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TG】寒潮预警

❤️

M_m_a_y:

缩头缩脑G\阴沟翻船T


讲个小故事


 


 


 


外面下雪啦。


哦是吗。


嗯,很大呢。


 


权志龙转头,玻璃门外鹅毛大雪扬得满天都是,路面上已经有了一点点薄薄的积雪,因着地面温度不是很低快要化掉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讨厌。


他挠挠头,回身跑到库房里去拿纸板,一边嘟嘟囔囔的跟搭班的小男生抱怨,早几天铺着纸板的时候都不下雪,偏偏今天没铺,偏偏今天下雪。


他运气一向不好。


就好比现在,纸板都拿出来了,门却被呼的一声推开。


肩头落雪的人大步走进来,米色的地板上瞬间印上两个黑乎乎还带着冰碴子的脚印。


那人抬头看见拎着纸板楞在那里的权志龙,也立马吓在原地,一只脚悬在空中不知该不该放下来。


“啊、对不起……”


“没关系,请走吧。”


权志龙叹了一口气接着向门口走去,经过那人时手中的纸板忽然被扯住,那人从他手里拿来纸板铺在地上,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把鞋蹭干净又弯腰拾起来交给他,才继续走进去。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那人走后,在整理货架的兼职大学生跑来趴在收银台上跟他八卦,被他一个暴栗敲得跳开好远。


哇哥你这么凶会被客人投诉的。


我会敲掉他们的牙。


不让那孩子说,他自己却忍不住回想起来。


那人低头时滑下来的细软黑发,冻得通红的耳朵,还有毛呢大衣上变成水珠的雪花。


毕竟被人尊重无论何时都是一件十分令人开心的事情。


而他又是一个特别容易就开心起来的人。


嗯志龙哥的确总是笑,并且笑点特别奇怪。


李胜利你别以为站在货架后面我就打不到你!


 


权志龙看了看门外,方才的鹅毛大雪已经变成了一粒粒,但密集得就像一团浓重的白雾,他连对面大楼巨大的LED屏都看不清了。


交通变得有点糟糕。


进进出出的顾客带着门吹得站在收银台里的他浑身冰凉。


再过一会就该到饭点,旁边写字楼上的员工一定会把便利店填满,最主要的是,他的地板就算是铺再多的纸板都无力回天了。


这样想着,暖烘烘的便利店里就涌进来好几个人,他们搓着手跳着脚,一边把凉透了的饭盒交给他,钱放在收银台上,还顺手扯走两张纸巾擦鼻子。


然后是更多的人,一会就把便利店塞得满满的,嘈嘈杂杂里混着饭香,窗边的桌子一会就坐不下了,接着是一批走了一批又来,这样的状况通常要持续一个半钟。


每天最热闹的一个半钟。


权志龙最期待的一个半钟。


却在今天让他一点一点的失望起来。


“那位先生没来吗?”


李胜利把泡好的面推到他面前,一边为他对着门外积满雪的街道那副望眼欲穿的模样小小诧异了一下。


权志龙盯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没理他。


 


距离两点还有十分钟,忽然涌入的冷气把撑着柜台发呆的权志龙吹回神来。


眼熟的黑色大衣从眼前略过,走到半中间却又突然慢下来。


他腾地一下站起来,没吃得上饭让他的眼前一片雪花点,但是依然站得笔直。


那人抬手看表。


权志龙吞了一口口水,生生看着那人走到窗边,饭盒“啪”的一声放在桌上。


“啊、不热一下吗?”


蹲在柜台底下吸面条的李胜利抬头看了看他哥,却发现人家并不是对着他的方向,只能撇撇嘴接着呼噜呼噜的喝面汤。


他哥白嫩的手死死抠着缝在衣服上的商标,眼睛却紧紧盯着那边的人。


等了半天,却不见人家有什么回应。


权志龙又吞了一口口水。


那边已经传来扒饭的声音。


这下连李胜利都替他哥感到尴尬。


钟表的指针逼近11的位置,那位吃冷饭的人把头埋得很低,手腕动的飞快。


 


“嗝、”


“嗝、”


三人都因着这声音愣住。


“嗝、”


坐在窗边的那人放下筷子,一只手“咚咚咚”地捶着自己胸口。


“唔、”


显然并没有什么用。


这下权志龙看着那边又接着低头吃饭的人,待不住了。他把手伸到电饭煲冒着热气的水里捞上来一杯豆奶,自己扫了价格付了钱,仔细用毛巾擦干上面的水。


他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


心脏咣咣咣的冲撞像是要给胸口开一个洞。


舌头死死的压着牙床。


一口气分成三次出。


“你喝这个……热的。”


没放稳的吸管在塑料膜上滚了两圈落在桌子上,被一只大手及时接住。


放下东西转身就走的人此刻连气都喘不上来,嘴角却已经收不住地弯。


李胜利在心里大骂他哥没出息,却也只能在原地干着急。


距离两点还有两分半。


坐在收银台里的人被匆匆离开掀起的风吹得七零八落,垮下来的脸埋在胳膊弯里,一双手把头发挠成了鸟窝。


“哥也许,人家是真的急呢?”


 


权志龙快要疯了。


他有些怪自己,干嘛没事做要跑上去自作多情。


又有些怨那人,一句谢谢都没有说。


他承认自己在这方面不太灵光,偏偏又死要面子。


“人家来这吃饭半年了,你连名字都没有问到。哥你就是太怂了,扭扭捏捏像个姑娘家。”


李胜利不敢离太近,就站在远处喊话,一句接着一句的扎心。


还不够明显吗?


就连常常会错意的李胜利都能一针见血的戳穿他那点讳莫如深的小九九,若是说那人感受不到,那才是骗鬼。


可是为什么呢?


感受到了为什么没有反应?


四平八稳的视若无睹是不是太渣了一点?


是不是,行不行,喜欢不喜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就不能给个痛快?


他承认自己胆小得很搞笑,又容易害羞,时不时出点丑简直弱爆了。可他也只对着那个人。这一切全都因为那个人。


听起来还不算糟,但实际上糟糕透了。


不想去惦记那人就越会失心疯一样的惦记,不想在那人面前出丑却总是出丑,不想让那人看出来但似乎全世界都看出来了。


不愿意做那个先张口的人,只是不张口,他憋得慌,忍得苦。


他乱七八糟的脑袋噼噼啪啪的冒火星,却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


李胜利开始有些同情那人了。


冷饭加热汤,现在怕是要胃疼死。他家志龙哥这方面不灵光也就算了,偏偏生活还没常识。这样就算是在一起了,也要吃不少苦头呦!


毕竟赶在这时候就为了跑下来吃一顿冷饭,大概就只有他家志龙哥这种恋爱傻瓜才想不到原因。


勇士是个蔫坏的勇士,运气不佳遇上一条傻龙。


 


 


崔胜铉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催的人了。


起码此刻一定是。


坐在隔壁的学弟小小声的问他有没有事,不小心招来另一边对他觊觎已久的姑娘大呼小叫的关心。


胃药顺着开水下肚半个小时了,人却还是维持着蜷缩的姿势一动不动。


别人问他要什么。


他想说要权志龙,又怕人家问他权志龙是谁。


原先总想说那是我的人,可现在只想骂那是一个蠢货!笨蛋!胆小鬼!


害他家住楼下却每天跑到便利店里吃旧饭,害他每天殷切期盼却也仅仅是望眼欲穿,害他怕自己抓不住又怕给人吓坏。


害他日思夜想。


害他欲罢不能。


害他无法理智。


害他风度尽失。


现在还害他胃痛到死!


早知道上午干脆给他留下一串黑脚印好了,反正傻乎乎的脑子也想不清楚,不如找点事做省得哪天被别人拐走,还得害他扼腕叹息。


 


可是磨牙够了,他又不得不捂着奇痛无比的脆弱的胃轻轻地叹一口气。


崔胜铉自诩推拉技术一流,本来抱着约略傲娇的心情想要听那别别扭扭的人亲口说一句喜欢,却没想到那人比他能忍,并且一忍就是半年。


还要算上傻得可以。


就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给着各种明示暗示,那人就是掰扯不明白。


没有记错的话,追人家半年,人家好像连他的名字都没有问过。


半年。


想到这里,他自觉胃好像更疼了。


头也开始疼了。


 


下过雪的傍晚总是黑的不那么彻底。


天被厚实的积雪映成酒红色,路上的车碾过发出沙沙的声音,人行道没来得及清理,踩瓷实了滑的就像溜冰场。


崔胜铉战战兢兢的迈着小碎步,一个没留神咕咚一声,眼前就坐了一个人。


呦。


他笑开了。


权志龙还是第一次以这种形象出现在他面前。


自带背景音乐,还怪可怜的。


那人在抬头看到他的脸时愣住,直到他伸手去拉才晓得起来,后知后觉的小声念叨自己的尾巴骨一定碎得掉渣。


“傻,要是碎到掉渣你早就站不起来啦。”


“要不是你拉,我也站不起来!”


他看不清楚,但是猜着路灯底下那人的脸蛋一定红透了。


这感觉真好。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回家然后帮你瞧一瞧你的尾巴骨。”


那人反应了一下,猛地一把给他推开。


“你神经病啊!”


可他还是刁钻的注意到,那人幅度老大的动作却在事实上没使多大劲。


这一发现把他的眼睛都点亮了。


“我叫崔胜铉。”他说。


“如果你刚刚用劲了,我们就可以互相给对方瞧瞧尾巴骨,但你没有。所以我想我可以先请你吃一顿晚餐。”


“个……干嘛?”


看吧看吧,傻兮兮的人又不敢看他的眼睛了。


如果可以,崔胜铉真想告诉他看眼睛才能听到真话,但来不及,他现在只想抱抱眼前慌到不知所措的人,只是凑近的时候能听得到那人擂鼓一样的心跳,于是也只拍了拍那人的肩。


“为了庆祝……你要到了我的名字。”


“恶,自恋狂,谁想要你名字了。”


看吧看吧,权志龙就是这样,明明心里都大声比耶了,嘴上还是咬着不放。


你不说就我说好了。


“我没说完,”他临时改变了主意,“以及庆祝你还会直到我的更多,更多更多。”


真是的。


把人扯过来接吻的时候他还在想,风把权志龙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他们的第一个吻一点都不美好。


尤其是身边下班的同事还在冲着他鬼吼鬼叫。


街角巨大的LED屏幕上女记者一脸严肃的播报寒潮预警。


寒潮已经到了,今天真冷。


他想。


明天会更冷。


不过还好,在他完全冻僵之前,找到了一个人,用来取暖拥抱。


 


 


END


 


九十度鞠躬感谢

评论

热度(61)

  1. soulmateToGetherM_m_a_y 转载了此文字
    ❤️
  2. 杰奎琳不是洁厕灵。M_m_a_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