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TG】Gentleman(轻松/短完)

M_m_a_y:

企图使自己从难过的心情中抽身的脑热产物


卖干货G/卖水果T


瞎几把扯扯蛋,瞎几把装装逼


习以为常与习、以为常(姑娘们自主借助文言文翻译法理解)


BGM:《gentleman》P.S,Y


以上


 


 


 


 


“我屮艸芔茻!老子的小锅铲呢!”


干货店小老板权志龙日常暴躁骂街。


 


一整条街的阿猫阿狗阿大阿妈见怪不怪自动放弃人行道跟自行车小电驴抢地方,隔壁正撕扯卷闸门的成人用品店小开东永裴探出头——发【咳、一探究竟,并极富技术含量的躲过了脸大的葵花盘子。


 


“怎么了这是,踩着尾巴了是咋的,嚎出来听听。”


“玩你的棍子去我这东西太小满足不了你。”


闻及此东永裴再也按耐不住大清早起来肠道的生理蠕动带来的屎感,闷头钻进他那自带小厕所的小房间里。


 


以及。


蹬着三轮带着水果的另一隔壁,水果店高富帅崔胜贤先生姗姗来迟。


当然也日常的刹不住卯着劲往前杵的破三轮。


一把撞上了权老板刚刚支起来的小摊子。


 


“我屮艸芔茻!老子的桌子腿!”


 


 


 


说起权小老板来,大概是一整条街都出名的瓜子西施(诶?)干货小辣椒一点就着的火药桶。这个以五百块钱的嘴出道的暴躁小男人以其独特清亮的大嗓门独得妈妈们的喜爱。


而你知道的,有妈妈们的地方就有故事听的残酷现实设定让妈朋儿权小老板一天多卖出去十好几斤的炒瓜子,且收获无数有滋有味以供消遣的墙角舌根。也因此权小老板说话的分量在整条街上日渐重了起来,小道消息加量不加价的良好口碑传遍十里八乡,看起来干瘪的小男人的腰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丰满起来。


依靠着勤勤恳恳充满斗志热情洋溢待人亲切,主要是消息靠谱的经营特色,权志龙带着一猫一狗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之中迈开步子奔小康了。


 


可坐落在干货店两边的左右护法,权志龙扶额表示,真是让爸爸操碎了心。


 


左门神秦琼两肋插刀【呃、不是——左手边“太阳成人用品”,是跟着权小老板同时落户,同时开张,并依靠他的瓜子带来潜在的年轻顾客,时不时跑来抓两把吃的蹭个火炉烤一烤的开裆裤时代好友——简称开裆裤——东永裴开的。


扒过,既然说是小开,人家(当然)不指着那些个棒棒馒头【、啥的过活,这不禁让权志龙怀疑这人是不是单纯为了听故事才坚持这么多年。


整天窝在小店里玩棒棒的人却拥有成天手握锅铲挥汗如雨炒干货的权志龙梦寐以求的好身材,不少到店里消费的失足青年都被这人迷得神魂颠倒,一来二去倒是勾搭上了妇科医院人(M)流一把刀的女医生,见天的凑在权志龙跟前冒酸气。


权志龙摆摆手表示开裆裤你已经离我远去了。


 


而右手边……


“我呸!”


权先生说他并不想让这个人出场。


 


右手边的是比他们晚一点到这安家的卖水果的,崔胜贤。


 


说起实干榜样,应当是非崔胜贤莫属。如果说权志龙是靠着大把的回头客赚生意,那崔胜贤一定是一点一点,积少成多不搞花花肠子发家致富的。


虽然说到此处,权志龙翻着白眼啐了一口瓜子皮。


“我呸他还不是天天蹬着破三轮。”


并选择性的忽略了自己也不过是蹬着电三轮而已。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对其二十几次撞到自己的小摊子的报复。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气。


认真工作的崔胜贤,可谓是移动的画报,一帧一帧的全部都是满满的雄性激素。


且不说进店时他欢迎的多亲切,导购时他讲解的多耐心,结账时他笑得多迷人,就单单是简单的为新鲜水果削个皮去个子,那娴熟的刀工,那细致的挑拨,那骨节分明的手指,那低垂的眼帘……无数眼睛就像是个微焦镜头的小姐姐便已经从埋了无数纸巾化妆品零食卫生巾的小挎包里挖出钱包,西子捧心状杵到人家眼前。


反观人家崔店主,一副淡然的表情恭敬地接过钱又仔细的找零最后恭敬地递回去,全程都只是节制的笑笑节制的说一声谢谢,就连汗毛都不会碰到一根。


一推一拉之间给那些个姑娘迷得神魂颠倒。


最重要的是,人家并非空有一副好皮相,每日蹬着三轮载回来的水果带着清晨的第一抹露水,红的似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诶?)。


总之在这男人的眼里缤纷甜香的水果和一把一把钞票可比姑娘们狂施粉黛的模子脸可爱的多,闲暇时光,他就像是把每一颗水果都当做孩子似的倾心交流,看了那时那男人脸上的表情的人才算是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美男一笑尽倾城。


 


当然,有萌动的羞怯心思就有信以为真的流言。


嗑着瓜子的权小老板依靠着尽数劈腿爬墙的前、倾慕者们的八卦心思和追爱心切的打听,又小赚一笔,倒也不亏了折损的那点攻略。


对此权志龙小小握拳,要想生活奔小康,赚钱还得有秘方。


至于流言的真实与否,偏听则明的姑娘们从未有过质疑。


权志龙话语的分量就像他的体重一样以第一宇宙速度飞涨。


 


 


 


此刻正是没什么生意的上午,权小老板百无聊赖的支在那前腿下垫了两块板砖一只旧鞋的桌子上。


以及当然,如此治标不治本的解决方法出自勤劳果农——崔胜贤之手。


大门口蹲了俩人,分别是畅快的轻松完毕骤然打开话匣子的东永裴和从没关上过话匣子的对面女性内衣店掌柜李胜利。


借口陪志龙哥聊天的两人实则只是为了蹭一蹭那时刻温着火的炉子。


听权志龙扯犊子已经有些时日的两人完全掌握了嘴皮子贼忙的人那些话里的真真假假,因此完全没有获取到有效信息的人其实已经悄悄地捏起一截粉笔头蹲在视线死角里愉快的玩起了OOXX的小游戏,并且成功地吸引来上班到岗例行执勤的片警姜大声。


 


“我七岁的时候我妈就叫着我去学钢琴,有一次表演还叫星探给盯上了,要不是我为人低调不好声张,没准现在的寒流star就是我。”


“今天早上看新闻那动荡的局势真是揪心的叫我吃不下早饭。”


“那天我妈又给我打电话叫我劝劝我姐赶紧找个对象结婚造小人,本来想劝她儿孙自有儿孙福来着,后来一想她已经是年过三十的老姑娘,年纪大了不好生养,可给我操了两天心来着。”


“唉,空窗一年的我也是时候结束单身生活了。”


 



闻言八卦之魂即刻燃烧的三人光速抬起头竖起耳朵企图获悉更多。


深知这仨德行的权小老板轻蔑的提着嘴角摇头笑了笑。


“诶对了,你们谁见我的小锅铲了?”


面前众人作鸟兽散。


百无聊赖的男人重新趴回桌子上盯着路上的车水马龙。


 


“咳,内个、”


权志龙一惊,坐直了身子瞪着眼睛难以置信的瞧着鲜少主动交流的隔壁水果摊摊主,甜香绅士崔胜贤先生。


被盯着看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他抓抓头发,掏出一只熟的发红的橙子。


猛然撞进鼻腔的水果香味冲的权志龙一愣,随即又忙不迭的伸手收下,刚打算说谢谢时想起这人早先做下的孽,赶忙敛了敛神色,一脸俾睨众生的说那还真是麻烦你了,一边又十(虚)分(情)热(假)情(意)的抓起一把瓜子说你拿去吃吧。


本想着这人指定不要然后二人推拒一番最后反正自己不会损失这一把瓜子,谁知话一出口这人就满脸不好意思的接过去说那谢谢了。


“别客气别客气。”


一边客套着权志龙一边在心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谁知回过身,就被那橙子背后丑丑的笑脸给笑懵了圈。


 


 


这天是星期天,比平时都要忙一些的权志龙在夜晚看着最后一位客人从对面的内衣店出来到自己这里称了点干货(顺带打听消息),然后再目送人家走到隔壁水果店一通这这那那之后一脸遗憾的提着一大袋水果出了门,收起了门口支着的桌子,熄了灯,准备拉下卷闸门来就回家睡觉。


隔壁还灯火通明着——当然这隔壁是隔壁成人用品店、


他的开裆裤用他怼了半瓶发胶的高耸头发顶开了门帘。


 


“志龙等我下。”


 


深谙周日好好休息迎战周一的上班族作息规律的人打算着进行一周五次的蹭车活动,赶忙缩回去头因而躲过了没好气的权志龙硬实的鞋底的人猫在灯光暧昧的房间里窃喜。


外边不得不等着这蹭车还不知道动作快一点的人的权志龙白眼快要翻出花来,翻到一半又被右边的动静吸引。


 


那边崔胜贤也打算着收摊,为了保持水果新鲜度所以每天只进一点的店子一如既往地卖了个空。感受到权志龙的视线,停下锁门的动作朝着权志龙这边转过身来。


“权老板晚安啊。”


“诶?”


被这人用绅士那样欠了欠身然后告辞的一连串动作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权志龙当机在原地,直到东永裴走过来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才收神回来。


 


 


 


 


找不到小锅铲的第四天,临时征用他开裆裤店里的情(~)趣烙铁的权志龙表示胳膊酸再也不会爱了。


然后目睹蹬着三轮的崔胜贤四天之内第三次撞上了他的桌子。


暴怒之下又开始征用他的人间巨肺大声骂街,且因着大声骂街招来了执勤片警姜大声【。


“哥要平和一点,你这样我很难办诶~”


“难办你个肚脐眼儿你先给我把这个肇事者办了再说!”


“呐,哥,都是街坊要互相包容,谦和一点才能共建和谐街道啊~”


“谦和你个大腿根儿老子桌子就差一个腿儿就变茶几了你先给我包付一下维修费我保证谦和的屁也不放一个!”


听及此,人名好公仆姜大声xi眯起眼睛谦和的一笑。


“讨厌~哥怎么总是想着人家衣服盖住的地方~”


……


权志龙抄起烙铁。


 


照例在开张五分钟后带着水果前来谢罪的崔胜贤捧出一只大大的火龙果。


“清晨的第一只水果送给日常上火的权店主~”


“上你大爷上!先给我折腾好桌子!”


眼前的人闻言从后面拽出别在皮带上的工兵铲。


“不好意思啊,那天借走回家种花忘了拿回去。”


权志龙仔细一回想,“我特么什么时候借给你了!”


然后又仔细一辨认。


 


“我屮艸芔茻!老子的小锅铲!!!”


 


至此,笼罩街道整整四天的权小老板小锅铲失窃案终于告破,作案人员崔某主动还回脏物,此刻人赃俱获,气得冒烟的小店主用尽全力的翻了一个大白眼。


然后又多要了两颗苹果。


 


 


“要我说啊,美女与野兽,反过来也是成立的,姑娘你就大胆的上前表白然后不要犹豫的上前扑倒……或被扑倒,你就功德圆满了。”


 


日常瞎侃一通的权志龙此刻脚下已经堆满了瓜子皮,面前的姑娘终于被说动,鼓起勇气走进了隔壁水果店。


似乎已经形成习惯,权志龙并不关心姑娘们都是怎样张开心扉的,反而因为一个个出来不同程度的灰心丧气而乐不可支,顺带着给一旁糊着报纸的墙上正字图大大的添上一笔。


就算作是给自打水果店开张以来崔胜贤第不知道多少次撞上自己的小摊子一点报复。


至于错过真爱红线错牵有缘无分啥的——权志龙一摊手表示这可不关他的事。


 


使坏使的如此顺手正如崔胜贤晚安道的那样顺口。


思及此啃着新送来的红瓤火龙果的权志龙日常一哽。


端坐在桌上的俩大花脸苹果嘲笑一般的咧着大嘴,被权志龙恶狠狠地拿起来三口两口消灭。


 


 


 


 


又是一个明媚的星期天。


权志龙日常的等着崔胜贤撞坏他不知道第多少根桌子腿且意外的十分习以为常没有破口大骂,日常的等待着清晨的第一只水果,日常的跟来蹭炉子的东永裴李胜利扯扯犊子,侃侃大山,日常的抄起烙铁唬一唬执勤片警姜大声,再日常的对着某个买了二斤花生米的姑娘瞎指迷津,最后等着日常的添上一笔。


然而,所谓功亏一篑。


事情发生就在这最后的一笔上。


 


五分钟前听着隔壁进门铃声的权志龙得意的等着五分钟后的现在听那出门的铃声,得意的抬起头,却意外地看着满面桃花的姑娘提着一大袋子水果。


权志龙当下就愣住了。


此刻嘴里嚼到一半的菠萝似乎没有刚才那么清甜爽口了,反而,还带了一点的酸,还有后知后觉涌上来的大波的的涩,蛰的他不光是嘴疼舌头疼。


 


这种不对劲的非日常似乎是赶在同一天,就像是衣服扣错了扣子一样的错乱,打这个时刻起,到晚上的时候止,权志龙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日常精明的权小老板一连串的找错了零钱,忘记了吃午饭,忘记了给他的小炉子填炭火,以及忘记了吃晚饭。


当然,除去他并不承认忘记载开裆裤回家属于不正常事件。


这一连串的不正常事件,直接导致接下来的一星期风雨无阻的开张的干货铺紧紧地拉上了卷闸门。


 


 


如果说那天一连串的不正常事件给这个火药桶填满了火药,那么那天晚上的一切无非是一把明火,给权志龙炸了个昏天黑地。


 


事情是这样的。


打乱日常几乎一天之后权志龙终于日常的记得收摊回家。


可就在他以为街道红人崔胜铉准备日常的跟自己说句神经兮兮的晚安的时候,那人早一步锁了门,然后快步走到了自己跟前。


“权志龙,你没有吃午饭?”


“哈?”


“也没有吃晚饭?”


“你……”


“也没给炉子生火。”


“关你什么事!”


本来就恼的权志龙让他这么一说更恼了,可那人偏偏拽着他不让走,日常磨蹭的开裆裤迟迟不现身,早一点关门了的内衣店和已经下班的片警无非都在告诉他,逃不掉了。


权志龙皱着眉头抬起头来,狠狠盯着那人在别人看来绅士极了但是在自己看来欠抽坏了的脸。


 


“放手!”


“让我猜猜看,是因为今天那个女孩么?”


“不是,你给我放手!”


“哦,是因为她。可是我跟她没什么。”


“有没有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他妈给我放手!”


“我跟她真没什么,她来是给我加油,顺便嘱托我的。”


“呀!崔胜贤,快给老子放手!”


“你知道她嘱托给我什么吗?”


“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他妈的快给老子……唔!唔唔唔!”


不断往出蹦脏话的嘴一下子被人含在嘴里,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这人的桎梏,权志龙感觉有什么温温软软的东西探进嘴里,搜刮过自己的上排牙齿,再打着圈的勾上自己敏感的上颚。


痒。湿。


 


“她说,让我加油,赶紧把你追到手。顺便,嘱托我一定要看好你不要让别人两斤瓜子就买走了。”


 


他面前的男人睁着一副仿佛是清晨的第一滴露水洗过的眼睛,温柔又炽热的盯着他,干燥温暖的大拇指一下一下的摩挲着自己的额角。


他猛地一使劲,推开了眼前的人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于是当晚,没有听到日常晚安的权志龙失眠了。


 


他没法解释,那种被看穿了的惊慌失措从何而来。可是他不得不承认,那男人带着他的一车香甜的水果撞上他的门面的时候,那张太过好看的脸也撞进了自己的心门。


即使心里面的某一块塌陷被他勉勉强强的垫了起来,可是一次次的事故,他的声音,他的彬彬有礼,他画着鬼脸的新鲜水果,他略略偏热的体温,一次次的撞进来,直到今天那个笑着离开的女孩一闪而过,有什么东西,瞬间,轰然倒塌。


那个男人是个绅士,他把所有的礼节都做的那么完美,跟自己这种天天爆粗口瓜子壳从来都吐在地上的小市民截然不同。但是什么时候起,那人对待自己就像是小人一样,卑鄙,奸诈,那些高端的手段让他根本使不出办法,让他招架不住,却选择性忽视了自己仿佛根本就没有招架。他绅士的面具下,长了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那眼睛总是能够穿过自己的层层皮肉,直直的看到自己的心。


所以他知道自己的一次次动摇。


所以他越撞越狠。


所以他,仅仅是用一个带着笑的姑娘,就逼着自己举起双手投降。


带着这样的想法,带着三分怨恨五分羞赫,还有两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权志龙猫在家里整整一个星期。


 


但是饭总是要吃的,生意总是要做的,无论自己隔壁有一个多么聪明的绅士。


第八天,权志龙咬紧了后槽牙跑去店里。


 


 


一星期没来,意外的卷闸门上并没有留下三轮车失控撞下的痕迹,因为来的有点晚隔壁甚至已经迎接了第一位顾客,听到声音的东永裴探出头发来一秒钟以后又缩回去,再过一秒跟着猫在自己店里的片警姜大声一起跑过来帮忙生炉子。


“志龙啊,要我说呢……”


“闭嘴。”


“哦。”


……


“权老板,在我看来啊……”


“闭肛!”


“好……”


三个人不尴不尬的把火生起来,但是鉴于周围的温度比数九天的寒风还刺骨,两人对视一眼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权志龙默默地抄起新买的小锅铲,倒了半锅瓜子慢慢翻炒着。


不知什么时候面前就站了一个人。


 


“让开。”


“不让。”


“说了让开。”


“说了不让。”


……


“水果留下,然后让开。”


“好嘞。”


 


面前的人放下水果,一步三回头的走回旁边的店里,权志龙才拿起熟的发红的西柚。


意外没有鬼脸,而是两个拥抱在一起的小人。


画作抽象的可以,但权志龙意外的笑得很开心。


 


 


 


什么时候,这人真正撞进了自己心里。权志龙躺在床上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上面一下一下撞进他身体的人感受到了对方的走神,一记狠顶拉回了这人的思绪,随即低头吻下去,把他零零碎碎的哼哼唧唧悉数吞到肚子里。两人一起上下耸动着,越来越快的动作伴随着越来越高的气温,还有越来越焦急的喘息,猴急的索取和需求没有一点绅士的样子。


直到最后两人一起登顶,滚烫的气温和滚烫得东西一样烫的权志龙失声尖叫出来,一阵缓下来的抽搐,水声终于终结在绵长而温存的亲吻之中。


在一起的第三个月,崔胜贤终于为权志龙补好了桌子,权志龙终于不再为心花怒放的姑娘瞎点迷津,街道迎来了自打崔胜贤落户以来的第一枚和谐之星。


 


还有,绅士的真正意味是,背过身来流口水。


 


 


END


 


 


 


后记: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短文。


知道大家被老崔了小狮子的见或不见虐得不轻,,所以专门撸了个贼轻松的糖葫芦——无论再怎么甜,心里都是酸的QAQ


以及绅士就是指两人表面装模作样实则彼此倾慕(特指文中)


感谢,九十度鞠躬。



评论(2)

热度(33)

  1. soulmateToGetherM_m_a_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