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樱桃手札】三俗(TG/初体验梗/NC17)

两美刀太太和阿嘴又合作啦!👇

DOLLAR_two:

三俗-real life-


<风俗店头牌T×各种初体验G>


<NC17>


插画feat. @阿嘴☆ 


 


【一】


例如报告又没有被采纳的那个夜晚。权志龙摘下眼镜收进公文包里,接着他拐进了一间他从未鼓起勇气走进去过的酒吧。


 


他很早就知道那是一间gay吧,具体追溯时间,想必应该是他意识到自己是个gay的时候。比起身材姣好的女同事,更在乎高大帅气的男同事的一举一动;分明只是例行增进友谊的活动,他也会因为男性朋友靠得太近而面红耳赤。


 


尽管十分清楚,自己的性取向是有悖于社会主流的,也会偶尔不安于自己或许会在往后的生活中孑然一身,但诚如权志龙随遇而安的性格,对于自己喜欢男性这一点,他也很快便接受了。


 


只不过,接受与付诸行动之间却有差之千里的鸿沟需要逾越——我很清楚自己是gay,却没办法大跨步向前,迎着朝阳去追寻幸福人生。太过理想的生活状态一直都与权志龙无缘,每天朝九晚五,三天两头就被老滑头似的上司吹毛求疵,才是他习惯了的日常。


 


被压榨得几近和一条咸鱼相差无几的权志龙,今天是第一次选择站在了这间酒吧门口。即便在自己的人生中也只能是个无名小角色的他,偶尔也会期望着或许就是现在,主角光环会落在自己头顶。究竟是不是痴人说梦,这种事谁又说得准呢?


 


所以他推门走了进去。起初这里过分芜杂的环境令他感到无所适从,但,既来之则安之,权志龙并没有想过就此离开。哪怕,他很讨厌这里喧闹的氛围,讨厌周遭男人们的穿着打扮,甚至讨厌酒保过于热切的笑容,以及叫人心生厌倦的浓妆。


 


但是手中的这杯酒不错。别说gay吧,连普通的酒吧都很少去的权志龙不知道该点什么好,便随意要来了琴费士,那有如奶制品一般的乳白色鸡尾酒,冰镇之后看起来似乎更加爽口。他啜饮了一小口,琴酒与苏打相得益彰,在口中燃起一簇小小的烟火。


 


权志龙想,就冲着这杯酒来说,今晚的体验也是不错的。他并无心在这儿求得一场邂逅,待酒见底,他便仓促地来再匆忙地走,因此来搭讪的人他都报以礼貌的微笑,以示拒绝。


 


突然之间,这间酒吧窜起了一股短而快的飓风。人们在喧嚣的音乐声中停下脚步,像是对现下开启的酒吧大门充满着令人生畏的垂涎。权志龙放下手中的酒杯,也随着视线望了过去,马上会走进来怎样一个人,不觉间他也怀揣起无尽的好奇。


 


奇怪的是,大家似乎只为这倥偬的一瞥,很快重又回到了先前的状态,跳舞或是交谈。但权志龙清晰地感觉到,这间酒吧的气场变了,变得更加鲜活,像是所有的激情,只为此刻而生。


 


那究竟是何许人也?权志龙说不清道不明,只知那人踏着硬底的牛津皮鞋而来,浑身上下都是自信而无所畏惧的模样。应该说,那几乎是权志龙最不会应付的type。所以他只是尽量不让对方察觉自己视线地打量一番,再默默收回目光,盘算着喝完这杯酒就离开。


 


可不曾料想他会在自己的身旁落座。正装上以雪松为基调的古龙水咄咄逼人,权志龙不自觉地往右手边瞥去,不想,对方也正好转过头来。




“哟,TOP来啦?”酒保很是熟络地招呼着来人,“还是老样子?”听这对话,这个人应当是这里的常客。


 


“不,”男人把审视的目光收了回去,换上笑容接着说道,“我今天想喝干马提尼。”他显然对身边的小个子男人很感兴趣,从进门开始他就一眼看见了这个人,分明并不起眼,却成功地吸引了他的视线——好比舞会上一束无人问津的壁花,在墙角暗淡地露着香,却颇令他想靠近些。


 


“我说TOP呀~”酒保将酒端来时再次扯开了话头,“你确定不改改你的规矩?店里的客人们都和我抱怨,说从没见过像你这样做生意的,都是客人光顾你,哪有你选客人的道理啊!小心到时候你一个单也接不到!”


 


被叫做TOP的男人就着橄榄喝了口酒,无所谓地耸耸肩:“正因为这样,那些人才觉得稀奇,我做的可是高端买卖。”


 


权志龙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猜不出男人究竟是做什么的,只见酒保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揶揄着开口:“你再怎么拽,也不过是个鸭。”崔胜铉毫不动怒,哼笑着接话:“我再怎么‘不过’,也到底是只戴得起劳力士的鸭。”


 


权志龙只觉自己要被呛进气管里面的酒遏制呼吸,咳喘着连脖颈都染成绯红色。“你看你把别人吓的!”TOP拾来一张纸,瞪了一眼酒保又低下头去照顾身旁的小个子青年,“您没事吧?”权志龙摆摆手,接过男人递来的纸擦拭着嘴角,道谢的同时也说了“不好意思”。


 


“我之前没有见过先生您,今天是第一次来吗?”男人的温文尔雅反而让权志龙有些畏惧,印象中,风俗行业的人们总是既有心计又有城府,都是些外表温柔的狠角色。但处事之道还是让权志龙点了点头。


 


“哇,能够遇见您真是我的荣幸。”果然尽是糖衣炮弹似的套路。


 


“啊,糟糕,我待会儿还有客人。”看了眼手表的TOP如是说着,继而又从自己的西装内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在权志龙跟前的大理石条案上:“您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寂寞的时候也好,只要你愿意,都可以打上面的电话,跟他们说你找TOP,我就会立刻出现在您身边的。”那样官方得不能再官方的漂亮微笑,权志龙再怎么不济也不会上这种当,更何况自己也没这方面的兴趣。


 


可是……该死的、那个男人的背影怎么会和他的笑容一样——


 


好看到叫人忘乎所以。


 


【二】


他那身剪裁精良的黑西装,那件连袖扣都费心思挑选过的白衬衫,他的举止得体,他仿佛数学公式般严谨的微笑。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权志龙,那个叫TOP的男人,不会太便宜。


 


明知他官意的笑容和温柔的语气是种职业手段,明知他是那么虚无缥缈,一旦陷进去就会像毒瘾一样让自己倾家荡产。要悉数起道理来明明样样都懂,可是当权志龙结束了釜山的出差,拿着与工作量严重不符的工资,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两室一厅的小房子时,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个男人。


 


他说:“寂寞的时候可以找我。”兴许无心,却实实在在地让权志龙心里一颤。他像是在TOP的跟前让对方彻头彻尾地看穿了,简单的一句话却把他隐瞒了好些年的弱点一股脑地暴露了出来。那一晚谁也不知,权志龙近乎泫然欲泣。


 


权志龙究竟有多寂寞,他也说不准。他只知道冬日里回家太晚,家里一片冷清,黑暗的室内冷得刺骨,而他只能缩在沙发上,看着深夜无聊的节目啃着被微波炉温暖的三明治时,他的心脏像张废纸一般揉作一团,最终只能在垃圾箱里沉眠。


 


他无法阻止自己辗转难眠之时,想起那个在人群中耀眼得过了头的男人。TOP,这个人实在是太美了,比权志龙攒了好久的钱买下的一套时装还令他欢喜。他再清楚不过,那个男人是镜花水月,可他还是想要拥抱一次看看。


 


电话的等候音响起时,权志龙数次想要挂掉,但一句:“您好,这里是REAL首尔旗舰店,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却打消了他先前的念头。


 


“你…你好,我找TOP。”权志龙小心翼翼地开口,他很难讲清自己在紧张什么,但做这样的事他是初次,新鲜的事物总是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是个口吻温柔的女士,“您是需要TOP先生的服务吗?”对方的波澜不惊也渐渐平复了权志龙的不安,他犹豫片刻回答说:“是的……”


 


“这里有一些注意事项我需要告知给您。首先,TOP先生只做1,这符合您的要求吗?其次是,TOP先生是我们店里的头牌,相较于其他人来说价格会稍微贵一些,您能够接受吗?”工作人员突如其来的连珠炮,再次打得初来乍到的权志龙措手不及,他短暂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对方给出的信息,简而言之一句话便是:“TOP是个很贵的1,call不call全凭您一句话。”


 


时间滴答,拒绝的话在嘴边转了好几圈,须臾,权志龙说:


 


“没…没关系。”


 


【三】


全文请戳→【三俗】


 


【俗】


那是寒冬的一个深夜,他离开,没有收下权志龙的钱。


 


那是酷暑的一次降雨,他留下,直到清晨也没有离开。


 


崔胜铉会从身后拥住权志龙入眠。会在傍晚就来到男孩儿家,然后和他一起准备晚餐。两个人见面时不再说工作这件事,崔胜铉已然有很多次都没有收他的钱了。


 


某天,权志龙拿出一只鼓鼓囊囊的信封,他说这是前几次没有给的钱,说,崔胜铉让他很快乐,正因如此他就更不能赊账了。


 


崔胜铉同他置了气,骂他是真傻,然后夺门而出,好几天都没有再现过身了。权志龙打电话到店里去,得到的消息却是崔胜铉已经辞职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这才后知后觉自从要到崔胜铉的个人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打去过店里了。或许在他第一次不收自己的钱开始,他就已经辞去了在风俗店的工作。可是究竟是什么让他选择了沉默,是因为崔胜铉觉得如果权志龙知道真相,就不会再让他留在自己身旁了吗?


 


熟悉的街道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权志龙拨通崔胜铉的电话,却没有人接起,“嘀”声之后便自动转接了语音信箱。


 


“你辞职了为什么不告诉我?”雨滴刮过他的鼻梁,他的睫毛,他总是被眼镜边藏起来的泪痣。


 


“胜铉,我会在我们初遇的酒吧等你。有话我想当面讲给你听。”


 


权志龙在酒吧里坐了整整一夜,他甚至不能确定崔胜铉是否收到了他的信息,但他还是坐着,不懈地等待着。结束了放纵的人们准备回家,而他还在等。


 


因为他知道崔胜铉肯定会来,俗里俗气、风尘仆仆地出现在酒吧门口,像个比他更不会爱的愣头青。


 


他走过来坐下,雪松咄咄逼人的味道被雨水带走了,他没有要酒,只是看着权志龙的双眼,问:“你有什么话要说?”


 


权志龙喝光最后一口酒,他抬起手来,撩走崔胜铉刘海上的水珠,他说:“我没有太特别的话要讲,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爱你。”


 


男孩儿的口吻静如止水。半晌,崔胜铉站了起来,一步步地踱回了门边,权志龙想不管男人有没有被打动,他也没有遗憾了。但是他不料崔胜铉会突然转过头来,冲他叫嚣着:“这种事你怎么不早点讲!”


 


啊——该死的、为什么这个男人脸红的模样也这般好看。


 


直教人忘乎所以。


 

THE END


评论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