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弥天(现实向)

像人像狗又像猪:





1、




从工作台上猛然惊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




比起在夜店宿醉后的清醒,权志龙更沉迷于彻夜工作后的清醒所带来的饱和感。




近来他总是熬夜,面色暗黄双眼深陷,又总是克制不住抽烟。出席活动前化妆师姐姐总是很担心他的身体状态,又不得不在他脸上多扑了几层粉。




习惯性打开手机登录INS翻翻更新点个赞,意料之中看到那个人又拿一堆艺术作品刷了屏,——想来这个时间一定在家里喝喝红酒看看电影搜搜艺术展消息。他站起身来,想出去吃点东西。




他比较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那个人虽说一直空闲陪在身边,但电话打不通信息收不到点赞评论全被淹没的情况居多,于是他也不怎么在意了。




各自为自己保留了充足的私人空间,以至于偶尔想要见个面都变得有些难说出口。




他应该比我忙。




于是这种不咸不淡的交往至今也没有因为一些煞有介事的负面情形给暴露出难以启齿的问题来。




他穿上外套出了公司,在旁边的便利店买了包烟,点燃一根叼在嘴边,然后抖抖肩膀低着头徒步去附近看看。




以前在公司旧址那边,倒是有不少好吃的路边摊。五个人还在做练习生的时候,没什么零花钱,各自省了一个星期之后在某个结束练习课程的深夜凑在一起,坐在路边的摊子上撸个烤串,喝杯冰啤,能满足好几天。




如今反而难能聚在一起吃饭,就连YG大楼周边的小巷子小吃店都不太熟悉了。






权志龙在远离马路的小道上走了一段距离,脚下的路越来越看不清晰,直到完全没入了漆黑,他才抬头发现这一带的路灯坏掉了。于是不得不跳过绿化带走上大路,拿出手机搜索周边的小食店。




在搜索未果后他有些烦躁起来,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直奔弘大夜店去。




彻夜工作的清醒带来的饱和感消失之后,被海啸般的空虚席卷的内心依然要用宿醉填补,以致于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总之是仗着年轻而糟蹋身体的坏习惯。他想了想,也就这几年了。




 


下车之后他下意识想掏墨镜,摸遍全身都没有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本只是打算出来吃点东西。跟夜店门口的保安打了个招呼后他便像往常一样从偏门的VIP通道进去了。这个点还有些早,他庆幸没有碰到熟人。




去年团体回归整整一年大家都处于高强度忙碌状态,好不容易空闲下来自己又有无数的聚会秀场展览活动要参加,在别人羡慕地笑称他是人脉最广的爱豆之余也只能苦笑着把郁闷的情绪塞回肚子里。




上半年才算是把世界巡演收了个漂亮的尾,社长就开始施压计划崔胜铉入伍后其他人的通告安排了。




人人都觉得做人已经够难了,哪会知道做公众人物的困难之处在于要隐藏做人的难处,更无法传达厌倦,只能眼看着它在身体里生根发芽,长出忧郁和悲伤之花,根却是拔不掉的。




空着肚子喝了几杯冰啤,胃里反应突如其来。他觉得难受,只能给崔胜铉去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他还得强撑着淡然,那头也听不出来崔胜铉的情绪。他一口应了下来,说二十分钟后就到。




权志龙没敢再喝,只得闷着头趴在吧台上哼哼。


 




肩膀忽然被人轻轻扶住。权志龙睁开眼,视线随着自己肩头那只漂亮的手向上,瞅见崔胜铉隐藏在帽檐底下的脸。




倒是真的毫不含糊就来了。




[没吃饭?]崔胜铉在身旁坐下,轻轻把他脑袋上的杂毛往后捋了捋。




[没找着想吃的店,公司楼下是不是什么也没有?]




崔胜铉将他跟前的冰啤往远处推了推,[你想吃什么。]




[烤串。]




崔胜铉闻言轻轻笑了出来,昏暗杂乱的灯光底下他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乌黑发亮。




[我带你去以前公司的旧址那片转转?]




 


2、




再走上那片记忆宝地,却发现很多坚信会在过往里永垂不朽的东西,不知不觉早都消失殆尽了。




那个原本是最温暖却又最寒冷的地方,此时此刻出现在眼前,却只单单成了一片无人问津的小市,并没有随之而来的感慨万千,也没有汹涌而出的潮湿怀念,更没有溢出胸腔的难以言说。




大约,真实,剩下的也就是一句,[好久不见,你都变了。]




崔胜铉不知是不是记性太过好,就算这里已和过去大相径庭,他也能轻车熟路绕过巷子和蜿蜒小路找到一家烤串的摊子,说不上门庭若市也满满当当都坐满了顾客。




刚一坐下,系着花色围裙的老板娘就过来跟崔胜铉打招呼,[诶,胜铉呐,怎么有空来我这儿了?]




[很久没来,还怕您想不起我来了。]




[那怎么会,当了大明星还整天往我这儿跑的也就只有你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位……您是GD?!]




权志龙有些害羞,习惯性抬起一只手挡住脸,点了点头。




[哎哟你看我这是什么好运气!两位要吃点什么?]




崔胜铉腼腆地笑了笑,[就做我以前每次来点的那些吧,两份,谢谢了。]




上菜的间隙崔胜铉又点了几瓶冰啤,权志龙伸手去拿的时候却被他挡了回来,[你要喝的话可以自己买杯冰茶。]




权志龙摸了摸自己才缓解下来的胃,没说话,乖乖去点了冰茶。




两人面对面吃烤串长时间地保持沉默,店里客人来来往往,老板娘高亢的嗓音一阵一阵在头顶打转,还有托着抹布四处转悠收拾桌子的年轻男孩。权志龙端起冰茶仰头灌了几口,烤串弥漫在嘴里的火辣退下去了些,抬眼看向崔胜铉时他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眶是红的。




[很辣?]崔胜铉淡淡地问了一句。




他吐了吐舌头,[还好。]




[那下次让老板娘少加点辣。]




[我说还好。]




[嗯,好。]




权志龙瞬间就失语了。




他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想说些什么却下意识忍住了,只得用长久的沉默来代替。




[志龙……]崔胜铉喝完一杯冰啤,一开口就被权志龙的表情弄得不知道如何说下去,于是哑在了当下。




权志龙深知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非常难看。




[还有三个月对吧。]




[嗯。]




[电影拍完了?]




[快了。]




[solo也录好了?]




[后期制作结尾了。]




[策展也安排好了?]




[我只需要署个名。]




[那就没事了。]






崔胜铉又哑了一次。




[反正明年我也去了。]权志龙耸耸肩,将手里的空玻璃杯倒过来晃了晃,然后不由分说一把抢过崔胜铉手里还在喝的冰啤。




[你要是分不到我那个军区,也见不了面。]




权志龙扁了一下嘴,眼皮子搭了下去,[我无所谓的。]




无所谓的。跟现在相比,也坏不到哪里去。




他很想告诉崔胜铉,你想过头了,我又不是没你不行。




 


胃难受了一整晚,权志龙强忍着愣是一丝一毫也没表现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在酒吧的时候怎么能那点疼痛也受不住,在崔胜铉面前,却似金刚不坏百毒不侵,装得他自己都有些恍惚。




回到家钻进浴室在莲蓬头下穿着衣服冲了十多分钟热水,才觉得似是好过了些。




每每在崔胜铉面前假装得太好,回过头来满意之余又觉得无边空虚。




有什么好强撑的,那个人精明的跟什么似的,看穿了一切只会在心里笑他爱作怪吧。




只是这世间真伪虚实如同灰色深海难以洞悉,自欺与欺人也看不出分别,倒是时间久了,把自己给骗过去,才是正经。




他爬到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成条毛虫,只露出个头玩手机,点进INS切换小号把崔胜铉从头到尾发的图片赞了个遍,过了半小时,又从尾到头全部取消。




他说不上来此刻的心情,他以为在这个地方能够肆无忌惮表达他的情感。至少在一开始崔胜铉刚注册这个号的时候,他跟他头对头捧着手机摆弄,他说你要先关注我,崔胜铉说好;他说你不能关注我的大号,崔胜铉说好;他说你别瞎点赞我都看得到,崔胜铉说好;他说你有什么事跟我小号交流,崔胜铉说好。




但后来,并没有那些他预料要发生的事。




崔胜铉和他不一样,他逃避现实选择网络,崔胜铉逃避现实却选择家具。




于是崔胜铉的点赞评论也无法再具备它应有的意义了,在权志龙看来,都无所谓了。




 


他兴许压根不会关心这些。




 


他不知道崔胜铉最怕的就是他说,我无所谓。




 


3、




之后又是一段时间的各自忙碌。权志龙专注于给公司新团的回归写歌制作,没日没夜忙得昏天地暗。去年的艺术展览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成功,这使得他在艺术界站稳了脚跟,接连不断有国内外的艺术家想要寻求合作。他满足于当下的状态,并且以更大的野心全力以赴于自己的事业。




自上次崔胜铉带他去了公司旧址后他就没再单独去了,忙的时候连饭都会忘了吃,哪还有精力大老远跑去撸烤串。




其实感情也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东西,至少和崔胜铉在一起的这么多年,也并非明确地恋爱交往确定关系。顺其自然少了很多束缚,过去虽有抱怨,惊觉过来才知道那才是最适合彼此的方式。




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忙过了头把彼此抛在脑后一两个月不联系也称不上分手,于是关系状态便没有那么重要了。




 


午餐的时候崔胜铉来了个电话,说一个月前订的两幅画到货了,问他的那幅是送到公司还是送到家里。




权志龙嘴里包着饭含糊不清地回答,[放你那儿吧,我有空去拿。]




其实还是有些想见面了。只是也找不到什么正当的借口。原本他们之间是不存在这些芥蒂的,时日久了,他反而在意的越发多了。




[行,你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




[唔,好。]




也没再多说些别的话题,权志龙挂上电话,寻思着崔胜铉是不是因为生活太充实了,音乐电影和家具都足以让他花光所有的心思,所以对于他,倒是没有什么精力了。




可我也很忙啊,却总是时不时的想见你。妈的。


 




结束工作到崔胜铉家的时候接近傍晚,权志龙心想也许可以一块吃个饭。按响门铃到他打开门中间等了五分多钟,权志龙忍不住皱了眉头,[做什么这么久?]




崔胜铉穿着格子睡衣懒懒散散地靠在门边,抬手抓了抓后脑勺,[刚洗完澡,本来想换身衣服,又怕你等久了。]




权志龙跟着他进去,站在客厅中央环视一周,问道,[画呢?]




[我放在储藏室了。有点重,我估计你拿不了,要不我打个电话叫人送去你家。]




权志龙梗了脖子拒绝,[不用了,要人送我又何必自己跑一趟。]




崔胜铉有些诧异,[你就为了画跑一趟的?]




权志龙想说不是,怎么可能是呢,我他妈就是想见你一面。但还是继续梗着脖子回答,[对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阵子我多忙。]说完就后悔了,他可能真不知道。




崔胜铉忽然走到他跟前,抬起手掐住他的腰将他圈进怀里,皱着眉嘀咕,[倒是真瘦了不少。]




权志龙惊得一把挣脱出来,退到沙发边坐下,瞪了他一眼,[你做什么。]




[没事。没事。]




崔胜铉去了储藏室,权志龙坐在沙发上,扭头看向窗外。宽敞明亮的落地窗,将别墅内景一览无余,他盯着下面的泳池水面上跳跃的深红色碎光,脑子里一片空白。




[开车来的?可以放进你车里。]崔胜铉侧着身子将厚重的木质框架搬了进来,顿了一下又问,[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好。]


 




权志龙觉得自己回答得实在太快了。




 


两人去了一家高档餐厅,这回是权志龙决定来这家自己吃过很多次的餐厅,进去的时候大厅中央的小喷泉池上正有个年纪轻轻的琴师,背对着他坐在白色钢琴前,在弹他几年前的那首《window》。




权志龙挑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心想他们现在居然对彼此的习惯爱好如此陌生,想吃个饭还要互相介绍推荐自己喜欢的店。真是时光荏苒。时光荏苒。




权志龙喝了口红酒,心说这外头卖的酒跟崔胜铉酒窖里的简直没法比,抬头看了一眼对面那人,倒是没表现出来喜不喜欢,对什么都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




[我记得服役期间是可以书信来往的?]




崔胜铉思忖了一下,[是的,一个月一次。]




[哦,记得给我写信。]




崔胜铉闻言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权志龙又红脸梗了脖子,[笑什么笑。]




[不应该你给我写么。]




[凭什么,我很忙的。]




[好好好,我会给你写的。]




崔胜铉杵着下巴看他,觉得这人好久不见的羞怯和惊慌还是心里熟悉的那样可爱。




[你真没什么要说的?]权志龙抬头迎上他的视线,坚持了几秒败下阵来转向别处。真不知道这人到底有什么好笑的,笑得人心里发毛。




[虽说这是身为男人逃避不了的责任,可也是有一年会无法联系无法见面,很多话说了你也不见得听,我已经全部转告给永裴了。]




[什么话跟我不能说一定要给他说?]




[反正你跟他比跟我亲,别否认。]




崔胜铉不动声色把切好的牛排跟权志龙跟前的调换了一下,脸上依然挂着笑,[总之你这么大人了,也不能让我服役期间还老把心挂你身上吧。]




[说的你好像对我挂心过一样。]权志龙戳了块牛排塞进嘴里,鼓着脸小声反驳。




 




4、




一个月后崔胜铉在社长派人秘密护送下去了军队,各大新闻社只拍到一张他离开公司时的照片。照片上崔胜铉剃短了头发,侧脸瘦削而坚毅,穿着迷彩服帅气迷人。众多粉丝在新闻下面哭天喊地,YG公司论坛也没能幸免于难。




[我们胜铉偶吧啊真的就这样走了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梦QAQ!]




[偶吧不管怎样都帅啊剃了头发真是太man了【躺倒 ]




[感觉回到了十六岁呢真的好帅唉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要两年见不到我们偶吧了【哭瞎TTTT]




[偶吧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哦我会等你回来的,怀挺!]




 


权志龙坐在客厅沙发上捧着手机盯住那张照片轻哼了一声,良久才低声说了一句。




[快了,快了。]


 




可是那种心情他说不好,比起以前就算不常联系不常见面也是知道他在这里的,现在他却要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之外了。




能一样吗。还说什么无所谓。可真傻啊,自己。


 




但是时光的疾走是容不得你忧郁和悲伤的,而这种短暂分别对于每一个韩国人来说也再正常不过了。权志龙也许是低估了自己的情绪转换能力,也许是高估了对他的那份感情,总之在重新投入工作中以后,他真的鲜少想起崔胜铉已经去军队了这件事情。




他明白自己要弥补崔胜铉的短暂空白导致公司收益空缺的部分,也明白要为自己不久之后同样离开造成的问题做好应对准备。




这世上的人都在努力活着,你停下,生命就会逆行,而你必然要将所有困难啜饮一空。




 


他在深夜结束工作后终于独自去了狎鸥亭的公司旧址。他在点点星光的夜幕之下在小巷子里绕来绕去,忘了来时的路也不知往何处去,直到焦虑和愤懑充斥了整个胸腔,他拐了个弯,听见身后熟悉的老板娘高亢的嗓音,转过身看见那家狭小的店面。




看见老板娘穿着花色围裙转得像个陀螺。




看见客人来来往往一个接着一个。




看见那个托着抹布的年轻男孩卖力地收拾桌子。




他走过去,找了个干净桌子坐下。




[老板。]他抬手轻轻喊了一声那个胖胖的妇女。




[这不是GD吗!怎么有空来吃东西了?一个人啊?哦对了胜铉入伍了呢。]




权志龙面对老板娘的热情和喋喋不休只是淡笑着回应,直到被问要吃些什么,才想起上次崔胜铉带他来的时候,像是住在附近的普通人一样随性自然。他笑了一下,温和道,[就点上次胜铉哥点的那些吧。]




[好的,少加辣对吧。上次胜铉又单独来了一次,还跟我说你不能吃辣,让下次你来的时候给少放点辣椒。]




[是吗?您有心了,谢谢。]




他想起前阵子永裴督促他要规律饮食,也不让他空腹喝冰啤,还买了一袋胃药。




他想起昨天去找永裴的时候他正在电脑上订购艺术画作,问了还说是崔胜铉拜托他帮忙订的。




他想起崔胜铉走的那天晚上他打开INS发现全是他前一天晚上的留言。




他想起崔胜铉说,你这么大人了,也不能让我服役期间还老把心挂你身上吧。




 


想必一切都发生过,融入记忆里却仿佛一场魅影般的动荡。生命在记忆中泥足深陷,拖长它迟滞的回声。等到当下某个摇醒它的时刻,记忆弥补了空虚,更新了时间。




他吃着烤串,喝着冰啤,心说老板娘的辣椒也太高质量了点。




然后仰着头用手扇风,不由自主伸了舌头,红了眼眶。






 


5、




一个月后权志龙收到了崔胜铉的来信。




他做贼似的把自己关在公司厕所的隔间里,怀着兴奋又焦虑的心情打开信件,视线滑了几行,然后忽然心冷面寒。




崔胜铉说,我托东永裴定的那几幅画有没有好好送达我家,你要有空去帮我挂上。




崔胜铉说,这里没有红酒没有海鲜没有寿司,连冰激凌也没有,简直不是人过的。




崔胜铉说,这一年还不知道要错过多少展览。




崔胜铉说,我那个展子怎么样了。




崔胜铉说,我的电影反响如何,你去看了吗。




崔胜铉说,我的solo社长说是会发一支先行曲试试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发没发。




权志龙一气之下将手中的信纸揉作一团扔进马桶冲了下去。




还妄想他把心挂我身上,真是可笑。




他当然不会回信。当时躲在厕所里的权志龙是这么决定的。




 


只是过了几天他还是把自己锁在录音室里,趴在工作台上给崔胜铉写了回信。




他说,你的画我都给你挂好了,你的家里现在像个艺术馆。




他说,快了快了,回来就可以吃你喜欢的东西过你喜欢的生活。我还给你的酒窖里添了几瓶不错的红酒。




他说,你的电影一如既往大受好评,你还被提名了最佳男演员,虽然没拿到奖项,但还是有机会的。




他说,社长已经安排下月初发布你的solo先行曲,成绩一定会比以前更好的。




他说,你要好好的,我有点想你。然后划掉。内心踌躇了许久,还是将原话写了上去。




怕什么,反正又见不了面。




 


首尔忽然之间开始下雪,权志龙穿着单薄的体恤坐在工作台前,心想这冬天来的也太早了。他琢磨着给自己放个小假什么的,约上成员们去普吉岛玩玩,或者……去军区找崔胜铉。




于是他决定,——去普吉岛度假。




开什么玩笑,要是真去找崔胜铉,还不把他得瑟死。




最近写歌明显精力不足,大多写了几段就扔进了垃圾桶,虽然团体回归要等好些年,他自己的solo年底也没有发布的计划。只是前段时间忙晕了头的状态已经习惯了,忽然之间闲下来,莫名有些寂寞。




他想起崔胜铉去服役已经三个多月了。




上个月底他写信给崔胜铉,告诉他solo成绩非常好,让自己稍微不用那么累,因此感到由衷的开心。




于是信里充斥了大大小小日常琐事,想写一句心里话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到底了。




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否能感受到他的心情。




他起身收拾东西回家,空荡荡的大楼在关上灯后只有他的脚步声阵阵回响,那情形也几年如一日,已是稀松平常了。




他没料到走到家门口会看到崔胜铉坐在那儿,他全身湿漉漉的,短发发梢上沾着水滴,微微弓着背坐在台阶上,闭着眼睛摇头晃脑。




他又惊又喜又气又怕,强忍下来喊了一声,[崔胜铉?]




那人却仍是摇头晃脑不应答。




也不知道在这儿坐了多久。




权志龙火急火燎开了门把他拖进屋,这人才勉强睁开眼睛,看见他第一句话就是,[不是叫你按时上下班了吗。]




权志龙哪管得上这些,起身把他往浴室里推,[赶紧洗了澡再说别的。]




[这么等不及?]




[别贫,要是生病了回去怎么交代!]




他心里却忍不住高兴得很,崔胜铉这人,惊喜不会,倒是造得一手好惊吓。


 




[你偷跑出来的?]




[今天下午我有半天假,就请求离队了。]




[上头准许?!]




崔胜铉挑了挑眉毛笑出一脸大坑,[我长得帅嘛。]




[行了明天一早赶紧回去,你想上头条吗?]




[我知道我知道。第一个月你说想我,后来就没说了,我怕你把我给忘了。]




权志龙扭过头去没说话。




[志龙?]




[不是说快了快了,我很快就去找你了吗,也就剩半年了而已。]权志龙转过脸来,眼眶已经红了。




[嗯……我知道。我知道。]




可我每天都想见你啊,你知不知道。






 


6、




权志龙遗憾自己没有送他走,也没有机会看着他回来。




权志龙也遗憾他没有机会送自己走,却兴许能看着自己回来。




他想,等他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比崔胜铉更man。




他告诉永裴,到时候我一定会照顾好你,不让孝琳怒那担心的。




东永裴弯着眼睛皮笑肉不笑。




 


他有时候去崔胜铉家里偷几瓶红酒喝,躺在沙发上,耳边放着他的solo,电视里放着他的电影,周遭是他喜欢的艺术画作和家具模型。




那也是极少极少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没时间去想崔胜铉的。




快了快了。


 




出离时间总是以遗忘时间为先导,证明生命和永恒密切相关,永不停息。




你不在的时刻,我才能真正感觉到你在。




 


 


FIN



评论

热度(217)

  1. 我们的甜蜜人生像人像狗又像猪 转载了此文字
    “你要好好的,我有点想你”。
  2. soulmateToGether像人像狗又像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