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三月末【LMF系列】

像人像狗又像猪:

#Light My Fire#系列之


三月末


 


--


崔胜铉将车停在酒店地下停车场,狠狠关上车门,带着怒气的闷响放大成许多倍回荡在空荡的停车场。


裤兜里的手机显示屏还在发着微弱的白光,上面显示着一条新的未读短信,——来自正在家中暴跳如雷的权志龙。


“那什么,崔胜铉!你他妈给我醒完了酒明早再回来!”


五分钟前他在从公司前往酒店的路上给权志龙打了个电话,告知他今晚有个非常重要的应酬,不能回家吃饭。他没想到今天是两人分手十八次的一周年纪念日——这还是权志龙私自给定的日子,说他这辈子没和一个人分过这么多次,如此具有历史意义的数字必须要纪念一下。


崔胜铉在电话里猝了一口:“你有病是吧?你还觉得挺自豪是吧?”


“崔胜铉?你他妈再说一次?我这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感动于咱俩宁死不屈的爱情?”


“放你的屁!求婚纪念日你不纪念,分手纪念日你这么来劲?是不是还想分?不对,是不是还想离婚?”


权志龙在电话那头F了一句,愤怒地挂上了电话。


崔胜铉头一回这么生气。他一直把以前的幼稚轻狂作为一件十分丢脸的事情埋在心里,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没那么多情情爱爱的话可说,但也不代表想分就分想和就和把对方当玩具。当初他下了十足的决心将兜里的结婚戒指塞进权志龙嘴里——因为他俩手一手抓一只脆皮甜筒,嘴里还含着一根棒棒糖,差点没让他吞下去。他做了那样一个决定,就是想把曾经种种意欲所为和无意所为造成的伤害在日后每一天全部弥补起来。


那对他来说才是最应该纪念的事情。


分手十八次?权志龙个蠢货!结婚以来他俩日都没日足十八次!


 


崔胜铉站在车门前花了好几分钟平复好情绪,整理了一下身上严谨精致的衣着,便去了酒店二楼的包间。


崔胜铉其实不怎么参加这样的社交场合,但唯独这次是例外。围桌而坐的都是艺术鉴赏委员会里德高望重的会员,他向来喜欢收藏艺术品,其间也没少受到这些朋友的点拨和介绍,因此这次寻到机会聚在一处,觥筹交错间也能交流一下感想和见解,不失为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


他比平日里显得热情健谈一些。邻座一位素不相识的艺术品收藏家面含笑意递过来一杯酒,崔胜铉颔首接过,呼吸间闻到一丝微弱的海盐香气。于是他想到卧室盥洗台上的那瓶海蓝色香水瓶,是之前和权志龙一同去海岛旅行时买的。权志龙在他面前总是有些孩子气,说喜欢这种可以勾起食欲的味道。但是对崔胜铉来说这只是让人胃里焦灼的海腥味,好几次夜里他惊醒过来都以为自己溺身海底,等翻身抱住了那具精瘦甜美的身躯,才能安然入睡。


第五杯酒递过来时崔胜铉的心里慢慢涌起一股不耐,他借口去洗手间,然后在前台要了一杯纯净水,站在观光阳台上点燃了一支烟。他水喝得有些急,烟也抽得很急,指尖的一点火光伴随着刺啦的烧灼声在酒店大堂的明黄色灯影触摸不到的黑夜里折断了半截烟灰。他缓缓吐出一大口白浊的烟雾,被刺激得眯起眼睛。


他忽然想离开这里。权志龙独自在家的时候就会懒得吃饭,冰箱里尽是些咬了一两口就放下的披萨和三明治,还有喝了一半的红酒。他倒是从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离不开权志龙太久,不是因为依赖,而是因为担忧,一些从不会在平常时刻表露出来的担忧。


他掏出手机给权志龙发了一条短信:“回来给你带一束新开的玫瑰。”


傍晚街上的花店在关门之前留剩下来的都只是一些被挑拣过后的残次品。权志龙回给他一个看上去很冷漠的笑脸。


 


一场饭局下来崔胜铉和人喝了七八瓶红酒,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头疼欲裂,他站在寒冷多风的初春夜里,听见路旁细微蚊蝇的声音,忽然露出一个三十八度的笑容。


他看起来不像是醉得厉害了,黯淡的灯光下只有耳朵上挂着柔软的红晕。酒店门口的代驾小弟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他:“先生?”


“没事,你不用管我,先送他们走吧。”


崔胜铉觉得燥热,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搭在手臂上,然后大步走过空无一人的十字路口,往海边去了。


 


距离黎明到来还有三个多小时。崔胜铉干脆脱了鞋走在沙滩上,头痛感即刻便被充盈的海风吹散了,扑面而来都是浓郁的海腥味道。他想起权志龙萦绕着海盐香气的身体填满他的嗅觉的时候,似乎真的能尝出一丝甜美的味道来。


沉睡在黑夜里的岩礁仿佛将海面分割成了无数个异形平面,巨大的海水承载着光与夜的重负,潮湿了整片海域上的空气。长风疾驰,空虚夜行。


 


海平面远处袭来一抹忧郁的蓝色光影时,街上的花店门口搬出了第一捧娇艳欲滴的初生玫瑰。崔胜铉站起身将满是褶皱的西装套在身上,低头皱起眉毛嗅了嗅身上久散不去的海腥味,幸而酒气已经掩尽。他买了十八朵扎成一束,回酒店取了车回家。


 


他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看见床中央缩成一小团埋在被子里的权志龙,心脏仿佛猛然被灼热的熔浆舔了一下。崔胜铉将花放在床头柜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那一瞬间崔胜铉的大脑短暂地凝滞了一下。权志龙全身赤【体积】裸地蜷在被子里,独独只穿了一条系带蕾丝内【体积】裤,脖子上套着项圈,脑袋上还竖着两只兔子耳朵,整个人却一脸清白无辜地陷入熟睡。


他似乎又闻到一丝夹杂着甜美味道的海盐香气,像羽毛一样撩拨着神经末梢,耳边像是传来海潮的声音,将黎明划开。他看见他的裸【体积】体,如同岩礁玫瑰,赤烈而淫艳。


崔胜铉缓缓侧躺下来,伸出舌尖叼住权志龙的耳尖,声音犹如蚁虫啃咬:“我很庆幸……没有辜负这一朵清晨新开的玫瑰。”


权志龙惺忪地翻了个身钻进他的怀里,下意识用含糊不清的娇俏嗓音说:“分手…十八次纪念…日,快乐……”


崔胜铉的眼神蓦地一沉,低头咬住这人脖子上的项圈,用牙齿拉扯,直到舌尖成功触到鲜活的动脉,这才满足地细细舔【体积】舐。


权志龙睁开眼睛,几秒后瞪圆了怔怔地看着崔胜铉。


他却低声呜咽着埋头在他的颈窝处蹭了蹭:“志龙……我好想你。”


“你他妈酒还没醒???”


“志龙……我饿了。”


“你给我起开!夜不归宿,崔胜铉你当我是保姆呢!”


“志龙……我爱你。”


崔胜铉撅着嘴巴抬手逗弄了一下权志龙头上的兔耳,这才使他意识过来自己现在的模样,登时双颊一热,眼神无处安放,只能气急败坏地翻过身去用被子蒙住头。


“志龙,志龙,志龙。”


崔胜铉顺势将他整个人禁锢在怀里,一手轻轻松松拉开内【体积】裤右侧的丝带,一手扭过他的脸将他粉嫩的嘴唇勾进嘴里,用炙热的下【体积】身蹭【体积】弄他的大【体积】腿。


权志龙忍不住发出微弱的喘【体积】息,显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晨【体积】勃。崔胜铉将其捧在手心,视若珍宝般地轻轻揉【体积】弄,他听见权志龙的怒气自然而然转化成了欲【体积】求不满的吟哦:“崔胜铉……你他妈根本没……没醉!”


“谁说的。”崔胜铉低【体积】喘着咬住他的喉结,胸腔里狂热的器官正源源不断迸发着浓烈的温度,“我看见你,就很醉很醉了。”


“我唯独喜欢你身上的海盐味道,唯独喜欢你生气的样子,唯独喜欢总是让我担忧的你自己。”


 


他的眼神比海水更深,像羊脂玉的色彩。


沿着潮湿的沙滩,走在一根绵长无尽、潮湿的白弦上,蜿蜒至涨潮线,又深入水中。循环往复。


崔胜铉没说完,他唯独喜欢权志龙意乱情迷的潮湿双眼,唯独喜欢权志龙纯真又明艳的气息,唯独喜欢权志龙像只怒气冲天的小兔子。


他将权志龙面对面抵在床头,他们浑身潮湿,在深海里沉浮。那股清浅的海盐香气随着伸缩的毛孔融入汗液,仿佛在血管里根深蒂固。他亲吻他的时候,像是把整片海都咽进了肚子里。


权志龙不得不把手扒在床头柜上撑住几乎被崔胜铉冲撞出去的身体,他的指尖触到尖锐的玫瑰刺,目光迷蒙地看见那束鲜艳的沾满露水的玫瑰,心里觉得满足。


“崔胜铉,”他伸出手捞住崔胜铉的脖子,仰起头大口喘【体积】息了几下舒缓了呼吸,然后垂眸亲亲他湿【体积】热的额头,那两只兔耳轻柔地略过他乌黑的发顶,在那副宽阔的肩膀上停息。


“今天才是你的求婚纪念日。”


 崔胜铉愣了一下,陷入长久长久的柔软当中。




天光大白,三月末之后,还有很多很多个这样的黎明,他们一起苏醒。






Fin

评论

热度(89)

  1. soulmateToGether像人像狗又像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