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无题

像人像狗又像猪:

首尔的冬夜就像是一片兵荒马乱的战场。寒风刺骨,灯光零碎,汉江边的情侣路灯下,只有呼啸的风带着坚不可摧的寒冷阵阵而过。


[你好,两份寿司。]


YG大楼里尽管到了凌晨两点也是灯火通明,权志龙从录音室出来,经过Teddy哥的工作室时发现CL和Teddy还在交流2NE1新专辑的制作,他想了想没去打扰,径直下楼去了食堂,点了两份寿司。


崔胜铉打电话给他说今晚会去他那儿的。


距离日巡结束崔胜铉正式投入电影拍摄已经一个星期了,权志龙忍着不给他打电话,专心致志地筹备BIGBANG的回归专辑,也许崔胜铉觉得意外了吧,或者是不安,终于主动打电话给他,说晚上会赶去他那儿。


[哦,可是我会工作到很晚。]权志龙嘴上漠不关心地回答他,有时候他不想让崔胜铉觉得,他没他不行。


[没事,我有你家的钥匙。]


不过回去的时候权志龙踩着油门的脚却不自觉地发力了些,寿司和啤酒搁在右边副驾驶座上,边过了红灯还边扭头看,生怕刹车踩急了东西晃掉。


到楼下的时候权志龙抬头看了看自家的窗户,发现漆黑一片,于是不禁加快了脚步进了电梯,有点雀跃有点紧张地盯着不停上窜的指示灯。


真是,都这么多年了还像个初恋的小孩子一样。崔胜铉时常这样取笑他。


按下密码锁的时候权志龙觉得手有点抖,他在心里猜测崔胜铉做什么,也许已经洗了澡睡下了,也许坐在客厅里等他回来,也许站在阳台上抽烟。


他唯一没有想过的是崔胜铉会不会不在。


提着啤酒和寿司走进客厅的时候,他在黑暗里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前设想的种种情况都还没来得及证实,他却已经察觉到了失望。


崔胜铉不在。


权志龙沉默地坐在沙发上,手上的食物也忘记放下。


他才忽然意识过来,今晚其实和之前崔胜铉不在的每一个晚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是他期待太多了。


第二天到了公司,权志龙才听胜利说,昨天釜山忽然下了暴雪,交通都瘫痪了。


[也不知道哥在那边好不好。]胜利有点担忧。


权志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个电话不就好了么。]


是啊,打个电话,不就好了。为什么让他期待那么久呢。


胜利随即就给崔胜铉去了电话,问了问他的情况。


半晌,手机递到权志龙面前,胜利努了努嘴[喏,胜铉哥要跟你说话。]


权志龙在那一瞬间几乎想皱着眉头挥掉手机,可惜对崔胜铉理所当然的担心不允许他这么做,接过电话的时候,他强装作仅仅是一个队长对成员问候的语气。


[喂,胜铉哥,电影拍得怎么样了?有什么不习惯的?吃饭睡觉都还好吗?]


崔胜铉猛然间被一连串的问候堵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开口,却是低低的一声对不起。


[昨天手机摔进雪堆里进了水,所以也没法给你打电话。]


那你随便找个便利店或者公用电话亭打给我会死啊!


[没事,哥,你拍戏辛苦,不用太在意。]


崔胜铉满肚子想道歉的话一瞬间给憋得什么也没有了。


[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哥好好拍戏,加油哦!]权志龙弯着眼角说了声怀挺然后挂掉电话,胜利看着他下一秒又冷回去的脸,虽然会意也不好说些什么。


这哥俩闹别扭是常有的事。说什么认识十几年从没吵过架,都是骗人的啦。情人之间都会有矛盾,更何况比情人还要亲密得多的这两位哥。


录音的时候胜利简直要跳脚了,虽然这么多年权志龙作为制作人一直很严苛,可是也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一句歌词让他唱了五十多遍啊!他没听出来哪里不对啊到底为什么要重来!


[志龙哥我觉得我今天嗓子状态挺好的啊TAT……]终是忍不住冒出个头来对着坐在电脑前一脸冰冷的权志龙哭诉。


[你看你那句结尾应该唱高一点,没叫你飘起来!]


[我没有飘啊哥……一直很铿锵有力……]


[别顶嘴。]权志龙瞪了他一眼[不想回归了?]


[好了好了哥我错了我继续……]


东永裴窝在沙发里看得直摇头。


权志龙今天状态不对,很不对。不用猜肯定是胜铉哥闹的。


直到胜利嗓子几乎都哑了,东永裴这才撇撇嘴站起来,在背后叫了一声志龙。权志龙回过头来,被东永裴带点责备的目光刺了一下,有点心虚。


他从来不会刁难成员的,只是今天实在是反常,他自己也知道。


[志龙,去吃饭吧,胜利我会说说他的。]


从来他和崔胜铉的问题东永裴看得最透彻,却最少说破,有时候权志龙心里是有点埋怨的,作为最了解他的人,不拉他一把指导他一下,他也不会有这么多想起来就懊悔的行为。


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习惯性打开instagram玩,不免又带着情绪点赞了一堆具有话题性的图片,几分钟后一刷新,底下全是VIP们的评论。


[偶吧怎么了有烦心事吗?]


[一定是葛格拍电影去了没有陪着我们志龙他才会难过的。]


[我们志龙想念TOP偶吧了么?]


他似乎是很容易被看透心思的性格。从来不能妄想藏住些什么,仅仅是舞台上的疏远都已经让他感到很辛苦了。


可崔胜铉永远都是一副游刃于心若无其事的样子。真不愧是演员。


真不愧是他爱着的崔胜铉。


 


晚上权志龙早早就离开了公司,去了弘大的夜店喝酒。他很久没去夜店玩了,以前崔胜铉还常常陪着他去,可是后来不了,也不乐意他去,他这爱惹火的性格总是让崔胜铉觉得头疼却又无可奈何,可他最乐意看到崔胜铉这样。


他喜欢让人为他着急。这不仅仅是节目上准备的台词,是大实话。


他像个孩子一样故意惹怒崔胜铉,等到他生气着急的时候又嬉笑着脸扑进他的怀里撒娇。


[哥不要生志龙的气了,我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


[哥……哥……原谅志龙吧,哥你最好了……]


[哥,我最喜欢你了,没有别人哦。]


他喜欢崔胜铉露出一脸苦笑然后宠溺地揉揉他的脑袋。


怎么样,你再厉害也还是因为喜欢我而拿我没办法。


出夜店的时候冷风猛地灌进脖子里袖口里,冻得权志龙打了个寒战,本来也没喝多少酒这下瞬间清醒过来,他加快脚步钻进车里打开暖气,然后对着后视镜百无聊赖地吐气,再看着白雾渐渐消失,等到手脚都热乎了,这才踩了油门开车回家。


电梯指示灯好像突然变快了不少,才不过几秒就到了。


权志龙打开门闷着头进去,脑门猛地撞进一个厚实的怀抱,随即整个人被一双手紧紧圈住,他被冻得通红的鼻尖触到柔软的毛衣质感,还显得有些麻木。


[又去喝酒了?]崔胜铉带点鼻音的低沉嗓音听起来有点闷闷的。


[你谁啊。]权志龙被禁锢着动弹不得,嘴上却还是硬着。


[不是因为没见到我所以伤心难过吧?]


这话说得权志龙鼻尖一酸。


[你想太多了。]


崔胜铉松开他,两手捧住他冰凉凉的脸,故意作弄般的狠狠揉了两下,原本苍白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他的掌心好像带着电。


[算了,别嘴硬了,快去洗澡。]他低笑着推搡了权志龙一把。


可权志龙好像冻得迈不动步,他细致的丹凤眼通红通红的,不一会儿就弥漫起了水雾。半晌,他忽然抬起头来弯着眼道[在我洗完澡之前想好解释的话哦。]


他还没给崔胜铉诧异的机会,就忽然转过身来踮着脚在他唇边吻了一下,带着汉江的风和阵阵酒香。


崔胜铉躺在床上抽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权志龙不再满屋子摆满他们俩的照片了,不常打电话给他了,每次想撒娇也都有些抑制,就像是突然长大了不再依赖他的感觉。


可这感觉并不是很好。


权志龙洗完澡擦着头发走过来,二话不说跨坐在崔胜铉身上,脸上洋溢着不加掩饰的开心满足。


[呐,你没什么想说的?]


崔胜铉的眼睛眯了眯,没夹烟的那只手顺势伸进他的浴袍里,轻轻抚弄着他纤细的腰身[没好好吃饭?]


权志龙白了他一眼[什么啊,这是要回归了得管理身材!]


[我们志龙今天耐不住寂寞去夜店泡妞了?]崔胜铉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在他裸露的胸前[因为我没能陪着你。]


[准备泡一个来着,又觉得没劲。]权志龙被带着热气的烟草味道熏得有些飘飘然,他抓过崔胜铉的手顺势吸了一口,然后仰着头吐出烟雾,喉结轻轻滑动着,看得崔胜铉有点冲动。


[你别老是让我等你啊,我也会累的。]权志龙俯下身咬了一下他的嘴唇[要维系爱情,付出的可不只是一点儿,你也不是不懂。]


崔胜铉按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他知道权志龙多没有安全感,现在的他也给不了他太多,他只能安抚他,亲吻他,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


他将权志龙摁进怀里,低声道[我把我能给的都给你,都给你。]


[呐,我还想跟你出一张二辑呢,不要老是去拍戏,知道吗?]权志龙把脑袋搁在崔胜铉的肚子上,尖细的下巴轻轻搔弄,他嘟起嘴亲了亲,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我跟导演请了半天假,明天下午回去。]


[行行行,半天我也满足了。]


崔胜铉的目光暗了下来,翻了个身将权志龙压住,然后轻易脱掉了他的浴袍。他的手向下探去,触到一片光滑[之前不穿丁字裤了,现在干脆内裤也不穿了,嗯?]


权志龙仰着头笑,眼角红红的,脸颊似乎能渗出水来,他呵呵笑道[我洗完澡故意没穿的好吗,那是在暗示你。]


[直接坐到我身上动手动脚,也叫暗示?]


崔胜铉俯下身来亲吻着他的耳垂,舌头伸进耳廓缓缓搔弄,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周围,很快他的耳朵就变得通红,看得崔胜铉笑得一脸是坑。


[别弄我耳朵啊!]权志龙躲闪着,却被崔胜铉一手按得死死的,他的吻顺着鼻尖滑到嘴唇,辗转厮磨,啃咬着他柔软的唇瓣,吸吮着他的舌,权志龙呼吸渐渐不畅起来,崔胜铉咧着嘴笑,舔舔他的锁骨,细细品尝。


他一条腿顶进权志龙的胯间,隔着裤子布料摩擦着他小巧的半抬头的欲望,权志龙冷不丁地喘了一口气,看着崔胜铉的目光开始迷离起来。


[抱歉,让它这么想我。]崔胜铉低低地笑着,[也难怪在它想着我的时候找不了别人。]


权志龙很想一巴掌甩过去,无奈被崔胜铉弄得浑身使不上劲儿,他低声嗔骂着崔胜铉这个衣冠禽兽,人前一本正经,回家就本性暴露。越来越抑制不住的喘息和细细呻吟让他说不出话来,崔胜铉顶进去的时候,他满足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终究是对这个人生不起气。


毕竟他的半生,都在被他温柔地宠爱着。


 


崔胜铉中午就赶去了釜山,权志龙问起两天后的日本粉丝见面会,意料之中得到的回答是[我去不了。]


12年的时候,代替崔胜铉的是人形纸牌。权志龙扬起一边嘴角笑得高深莫测。今年的话,是不是要稍微靠谱一点。


权志龙完全高估了他的自制力。在看到被工作人员抬上来的1:1等高人偶时他差点失笑出声。


简直天衣无缝,比他早前想定做的充气玩偶还要精致。


权志龙想起前两天被崔胜铉欺负的欲哭无泪还要忍气吞声的自己,笑着笑着就想哭,那得多没出息啊。好歹对着充气人偶,他还能为所欲为。


他忍不住上前牵起人偶的手,心里嘀咕了一句手感可真好,接着又自得其乐地摸摸他的脸,拍拍他的胸。


东永裴站在一旁看着满心无奈又不好表露,权志龙太不会藏事儿了。


整场粉丝见面会权志龙的心情看上去都很不错,只是不停围着崔胜铉的人偶转这点让人很是头疼,东永裴只得趁表演的时候将他拉到一边警告他[你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啊!]


[什么?]权志龙一脸忘乎所以[诶永裴你不觉得胜铉哥的人偶好好笑吗哈哈哈,好呆好蠢哦。]


[行了行了你喜欢回头就给你抱回家!可是在这儿给我安分点!]


权志龙完全没听进去后半句话,一脸惊喜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带回家吗!]


[权志龙你给我安静一点!]东永裴几乎要怒了。


[哈哈哈永裴你看大头娃娃出来了!]权志龙几近失控,一看到带着大头娃娃头套的工作人员上来,猛地起身奔了过去,还抱着那个大脑袋狠狠亲了一口。


东永裴苦着脸别过头去,心想算是救不了他了。


见面会结束后权志龙在化妆室嚷嚷着要把人偶带走,工作人员拗不过他,只得叫他下一场的时候记得要带过来。


他像个孩子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糖果,乐呵呵地把人偶放在自己旁边,拉着他的手傻笑。


崔胜铉要是这么听话就好了。


崔胜铉要是这么软就好了。


崔胜铉要是能这么陪着他就好了。


回去的时候东永裴给崔胜铉打了个电话,怨气重重地抱怨着权志龙今天失常的表现。


[哥,我说你也是,有空就陪陪他嘛,万一在台上真的失控了我可救不了场。]


崔胜铉正结束了片场的工作准备回公寓,听到这话忍不住咧着嘴嘿嘿地笑[辛苦你永裴,回头我给他打电话。]


权志龙刚把人偶安置在客厅里崔胜铉的电话就来了。


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得断断续续[干嘛……这么晚……打电话给我?]


崔胜铉笑呵呵地不说话,半天问了一句[你在做什么气喘吁吁的。]


[你、你猜……啊。]


崔胜铉嗯了半晌,故意沉着声音道[权志龙,都跟你说了不要去夜店泡妞。]


[我要是能去泡妞会抱个这么大的充气人偶回来玩儿吗!崔胜铉你好没良心!]


崔胜铉立马露出两道大坑傻笑[志龙,我都听永裴说了。]


[说什么?]


[说你有多爱我,有多想念我。]


[吃你的釜山大雪糕去吧!]


崔胜铉听见权志龙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心情更好了[你还打了他骂了他?]


[对啊怎么了?谁让你害我做了30个俯卧撑。]权志龙咬牙切齿。


[那天晚上我的运动量远远超过了30个俯卧撑,你怎么不心疼心疼我?]


权志龙正把玩着人偶的手指头,听到这里手一用力,人偶的五指都扭曲了,他气急败坏地对着电话喊了一声[崔胜铉你好样的!]就挂断了,他决定今晚要弄死这个蠢到家的人偶。


崔胜铉暗笑着收起手机,靠在阳台上止不住发笑。


釜山的雪还在下呢,大片大片的,雪白雪白的。


你没开口提醒我马上是情人节了,是打算抱着充气玩偶过么。


[叮。]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崔胜铉低头看着屏幕。


[喂,情人节我来探班啊。]


崔胜铉忍不住失笑,好,好。


 


                                                                                                          END



评论

热度(52)

  1. soulmateToGether像人像狗又像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