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木偶[短/旧/渣]

M_m_a_y:

看一次就会爱一次的文章,湿漉漉的,酸溜溜的,甜丝丝的。


橘子只剥阿缺:



/十热度一更新以鞭策/3842字




*
崔胜贤被赋予了人格。




在他有记忆起他就比权志龙高小半个头;他的眼睛很大很迷人,眼睫毛很长很浓密,嘴唇大概也是女人痴迷的类型。




权志龙告诉他:你是崔胜贤,我是权志龙。权志龙是崔胜贤的爱人。




崔胜贤不会知道,权志龙起的这个名字似无意却也刻意。这是突头突脑想出的名字,况且崔是崔胜贤的崔,胜是崔胜贤的胜,贤是崔胜贤的贤,和曾经的男人不会有任何瓜葛。




崔胜贤实质是添加了柔软与魅力的木偶,然后在躯体的核心铭刻了权志龙三个大字,仅此而已。




木头人不能进行太复杂的思考。当崔胜贤开始发呆的时候,权志龙已经给他安植上了头发,是乖顺的栗色。




*
因为是崔胜贤,所以可以在权志龙身边陪着做任何事。




他们一起逛街,权志龙要他搂住自己的肩。去吃甜得发腻的西点,权志龙要他把勺子伸过去喂自己。在店里,权志龙尽情发挥着自己的另类时尚天赋,将所有的元素强加在崔胜贤身上。崔胜贤从试衣间里花枝招展地出来的时候,颜色太过鲜艳晃了自己的眼,滑稽又可爱。权志龙笑着捂住了肚子,笑得快趴到了地上,笑着挤出了眼泪。他说,如果是那个人的话打死也做不了这些。




因为崔胜贤没有心,没有味觉,没有面子没有羞耻心。所以可以做到。




权志龙最终买回了新的家居服和牙刷毛巾等日常用品,都是双份的。权志龙告诉崔胜贤,要适应真正人类的生活。




*
崔胜贤的睡衣是粉红色的女士款,本来的连身长绒裤穿出了紧身七分裤的即视感,紧得一时半会脱不下来。权志龙看着他解得认真却又困窘的模样忍俊不禁,主动上前替他解开。




权志龙无耻地要求崔胜贤在他身下。




崔胜贤的眼珠子轱辘轱辘地转,难得说出一句含义深刻的话。说我不喜欢骑乘式。




去死。权志龙白他一眼,潮红着脸艰难地跨上去。




权志龙是妄想反攻的失败例子,他觉得崔胜贤有点硬。




崔胜贤过分走心地做着,似乎越仔细对方就越能发出百倍兴奋的令自己依赖的叫喊。




但是?




他在说什么?大概是在叫名字,可是名字里面没有崔没有胜没有贤,那就不是自己的名字。那会是谁的名字呢?




崔胜贤的脑回路至此断掉了,情况不容许他多想。于是体贴地以身体包裹住对方的温热,想要像人类一样美梦一场直到天亮。




*
某个闷热又潮湿的未大亮的早晨,呼吸着大量的二氧化碳走进森林深处。




崔胜贤觉得空气是温润的,却已经黏腻得渗透了自己的躯体。崔胜贤对只顾着埋头向前猛冲的权志龙说,天气好闷,好像会下雨,为什么出来?




权志龙匆忙的脚步停滞了几秒后放慢了脚步:大概,就是要下雨才过来。




那我们要去哪?




跟着走就是了。




你真的知道路吗?




大概吧。按着直觉走,横冲直撞地走也总会到达的……




崔胜贤看着权志龙越来越放慢脚步,逐渐大口大口地喘气,转而望向他。




背我。




崔胜贤躯体的某处很沉重却意外地温暖。肩上人平稳地呼吸着,热气吐在脖子上。权志龙睡着了不能引路。如他所说,还要靠自己横冲直撞一阵子了。




*
权志龙醒来时躺在木屋里的小床上,周身都是暖和的。
崔胜贤生了火,看着权志龙慢条斯理地从床上蹭起来,道,就是这里没错吧?




不错。




权志龙下了床,寻到了角落,由细绳牵连起来的照片就被拉了出来。表面是滑腻的,长了青苔。权志龙以食指和拇指捏起,诧异地睁大了眼睛。说幸好过来了,不然都能长蘑菇出来。




崔胜贤凑过来看。合照上陌生男人的脸很模糊,但是权志龙笑得很好看。崔胜贤在脑内迅速地拿这个笑容和记忆中的进行比对,无一重复之处,是他没见过的笑容。
崔胜贤看着照片出了神。权志龙拿着一串串照片清理后重新挂上,崔胜贤还是停滞在之前的状态。




权志龙碰碰崔胜贤,问他:你怎么了?




权志龙手上的水气蒸发干了,崔胜贤才呆滞地对自己说,志龙啊,我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听不进去,你帮我看看吧,好像太潮湿了。




权志龙顺着流畅的线条打开了崔胜贤的身体,发现心和眼都长了蘑菇。




崔胜贤很诗意的说,那是内心的眼泪和忍住的眼泪生成的产物。




权志龙没有说话。




*
下了雨,雨点就吧嗒吧嗒密集地落在叶片上。雷声渐渐出来了。




崔胜贤这才发现权志龙害怕打雷,看着小小的床上在自己的身边蜷缩的小小的人。他的手拍拍权志龙的脑袋,开玩笑企图缓和紧张气氛。




顶撞父母才遭天打雷劈,你怕什么?




权志龙默默向里继续缩,我就是怕,不顶撞也怕。




那我不在的时候也有雨天啊,你不怕吗?




权志龙愣了愣,怕是怕……




两只手环抱住崔胜贤有些潮湿的身体,你会保护我吗?




会啊。崔胜贤顺着权志龙的背,瘦瘦的骨头很凸出。那你喜欢我吗?




权志龙没有直接回答他。崔胜贤,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不假思索地说。




骗人。权志龙的手在崔胜贤胸前画圈圈。崔胜贤你没有心。




没有心就不能喜欢吗?




没有心就没有感情。




我的身体里刻着你的名字。




你还是没有感情。




我有的!崔胜贤说得很急切。没有心的话你帮我装一颗,好不好?




权志龙说,崔胜贤我想睡了,帮我堵一下耳朵。




崔胜贤动作轻轻地帮他塞住,觉得自己可能又要长蘑菇了。




*
崔胜贤终于见到了那个男人。




天气是阴,工作日期间,游乐场人不多。权志龙喜欢游乐场。他拉着崔胜贤掠过了过山车去了旋转木马。木马坐不下两个男人,于是权志龙在白马上晃荡,崔胜贤坐在他身边的狭小的南瓜车里。




志龙我好挤,要挤散架了。




权志龙单只手抓住了旋转木马尽力向外舒展,放纵地笑着。说,你是我用超强502沾出来的无敌产物,不会散架的。




解脱了的崔胜贤的右膝盖果然弯曲了。正当权志龙弯下腰替他扳正的时候,十二点钟方向女人正在顺着一个大吐特吐的男人的背。边拍边说,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你不能坐过山车。




这两个人好搞笑噢。权志龙循着崔胜贤的声音下意识地抬起头,忽然站直了身子石化了。
诶?




男人女人走近了些,也定住了。




好久不见。男人说。




好久不见。权志龙还忍不住加了对方称呼。




崔胜贤这才正视了对方,正视的瞬间膝盖竟然又恢复原状了。这个男人比自己矮一点,脸好像和自己有点相近。




名字没有崔没有胜没有贤,是权志龙夜晚时常叫唤的名字。




崔胜贤沉默着看着面前人僵硬的脚演技。




你好我是权志龙。好久不见。




你好我是xxx。好久不见了。




女人加入了战营,你们好我是xxx,很高兴认识你们。
崔胜贤是最后加入混战的。你们好我是崔胜贤。崔胜贤是权志龙的爱人。




*
和两个人简单告别了就拉着崔胜贤去了沉默的森林。




权志龙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边走边嘀咕,去他妈的土豪修个木屋子都那么远。




权志龙抿着唇环顾着木屋子的四周。崔胜贤还是对着权志龙的笑发呆。




权志龙说,我要把它们烧了,都烧掉。现在就烧。




别,崔胜贤理智地提醒他,那个,会引发火灾的。




也是。那我们去河边烧,烧成灰扔河里悼念他。




悼念他?




对,断子绝孙七窍流血而死。




*
河边风很大,打火机楞是点不燃的权志龙快急哭了。崔胜贤用自己挡风,顺便遮住了权志龙大半的光线。权志龙蹲着的姿势在他怀里摆弄了打火机良久。




崔胜贤趁权志龙不注意把烧了一半刚刚好的权志龙的笑容塞进了身体的缝隙里面。




权志龙的表情总是变来变去的很滑稽,他说自己眼睛里进了沙子,他说烧的烟熏到了眼睛,但总归是哭了。




权志龙的声音很闷,来崔胜贤我给你念黑历史。




大声念起来:这是你离开我的第三十二天……




崔胜贤没有帮他抹眼泪,他的脑回路正常起来。




权志龙继续说,崔胜贤你和他一点都不一样,不一样。他像你这样多好。




一点也不好!




崔胜贤生气地踏着越来越弱的火苗,把还未烧尽的曾经连同权志龙的声音一起扔到河中,艰难地与水溶解。




你喜欢黄昏鬼混吗?崔胜贤问权志龙。我们现在就回家。




*
崔胜贤问身下的权志龙,我是不是他的替身?




权志龙没有直视他,我不知道。




崔胜贤真的恼了,歇斯底里地凶他:你骗我!




韩国的方方圆圆的文字不足以表达他的愤怒,博大精深的汉字也是。反倒是那英文词组,简单又粗暴:




You lie me!




权志龙哭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真的很好。




崔胜贤背过身不再理他。权志龙哀切地摇他的手,还是放弃了。




*
权志龙收敛了很多。崔胜贤还是走心地做,也只听得他的闷哼。男人的名字也没有了。




逛街也还是搭肩,甜品也还是勺子喂,也常购置双人份物品,但就是不说话。权志龙不语,崔胜贤也沉默。
记得有一个雨天,红绿灯很朦胧。权志龙的伞大半给了淋雨会发霉的崔胜贤。




马路对面好巧不巧还是那对男女。女的向对面挥手,男人也挥手,权志龙不知觉地咬唇,也还是挥手回应。




权志龙又嘟囔,他妈的又出现了啊。




崔胜贤看着这一切,突然笨重的身子就直直地倒下来了,雨伞被挂住牵扯过来掩盖了自己的表情。




*
一朵蘑菇,两朵蘑菇,三朵蘑菇……




九朵蘑菇,十朵蘑菇,十一朵蘑菇……




你在干什么?崔胜贤不能动。




权志龙说数蘑菇。数着数着数出了一张残缺的照片,权志龙的。




权志龙半天不发话。




你怎么了?




没什么,数错了,重新数。




崔胜贤回过头去,权志龙我听说日本可以和任何东西结婚,我们去日本吧。




不要。权志龙把照片放回崔胜贤的身体里。数好了,有十八朵小蘑菇。




我们煮汤喝吧。




毒死你。




我们一起死。




不行,你是木偶死不了。




为什么死不了?




你没有心。




又是心?没有心就没有一切了吗?




大概……是的。




我有心了啊?




心在哪里?




在这里。崔胜贤指指自己的胸口。还有这里。在自己的下身处比了哈特。




*
权志龙说想看那一堆东西是不是真的沉到了水底,便拉着崔胜贤又来到桥下。




让崔胜贤想也知道是个借口,至于其目的,大概还是和男人有关。




权志龙看着一点碎沫沫都不剩的岸边,还有只是静静的汉江,爽朗地笑起来,说结束了结束了。崔胜贤也没有一点给他擦眼泪的机会。




权志龙说,走吧,去吃好吃的,我喂你。




崔胜贤受宠若惊,那您给搭肩吗?




小爷还没垫身高垫搭不到不给搭。




那给您买衣服吗?




小爷怕你暗算我。




您晚上能叫我的名字吗?




小爷现就给你叫:崔胜……




拉风的跑车引擎声老大,在远处停了下来。




崔胜贤又怨念了。权志龙还没有叫全他的名字,转而叫了其他男人的名字。




说好的结束又在脑回路里面灰飞烟灭了,思路混乱什么也想不到。




权志龙向远处偷偷啐了一口,拉着崔胜贤又靠近了河岸吹凉风,斜眼看着天真烂漫的男女卷了裤管闹腾到水里。




崔胜贤的脑回路不正常了。脑内开始荒诞的想象:他们在水里滑倒了,权志龙去救他。崔胜贤也跳进去是为了所爱的人所爱的人救所爱的人。最后打捞出四具尸体,不,有一具只是没了灵魂在水上轻易漂流的躯体。




崔胜贤仿佛眼前就出现了脑内的开头一般,人也不正常起来,大吼一句,不!翻了栏杆就向前倾。




不要!权志龙用尽了力气抱住他,崔胜贤不要死!




路人不知这是演哪出。




崔胜贤脑回路有一点点改变。权志龙为了所爱的人所不爱的人救所爱的人。最后还是三具尸体,一具空壳。




权志龙?权志龙?




崔胜贤突然跳下了栏杆,激动地抱住了权志龙。啊啊啊你刚刚说的什么?不是男人的名字是我的名字?你担心我?




崔胜贤不是替身了,权志龙或许喜欢上崔胜贤了。




虽然没有心,但是却开心的要命。




我们去日本结婚吧!




不要,应该去冰岛荷兰丹麦。




你把我当人看?




你有心啊?下面。




啊啊啊志龙我好像又长蘑菇了,这回长在耳朵里。




不会的,今天是个好天气。权志龙踮起脚尖在众人面前吻了他。




明天也会是好天气。




-END-




/十热度一更新以鞭策/
对上一篇给予支持的小伙伴表示感谢!
完结的短篇就更新到这里,下一次就开始连载诟病,会有改动
以及以后矫揉造作的文风会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
深鞠躬再次表示感谢,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28)

  1. soulmateToGetherM_m_a_y 转载了此文字
  2. M_m_a_y橘子只剥阿缺 转载了此文字
    看一次就会爱一次的文章,湿漉漉的,酸溜溜的,甜丝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