告诉你行不行。”


不得不说,崔老师压下嗓子说话真是性感的过分,可此刻他没什么心思去关心性感不性感,听动静里面的火药桶貌似已经炸了,椅子被人带倒,桌上的书本文件被扫落一地,紧接着人的肢体被狠狠砸在桌子上。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他焦虑的打转转。


这下崔老师谈判不成恼羞成怒动起手来,大中午的整栋楼连保安都回去睡午觉了,看起来就不太耐打的权老师一定遭了秧。


姜大声想要推门而入制止这场斗殴,可转念一想看到平时一本正经的老师动手,不就等同于抓了老师的小辫么,这万一要是让崔老师这爱记仇的人灭了口,他这辈子都别想大学毕业了。


理智战胜了良心,思来想去自己下半生的幸福貌似比权老师漂亮的脸蛋重要得多,他也就强迫自己把心放在骨盆里边,调转方向一步一步远离了案发现场。


 


 


万万没想到,世界真奇妙。


 


“我真怀疑崔老师那样的人是怎么讨到老婆的,强抢民女还是坑蒙拐骗啊,跟他在一起的人简直就是在拯救世界!”


“你得了吧,人就说了你两句,脸皮这么薄不是还有刘海挡着呢,怎么就老跟过去过不去呢。”


东永裴唆了他的西瓜汁一口,又补了一刀。


“再说了,你眼睛那是确实小。”


坐在对面的李胜利笑得见牙不见眼,把大腿都快拍熟了,面前的古汉语字典自打坐下就没翻过页。


“哈哈哈哈哈哈哥你们真的太逗了。”


“滚,跟我说话的时候把眼睛睁开!”


“哈哈哈哈哈哈哥,那是因为你没睁眼睛。”


姜大声抄起自己的诺基亚,场面一度有些失控。


 


“说真的,崔老师是不是早年精神上受过什么刺激,精神病院没看住所以跑出来报复社会啊?”


冷静下来,他又开始纠结方才自己听墙脚的内容,隐约透露着对小权老师的担心。


“哥,当心他知道了你猜透真相,是会跑来灭口的。”


“我说,你们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一点。”


成熟的东永裴放下手里的热牛奶站了起来,抖抖夹克清清嗓子。


“跟你们宣布一件事情,我脱单了。”


“噗——”


李胜利嘴里的冰咖啡喷了姜大声一刘海。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姜大声从容的拿起卫生纸一点一点的擦拭着。


“如果是妈卖批的话就不要讲了。”


“你裤子拉链开了。”


……


 


要说姜大声这孩子,那事实上是个好孩子,放心不下两位老师的他最终还是跑了回去,一边警告着自己这次不能怂,一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里面只有权志龙一个人蹲在地上拿卫生纸擦着地,估计是刚刚动手的时候带倒了桌上的咖啡,哼,就知道崔胜贤是这种做了孽拍拍屁股走人的混蛋,你看他小小一只的权老师蹲在地上多委屈。


“啊、大声,你来啦。”


“权老师,您……”


“你们崔老师去洗手间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老师,您没事吧?”


“哈?”


姜大声一咬牙,把自己内心所想讲了出来。


“我刚刚来交检讨,听到您和老师在吵架,完了就打起来了,想看看您有事没。”


权志龙的脸倏地红了起来,蹲在地上头快要埋进自己的裤裆里。


“啊,没事没事我硬了哦不我赢了,他现在蹲厕所哭呢,你手里这是要交给他的吧,放这一会他回来我给你甩他脸上。”


就这么被赶出办公室的姜大声一路上还在想,崔老师能被这么弱鸡的小权老师打倒,该是哭晕在厕所了吧。


 


发现事情不太对劲是在一个星期后的美术课。


权老师热情洋溢的授课被一通电话打断,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别的同学不知道,可姜大声不能听不出来电话那头粗糙的老烟嗓。


他在想这被揍哭了之后就见天的打电话,崔老师莫非是个碰瓷的?


可是一脸春光的回来的权老师又让他纳了闷,难道……权老师也不太正常?所以才会被碰瓷还开心的像个傻子,掉在嘴唇外边的牙龈怎么也收不回来。


但事实好像又不是这样。


某一次决定去教工食堂吃一顿改善生活,本质上是害羞的姜大声挑选了最角落的一组座位,然后惊讶的发现,他的两位亲爱的老师竟然坐在一起吃饭?


Excuse me?


聪明如他几乎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不打不相识。


但是权老师你为什么一直抢崔老师的排骨啊,你碗里的红烧肉比他的还要贵五毛钱啊!崔老师你为什么不给点反应啊,被打趴下了也不用这么怂吧!还有你们笑什么笑啊,吃饭不可以好好吃非要像李胜利那样讲笑话吗?权老师你的米饭喷到汤碗里了你到底有没有看到啊!


姜大声第N次觉得,他对这个世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万万没想到,节操不见了。


 


“那朵蘑菇,把你手上拿的小纸条交上来!”


那天过后,崔老师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找他的茬,就像现在,自己只是给东永裴那个智障默写一首儿歌,就被那男人抓个正着。


凑巧的是,赶来送优盘的权老师正好打断了将要把纸条内容念出来的男人,那人饶有趣味的打量了一会,带着坏笑张了嘴。


“小白腿,白又白,两根腿毛竖起来……”


“我去你大爷的你脑子糊了屎吧!”


看吧,看吧,权老师总是这么爷们。


不过崔老师这样的神经病怎么会懂得自己挨骂了呢。


“骂骂咧咧真可爱。”


教室里一片尖叫。


至此,雾里看花的姜大成终于拨云见日,讲台上两个人的关系在他直来直往二十年的大脑里柳暗花明。


原来他们,是在一起的啊!


他远远地看着时常精神错乱的他的崔老师的眼睛,里面星光闪烁,柔情百转,倒映着时时刻刻都精致满分的权老师红透了的脸。


两人在众人“亲一个”的起哄声中道了别,脸红的人开门离开,台上的人清了清嗓子,继续一本正经的讲着枯燥乏味的古汉语,只是上面下面的人大都心知肚明,他们那个高冷毒舌的崔老师大概是渐行渐远了。


李胜利一拍大腿,终于明白了自己表白不成功的原因,决定下课就赶去求教他们的情圣老师如何表白。


还没有从世界观崩塌的巨大冲击当中缓过来的姜大成发觉自己大概再也无法正视这个世界,又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那一天的打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课上不下去了!


干脆转学吧!


他要怎么接受还算得上高大的崔老师被他可爱的权老师操哭在办公室最后还只能独自跑到厕所黯然神伤的现实!


还有某一次尿尿恰巧碰到的崔老师的大茄子!


完全没有想过那句话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小受受占的那点口头便宜。


这世界太疯狂了!


 


 


 


END



评论

热度(55)

  1. soulmateToGetherM_m_a_y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超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