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中篇/小甜饼/脑洞有病]西瓜

以世界为礼:


——520甜一发,设定:闰土与猹,志龙与兔——

Chapter.1

权志龙被赶去守瓜田的那天,也正是他第一次偷喝了米酒还喝醉了的日子。

他只是很好奇那种大人们能喝,小孩子不能喝的饮品,究竟跟他平时喝的果汁有什么不一样。

却没想到就这样被权达美抓了包,还以此来威胁他代替自己去守瓜田,而她自己则约了几个同村的伙伴,高高兴兴地上城镇去玩儿了,晚上也不着家。

不过彼时的权志龙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也不觉有什么气愤,只是因为喝了米酒,有些醉了,身上烫烫的,弄得他不太舒服。

于是月色下,当权志龙手握着那根比他还高出半截的胡叉,走进瓜地时,首先要做的,就是找一块干净处,躺下来好好地歇歇。

这虽是他家的西瓜地,可是因为他的年纪小,守瓜地或者摘西瓜之类的事,大多都不让他插手,所以他寻了好一阵,才终于在瓜田中央找到了那张平日里权达美躺着的草席。

他晕晕乎乎地躺下来, 夜空低垂,像一张黑色的巨幕,上面网罗着漫天的星子。

夏夜的风不同白日里的燥热,反而带上了一丝凉意,拂过时,绿油油的瓜叶也随着轻轻摇晃,有几片碰到了权志龙裸露出来的白皙肌肤,弄得他痒痒的,有种懒散的舒坦。

就在他将要睡着之际,忽然传来一阵沙沙的声响,由于四周一片寂静,只是偶有几声蝉鸣,这样的声音便显得格外近,仿佛就在耳畔一样。

难道真的有人来偷西瓜?

权志龙稍稍地伸出手去,握紧了方才被他松懈下来时扔到一边的胡叉,然后一动也不动地听着那个声响。

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对方似是以为这里没人看管,而肆无忌惮起来。

权志龙有些紧张,毕竟他只是个小孩子,就算绷着腿站直了也依然不如胡叉高。

他在心里默默地倒数着,边数边蓄积勇气,总算数到“一”时,他猛地一跃而起,双手握着胡叉,指向前方,夸张的动作使得他不小心一脚踩裂了脚边的一个西瓜。

“你好浪费!”

一个小小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身下传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满。

权志龙有些诧异地低头望去,不仅没见到什么偷瓜贼,甚至连一只獾也没见到,只有一团雪白的毛茸茸的毛球,正蜷在他的脚边。

他蹲了下来,正想用胡叉戳戳看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时,却见两只粉色的长耳朵突然从那团毛球的顶上竖了起来。

“别戳我!”

话音刚落,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也睁开来,对着权志龙这边,似是在责怪地瞪着他一般。

权志龙这下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只兔子,而且是一只会讲话的兔子。

他似乎是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毛绒绒的兔子轻巧地跃到那个先前被他踩烂了的西瓜面前,三瓣嘴微微耸动着,将那看上去就很甜美的西瓜肉吃进肚子里。

风停了,月下除了蝉鸣,还有一只肥兔子在毫无顾忌的进食的声音。

半晌,那只兔子才停下嘴,抬起圆圆的脑袋,望向面前呆滞的人类,嘴边的一圈白色绒毛都沾上了红色的西瓜汁。

“你要吃吗?”兔子咽下嘴里的西瓜,朝权志龙不情不愿地努努嘴。

权志龙缓缓地摇头,似乎是对于眼前的一切接受起来有些困难。

兔子又开口了:“那你脚过去些,给我腾个地儿。”

权志龙依言往一旁退了退,蹲在一旁静静地等待这只兔子吃完那一整个比它自己还要大上许多的西瓜,然后心满意足地朝着天空打了一个带着西瓜味的饱嗝。

兔子吃饱了也没打算走,在权志龙身边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卧了下来,又似乎是因为肚子太胀,只好翻过身来,将圆滚滚的肚皮朝天躺好,眯着眼看向一旁傻啦吧唧的小人类。

“你叫啥啊?”

“权志龙。”权志龙老老实实地回答道,眨眨眼,问,“你呢?”

兔子惬意地用短短的前爪抚了抚肚皮:“我呀,崔胜铉。”

权志龙再一次震惊了,不仅是因为一只兔子居然有名字,还因为他居然真的在跟一只兔子有来有往地对起话来。

他现在十分怀疑家里的那本《十万个为什么》是不是缺页了,不然为什么没有关于会说话的兔子的记录。

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很严重的问题,戳了戳身旁快要睡着的兔子。

“兔……那个,崔胜铉。”

兔子显然有些不耐烦,眼前这个小家伙实在是没有眼力劲,没看出来自己很困么:“干嘛。”

“兔子吃了这么多西瓜……”权志龙有些犹豫地说道,“好像是会拉稀的吧。”

“……”

“……”

“……草!”

之后权志龙就看见那只兔子夹着屁屁,以一种十分怪异的姿势飞速离开了,临了还恨恨地留下一句——

“我吃的时候你咋不说,这事没完我跟你讲!”


Chapter.2

后来兔子有没有真的拉稀,权志龙不太清楚,只知道第二天清早,隔壁家的东永裴,拿着竹筐去他家大棚里摘葡萄时,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般的怒骂。

还是用着他刚从城里回来的哥哥教会他的英语骂的:

“Shit!Shit!全是Shit!”

虽然难为自己的发小清理了一整天的大棚,但是经历过这件事后,权志龙觉得这只兔子还是挺讲义气的。

于是第二天晚上,他主动提出去守瓜地,弄得权达美感恩戴德的就差没给自己亲弟弟跪下了。

他轻手轻脚地向瓜地中央走去,生怕动静过大会吓跑了那只兔子,他其实不能确定那只兔子今夜还会不会来,但心里总是隐隐期待着什么。

月光照射在他手中握着的胡叉尖儿上,发出刺眼的银光,也惊扰到了那个正抱着西瓜的……

“哎哟你把那玩意儿拿开些,眼睛都要被你晃瞎了。”

一个看上去与权志龙差不多大的男孩,正坐在那张草席上,怀里抱着一块被他啃得七零八落的西瓜,身旁还有好几个被吃得只能看见瓜白的瓜皮。

“又是你啊。”

他抹抹嘴,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又继续低头忙着啃西瓜了。

权志龙先将胡叉移到身后的阴影中,月光照射不到了,他才有些无措地开口:“我……我没见过你,你是我们村的吗?”

“我们昨天才见过。”男孩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显然是不喜欢有人在他吃东西的时候问问题。

昨天?

权志龙两只浅褐色的眼眸转了转,不过多久便想通了,毕竟经过了昨天的“兔子会讲话”事件之后,兔子能变成人大概也没什么稀奇。

于是他也学着崔胜铉的模样,盘腿在草席上坐了下来,将胡叉也放到了一边,专心等着崔胜铉吃完。

崔胜铉生的很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这网罗了漫天星子的瀚空,深邃又神隐。

不知道过了多久,崔胜铉终于解决了剩下的西瓜,正心满意足地嘬着手指,没想到一回头就对上了那个人类傻小孩愣愣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他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看啥呢?”

“啊?没……”

没由来的一阵心虚,权志龙迅速移开了目光,又觉得自己这样似乎有点刻意,咳嗽两声便开口道:“你,你今天咋不是兔子了呢?”

崔胜铉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仿佛是无法理解他怎么能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你傻吧,兔子吃西瓜拉肚子。”

“……哦。”

难道变成了人就不会拉肚子了么?权志龙其实还想继续问,但是他觉得自己再问下去,只会被崔胜铉鄙视得更厉害。

他有些不明白,他在学校里成绩从来没有下过前三,怎么一到崔胜铉面前,脑子就好像进了水似的没办法运转呢。

他正有些沮丧地想着,崔胜铉却自顾自地又躺了下来,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一副瓜田主人的模样。

而相反,真正的主人权志龙相比之下就拘谨多了,他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甚至连腿都有些僵了。

这时候一只手环上了他瘦小的肩,将他一把拽了下来。

权志龙突然躺倒在地上,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却正好对上了崔胜铉那张恶作剧得逞的笑脸。

“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吃你家西瓜又不吃你。”

权志龙就这样被他紧紧地箍在怀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崔胜铉经常吃西瓜的原因,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西瓜清香,甜甜的,正是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最喜欢的味道。

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权志龙挣了挣,想要从他的怀里钻出来,可崔胜铉偏偏像在较劲一般,越搂越紧,良久,力气不如人的权志龙只好放弃了,就这样枕着崔胜铉的手臂,其实也挺舒服。

“那个,你昨天去永裴家……解决的?”权志龙在心里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了出来。

干了坏事的人却没半点不好意思,轻哼了一声,然后说道:“那笑起来就看不见眼睛的家伙叫永裴?你认识他?”

“嗯,我们一起长大的。”

“哦。”崔胜铉撇撇嘴,看不出是什么情绪,“他家葡萄没你家西瓜好吃。”

“那你以后再来吃啊?”

权志龙忽然有些期待。

“嗯。”

崔胜铉轻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然后话题就这样被聊死了。

再然后,月色逐渐被稀薄的云层遮挡,昏暗的夜幕下,偷瓜的抱着守瓜的睡着了。

而胡叉早被扔在一边的瓜地里,跟那些吃剩下的瓜皮一起在仲夏里长眠。


Chapter.3

也许是因为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的原因,小村庄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等到暑期过完时,权志龙已经跟崔胜铉变成很好的哥们儿了。

崔胜铉甚至时不时变回兔子的模样,偷偷地潜入权志龙房间里,陪他玩,陪他写作业,到了晚上,两个人一起睡在凉席上,吹着风扇,说着一些没头没脑却好像总是说不完的话。

而权志龙也总是会赶在崔胜铉来之前,从冰箱里悄悄取一片冰镇好了的西瓜放在房里,他就从来没见过这么爱吃西瓜的兔子,但是他十分乐于看见崔胜铉在见到西瓜时,脸上放光的表情。

并且吃了西瓜后,崔胜铉总会给他讲许多没有听过的故事,从崔胜铉自己讲到山里的精怪神兽,都让权志龙倍感神奇。

就这样到了要去学校报道的日子。

这天清晨,天还蒙蒙亮,权志龙躺在床上睡得正香,隐约听见房门被人猛地推开,他怔了一两秒,清醒过来后第一反应就是拿被子去盖住身边的崔胜铉,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志龙,你啥时候养了兔子我怎么不知道啊?”

东永裴手快地直接拽住床上那只肥兔子的长耳朵,悬在半空中仔细地端详着。

“哟,毛还挺软。”

权志龙吓得伸手就要去抢,却没有东永裴灵活,后者往旁边一闪便躲过去了,背对着权志龙。

权志龙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但是东永裴立马用言语直接告诉他,他正在做一件什么作死的事情——

“还是只公兔子呢……哎哟志龙你家兔子腿劲儿怎么这么大!”

是的,被惹恼的崔胜铉,直接后脚往东永裴的手上用力一踹,东永裴痛得松手,他便趁机溜了。

“你干嘛呀你!”

这大概是自出生以来,权志龙第一次对东永裴吼,他确实挺气的,气得眼眶都红了。

“你冲我吼啥?我好心好意来找你一起去学校,还被你家兔子踹了一脚,我多冤枉啊!诶你不是要哭吧……”

权志龙瞪了他一眼,也没办法再气下去,转身找来药酒给他喷。

毕竟东永裴确实也不是故意的,但是他心里又害怕今天晚上崔胜铉不会再过来。

于是这一整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听着东永裴在一边努力逗他笑,说着那些好像很有趣的话,可是他却无论怎样也笑不起来,只想赶快到晚上看看崔胜铉还会不会来。

权志龙从学校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草草地吃了两口饭,便立刻往房里走去,他走到房门口停下,有些紧张,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才握住把手,扭开了。

“东永裴居然戳我蛋蛋!”

熟悉的男孩正坐在自己的床上,一脸愤怒,愤怒中还带着些委屈,可怜巴巴地盯着呆住在门口的权志龙。

权志龙立马转身将门反锁住,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跳到了床上,死死搂住崔胜铉。

“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我是生气啊!”崔胜铉的脸颊气鼓鼓的,又激动地重复了一遍,“他戳我的蛋蛋!”

权志龙听了这么直白的话,作为一个标准的三好学生,很自然地就脸红了:“那个,他也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的!他把我提起来,然后就……”

权志龙立马捂住他的嘴,生怕他会再讲出那两个有些羞耻的字。

然后结结巴巴道:“我,我代他跟你道歉,你别气了……”

崔胜铉拉下权志龙的手,直视着他泛红的脸颊,可爱得像是一个红红的苹果。

“你代他道什么歉,你跟他不一样。”崔胜铉没有放开权志龙的手,反而拽得紧紧的,面上写满了认真,他一字一句说道。

“如果志龙要戳我的蛋蛋,我是同意的。”

“……”

“志龙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烧了?”

“……睡觉!”

后来长大了的权志龙,终于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兔子,叫做流氓兔。


Chapter.4

“志龙,志龙,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东永裴伸手在权志龙的面前晃了晃,他这个发小啊,真的是光长年纪不长心,几年过去,都长成十七八岁的人了,脸上还总是懵懵的,一副没长开的模样。

而后者果然不负所望,一脸不解地转头看过去,一看就是又走神了。

“我问你打算报哪所大学呢。”东永裴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在想你家的兔子?”

权志龙蹙眉,忧心忡忡的样子,平日里白嫩的皮肤,因为这几天老是睡眠不佳的缘故,已经变成了纸一样的苍白。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崔胜铉。

自从去年冬天过去了之后,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时常会发出一阵低低沉沉的嘶吼,有时候还很兴奋地围着权志龙绕圈转,更甚的,还会突然跳到权志龙的背上来。

然而此时崔胜铉的人形已经长成了一个十分高大的少年,比起清瘦的权志龙还要高出半个头来,因此他这一跃的结果,多半是两个人都会双双地倒在床上或者地上。

权志龙都不知道因为这样磕伤了多少次,每当他拿着药酒往伤口喷的时候,崔胜铉都会一副内疚的表情,缩在床角看着,然而过了两天,他又像是克制不住似的重复了起来。

权志龙很怕他是病了,可是查来查去,也弄不清楚这是什么病,因此最近老是精神恍惚。

东永裴忽然拍拍他的肩,劝慰道:“你也别太担心了,我估计你家兔子也就是那个时候到了,你把它那个了就行了。”

“啊?”

权志龙看着东永裴一脸欲言又止却又老神在在的模样,更加困惑了。

“就是那个啊!我说你怎么这么不长心呢!”

东永裴恨铁不成钢地一把拽过权志龙,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十分满意地看着他的发小,一张白皙的小脸逐渐变得通红。

是夜。

崔胜铉依旧变成兔子模样,悄悄进了权志龙的房间,一落地便化成了人形。

权志龙还没进来,应该是还在餐厅吃饭,不过书桌上已经很贴心的摆放了崔胜铉最爱吃的西瓜,并且今天的分量特别多。

崔胜铉抱着西瓜坐在床边,满意地啃了起来,啃着啃着,却不知为什么,感觉头越来越晕,身上越来越烫,好像有火在烧一样。

他这才有些迟钝地惊觉,今天的西瓜,味道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这时门被打开了,权志龙走了进来,习惯性地将门反锁,却停在门边,迟迟不肯过来。

“志龙。”

崔胜铉开口叫了一声,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低沉沙哑。

权志龙似乎很紧张,双手背在身后,慢吞吞地走到崔胜铉面前站定,低着头不敢看他。

“志龙。”

崔胜铉又低唤了一声,迷蒙的声线性感不已,他不自觉的伸手,抚上权志龙红得发烫的脸颊,用指腹细细摩挲着,像是在抚摸着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权志龙期期艾艾地开口:“胜铉……你,你不要怪我,永裴说,不会很痛的。”

“嗯?”

崔胜铉正沉醉在指尖下舒适的触感中,忽然一道光亮在他面前闪过,他睁大了眼睛,却看见权志龙的手从背后伸了出来,手中正握着一把很大很长的剪刀。

崔胜铉瞬间被吓清醒了几分:“你做什么?”

“永裴说……永裴说,你最近这么不舒服是因为发情期到了……只要,咳,只要把那个剪掉了,就,就不会难受了。”

所以权志龙刚刚这不是要跟他做羞羞的事情,而是要咔嚓了他???

又是东永裴,他到底对自己的蛋蛋有什么意见???

崔胜铉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谁跟你说我不舒服的。”

“啊?我……我看你最近很焦躁的样子……就很担心。”

崔胜铉看着权志龙一副被自己吓得结结巴巴的模样,觉得既可笑又可爱,他一把拉过权志龙的手,让他也坐到床边来,然后一手勾起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

“你担心我,我很高兴,但是你听着,我没有不舒服。”

崔胜铉笑了笑,眼眸亮亮的,他现在能猜到,刚刚的西瓜应该是被这个小傻子放在酒里面泡过的。

他渐渐地凑近,西瓜的清香带着酒精的辛辣的气息,一点一点地喷洒在权志龙的面颊上,弄得他痒痒的,忍不住闭了闭眼,睫毛也跟着轻颤了一下。

真是要命的诱人。

“志龙是不是不想看到我不舒服?”

崔胜铉偏了偏头,伸出舌尖对着权志龙珠玉般滑嫩的耳垂轻轻舔舐着。

“是……嗯……”权志龙忍不住轻咛出声,却又不知为何不想打断这样奇妙的感觉。

“那这么说的话,志龙就是想要我舒服对不对。”

崔胜铉的话语间谆谆诱导着,手也不规矩地领着权志龙冰凉的手,抚上身下逐渐变得火热的事物。

“唔……”

像是感应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权志龙趴在崔胜铉的肩上,止不住地轻喘,心也跳得越来越快。

“那么。”崔胜铉浅笑着偏过头,对上了权志龙正迷乱着的双眸。

“这是我提前送给你的成年礼物。”

灯忽然暗了。


Chapter.5

经过那个迷乱的夜晚后,似乎什么变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除了那天早上,权志龙醒来,听见隔壁东永裴站在葡萄棚里,绝望地大喊:“Shit!Shit!又是Shit!”之外,似乎再也没有能够证明那个夜晚存在过的迹象。

崔胜铉依旧每天都会过来,但是就跟以前一样,仍是很正常地跟权志龙说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而权志龙则没办法做到像他这样,他觉得浑身都是不自在,甚至只要崔胜铉靠近一点,他就会不自觉的,宛如惊弓之鸟一样迅速弹开。

每次崔胜铉看到他这样,也只是什么都不说,默默地坐在原地等他,然后一等就等到了睡梦中。

权志龙不喜欢这样,这样的相处模式太奇怪了,他宁愿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至少那晚之前,他跟崔胜铉还能很自然甚至很亲密地相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之间只剩下可怕的尴尬。

于是终于有一天,权志龙告诉崔胜铉,自己要高考了,这几个月就不要再过来了。

而崔胜铉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变回兔子的模样,转身便跑走了,连桌子上准备好的西瓜也没有吃。

之后的几个月,崔胜铉真的没有再来了,权志龙从来没有觉得,这个本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房间,居然会这么空荡。

他只有更努力地学习,让自己变得很忙很忙,忙到没有空去想这些多余的事情,这样的态度甚至把一向得过且过的东永裴都带动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就是,高考成绩放榜的那天,永裴的妈妈拉住一脸茫然的权志龙,止不住地道谢。

而权志龙呢,他应该是最高兴的高考生了,他的成绩肯定可以去省城里最好的大学,可是他却笑不起来。

甚至晚餐的时候,爸爸批准他喝点米酒庆祝一下,他也没办法开心起来。

他呆呆地坐在饭桌前,看着那杯淡白色的米酒,莫名有些难过起来。

也不顾爸爸妈妈还有权达美惊异的目光和呼声,他站起身,拿起立在墙上的胡叉,径直朝门外走去。

月光还是那样皎洁的月光,西瓜地还是那片响着蝉鸣的西瓜地,甚至连草席也还在原地,可是他看不见那个盘坐在地上,认认真真啃着西瓜的男孩。

权志龙扔了胡叉,沮丧地蹲了下来,将脸埋在双膝间,有些想哭。

“你……考完了么?”

那个熟悉的嗓音响起的同时,权志龙立马抬起了头,也不管自己脸上被泪水蒙了一脸,错愕地看着眼前,距离自己很远的那只兔子。

是的,崔胜铉现在是只兔子的模样,他不敢以人的样子出现在权志龙面前,那晚之后权志龙的反应,很清楚地告诉了他,他不喜欢这样。

所以那天他就这么走了,连头也不敢回,即使每天他都会躲在权志龙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看他过得怎么样,他也不敢露面出现,他怕权志龙嫌弃他,恶心他,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从此断了联系的好。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权志龙还会来到西瓜地,甚至是在他放榜的这天,来到瓜田里,很伤心的模样。

难道是没考好么?

可是权志龙一向的好成绩,怎么会考不好,除非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了他……崔胜铉想到这个可能性,心里一颤,转身就想跑了。

谁知道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凌厉的呼声,转头一看,竟然是权志龙将胡叉狠狠地往自己这边投掷过来,插在脚边的一个西瓜上,西瓜裂开了,红色的汁液涌了出来,他甚至能从这里面感受到权志龙的恨意。

“你要去哪里?”权志龙的声音里是从未有过的阴鸷。

崔胜铉回答不上来,他只是不敢面对权志龙而已。

“你又要跑去哪里!”

权志龙又厉声重复了一遍,惊起了一片蝉鸣。

半晌,他又开口,这次声音居然带上了一丝艰涩哽咽:“崔胜铉,这个时候你要是再走,那就真的再也不会见面了。”

崔胜铉滞在原地,他不敢转身,也不敢再走,他想问清楚权志龙到底考得怎么样,却更不敢开口。

“我要去省城了。”权志龙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开口道,“我只问你一次,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话音刚落,四周一片寂静,连蝉鸣也消失了,崔胜铉觉得自己一向灵敏的兔子耳朵,此时居然开始耳鸣了起来。

嗡嗡嗡。

这样的嘈杂之中,只有权志龙的话语是最清晰的。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要不要,一起走。

“你就,不能一辈子在这里守着瓜地么?”

权志龙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能崔胜铉会说这样的话。

像是在肯定,又像是在否定,可是无论怎样都是要做一个抉择。

权志龙定定地看向那只兔子,摇了摇头,他把选择权又交回到崔胜铉手上,就当是赌一把。

耳畔忽地传来一阵风,吹得瓜田里的宽边叶子互相拍打着,发出了沙沙的声响,把夜色渲染得越发浓重了。

这风来得突然,去得也不知不觉。

月上三更,皎洁的银辉下,不知何时,瓜田里站了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

他的面容被夜里氤氲的雾气隐约包围着,但还是一如往昔的熟悉。

崔胜铉一步一步朝权志龙走了过来,那些瓜叶竟像是通了人性一般,往两边倒去,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他边走边低着头四处张望,似是在寻找着什么,半晌才停顿住,从地上抱起两个大大的西瓜,好看的脸上尽是满意的神色。

他来到权志龙面前,停住,眼眸深邃像是要将他拢入其中。

脸上笑出了两道傻兮兮的大坑,他开口,声线低沉温和。

“那走吧,这是我的家当。”



——THE END——


其实这个脑洞最开始是源于我想吃西瓜
然后一想到西瓜我就会想到闰土和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清奇的联想🤦🏻‍♀️
总之希望看文愉快,520笔芯🙆🏻





评论

热度(93)

  1. CaramelJewel以世界为礼 转载了此文字
    痴汉笑 嘻嘻
  2. soulmateToGether以世界为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