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赤鲤番外 我爱你时,阳光明媚(二)

像人像狗又像猪:

别问我为何如此高产


情不自禁就会文思如潮吹下笔如尿崩 我很累但是怨不得我




—————————————————————————————— 




楼下的门铃忽然响了。


外面正在下雨,初春时节的连绵细雨就像一团理也理不清的线团,偶尔到了夜晚还会加大雨势,豆大雨点砸在窗户上啪啪直响,搅得人心烦意乱,吵得人焦躁不安。




权志龙下楼去开门,是隔壁邻居家那个染了一头金色卷发的年轻女孩,她手里抱着刚才崔胜铉从窗户扔下去的黑色外套,有些地方沾了雨水和泥土。权志龙接过来,微笑着道了谢,关了门再上楼去,崔胜铉已经将卧室门关上了。




权志龙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火,上前轻轻敲门:“崔胜铉,开门。”


房内半晌没有动静,权志龙闭着眼睛,感觉到额头上突突跳起来的神经,像有人拿只小槌不停敲打似的。


“崔胜铉,我很讨厌你这一点。”权志龙的声音大了起来,渐渐已经压制不住怒气了,“我他妈都可以耐着性子跟你耗一两年,你凭什么因为一句话的时间就不耐烦?”


沉默。




权志龙抱着外套下楼,打开洗衣机将弄脏了的湿外套扔进去,然后放水,倒洗衣液,大约十五秒过后,他狠狠地关上洗衣机的门,声音大到整个一楼都反射了一次。


又过了十五秒,再次响起的巨大关门声这次震动了整座房子。




崔胜铉在窗边站定,看见权志龙穿着衬衣跑进雨里的身影。


 




年初权志龙在邻城沿海的一片度假村置办了一块地,开了一家咖啡馆,还在咖啡馆边上建了一座小型美术馆,崔胜铉之前那些没能挂在画展上的作品全部移步去了那里。权志龙息影已有两年,存款也不算很多,开了咖啡馆和美术馆之后就有些捉襟见肘,他偏又不喜欢花崔胜铉的钱。拿他的话说:咱俩都是同一阶层同一生理构造的平等人类,你有的我也有,我花你的钱,问过我的尊严了吗?




尽管崔胜铉一再表示恋人之间很多时候不存在尊严一说。


权志龙横了他一眼:“你就掰吧,每次说不出话来对着我翻白眼然后转过身去一个人生闷气,不是尊严作祟?”


崔胜铉皱着脸在纸上写:我是对你低人一等的理解能力和沟通能力感到窒息。


权志龙一把掀起纸毫不留情地拍在他的脸上,起身走了。


 




而两人今晚的矛盾缘由在于:晚饭过后崔胜铉回房间收拾脏衣服,权志龙的那件黑色外套掉出来一张纸,崔胜铉无意细看,只是捡起来的时候正好发现那是一张经纪公司的签约合同,而权志龙填了拒绝。




他无法理解权志龙为什么要拒绝新的公司,拒绝新的资源。咖啡馆的生意虽然很好,但是对于他来说如果以此作为收入来源的话简直可笑,他已经两年没有拍电影电视剧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崔胜铉日渐退化的语言功能。




一股火登时蹭了上来,崔胜铉拿着衣服和合同纸下楼找权志龙,而此时他正在厨房里洗碗。




那幅画面在平时看来是很可爱很温暖的,崔胜铉承认,但是此时却变得无比讽刺和伤人。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划了一刀,他最在意的这个人,因为自己的生理缺陷放弃了热爱的事业和梦想。他一再地挑战这颗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心,从前是为了梦想,现在是为了他。


 


权志龙转过身来,脸上的笑意凝结了两三秒,看见崔胜铉手上的合同纸之后就短暂地屏住了呼吸。他开口叫他,“崔”字刚一出口,就看见他冷着脸转身上楼了。


权志龙扔下碗筷和橡胶手套跟了上去。




“你听我说——”


崔胜铉猛地拉开窗户,将外套和纸一同扔了下去。


“崔胜铉——”


权志龙大声喊他,喊完之后却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们其实都是对彼此独立的个性,很多事情都埋在心里,自行解决,出发点都是想少让对方操点心,但很明显这种做法累积的是更多的误会和无法解释的心结。




但他们性格当中某些从一出生开始就注定的执拗部分,是很难因为一个人就轻易逆转的,尽管他们如此相爱。


 




崔胜铉的视线在惨薄雨幕下的昏黄路灯之间失了焦距。他像是忽然反应了过来,转身冲下楼,连鞋也来不及换就打开门冲了出去。




他在路口徘徊了十几分钟才终于拦到一辆车,张嘴哑了好半天也没能说出地址,他从未像现在这一刻如此厌恶自己,如此厌恶这个世界。他看见司机的脸上已经显出不耐烦的神色,于是急忙低头在身上摸找,幸而手机在口袋里,他在屏幕上打出咖啡馆的地址,将手机递到司机的眼前。




 


车子在疾驰的雨声里开出市区,上了高速,前路一片漆黑,只有车前灯惨白的光亮在眼前闪烁着,崔胜铉试着给权志龙打电话,意料之中的关机。他局促不安地坐在座位上,两手抓着膝盖,身上唯一的一套格子睡衣还在不停往外沁着水,他扭头看着窗外,在雾气弥漫的玻璃上看见一双有些无助的眼睛。




他十分清楚丢失权志龙之后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不能习惯,——怎么可能习惯呢,一如以前的忧虑和不安,以及眼底甚少出现的无助脆弱。




出租车在街口停了下来,过了马路沿着长梯下去就是沙滩,权志龙的咖啡馆在靠海的位置,白天门可罗雀,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尝尝他的咖啡,看看他的画作。




崔胜铉奋力奔跑,赤脚踩在细碎松软的沙子上,裤脚带起点点泥沙,他跑了很久很久,沿着海岸线一直奔跑,喉咙又酸又疼,头发被雨水打湿搭在额前遮住了一般的视线,发梢上的水滴落进眼睛里,视线顿时就模糊了。他在咖啡馆门口停了下来,看见虚掩的玻璃门。




权志龙窝在沙发上,没有开灯,手臂圈着脑袋藏进黑暗里,听见门口湿漉漉的脚步声和崔胜铉粗重的喘息,他才抬头看过去,崔胜铉带着屋外海风和浓重湿气的身影靠了过来,在他身前蹲下。




“对……不起。”


权志龙睁着眼睛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半张脸还藏在手臂里,他的头发也湿漉漉的,眼睛里氤氲着薄薄雾气。




“对不起。”崔胜铉又说了一次,并且伸出手来抱紧了他。


权志龙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默了半晌,崔胜铉感觉到右肩上有一阵湿热的灼痛感渐渐弥漫开来。




“为什么要对我发脾气呢。”权志龙哆嗦着轻声问他。


“……对不起。”崔胜铉还是说。


“你是不了解我吗?你觉得对不起我吗?”


“……”崔胜铉扭过头来轻轻吻他的脸侧,唇上干燥火热,触到冰冷的皮肤便开始颤抖。




权志龙低下头去,看见崔胜铉满是泥泞的赤裸双脚,心里难受得很,伸出手去替他擦干净,越擦越难受,越擦越心疼,最后干脆伏在他的肩上大声哭了出来。




“崔胜铉你他妈混蛋!”


“我讨厌死你了!”


“总是惹我哭!我又不是小姑娘!”




崔胜铉将他更紧地收进怀里,一秒前他还在懊恼自己无法说出更多的话来安抚他,但当权志龙在他身上哭开了的时候,他忽然觉得除了将他抱得更紧,自己再没有其他想要做的事情。




语言很多时候都是匮乏的。


 


你常常在某一时刻找不到正确的字眼来表达想法,并不是你不会说,也不是你想不起来怎么说,只是因为语言信息在某种程度上既单一又乏味。


说再多的对不起,可能也不如一个用尽全力的拥抱来得更让他有安全感。


肢体语言常常显得更具有表达力。


 


崔胜铉将他抱起来,小心翼翼到甚至不知道将手放哪儿让他更舒服一点。权志龙红着眼睛站起身,低头在他胸前蹭了蹭,想用湿润的睡衣外套擦干眼泪,只是脸上却更湿了。


崔胜铉走到门口,转身看见他还站在原地。




“崔胜铉,你必须要知道,你完全不必为我的选择承担什么责任。我拍不拍电影,做不做演员,不会单纯地因为一两个原因来决定,我的任何选择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前,到现在,我都是个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的人。”


“你一直都是我梦想之外的梦想,这个从未改变过。”


“我很少对你说爱的字眼,但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因为爱你,而不是因为你。”


权志龙缓缓走到他面前,将他拉了回来,仰头凑上去在他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没长大的其实是你才对呀。我们等雨停了再走吧。”


 


崔胜铉低下头去重新抓住他想要逃离的嘴唇,然后闭着眼睛加深了这个吻,他浓密卷翘的睫毛在黑暗里微微抖动着,一如年少,一如雨间颤悠着展开的蝴蝶翅膀。




而天光初现之后又会是阳光明媚的一整天。









评论

热度(77)

  1. soulmateToGether像人像狗又像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