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ToGether

TG属性

Se Revoir(中篇) 拾陆 (完结)

笑笑寒冬:

16


 


“开车,蹦极,solo,下一个想挑战什么?”在回去的车上,权志龙问崔胜铉。


 


“权志龙。”崔胜铉半开玩笑道。


 


是吗?那可能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拿下呢,权志龙暗想。他窝在皮制座椅上,懒洋洋地打哈欠。


 


“你什么时候去纽约?”崔胜铉突然问。


 


权志龙有两秒的慌张。他从未掩盖自己打算继续旅行的意图,不过是前几天才定了目的地。


 


“大概……下个月初吧。”


 


哪怕权志龙别扭地不愿意承认他的心虚,但他却并不反对提前告知崔胜铉。不是征求同意,只是……如果这个人坚决要让他留下的话,他会动摇的很厉害。


 


“这样啊。”


 


崔胜铉的话里除了“我知道了”,就再读不出其他的信息,权志龙反而觉得忐忑。


 


车越往市中心逼近,就越不像平常回家的路。


 


“还要去哪儿?”


 


崔胜铉不动声色,“去你家。不是马上又要出去了么?该多陪陪父母。”


 


转折来得太快,权志龙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只能架起胳膊,摆出一副不想说话的姿态,这样持续到发动机停息。


 


崔胜铉把权志龙送到他家楼下,和他道别。权志龙下车,丢下一句“过两天去你家拿东西”,没有回头。


 


父母对儿子突然回家表现得很惊喜,妈妈甚至还为晚餐多做了几个菜。权志龙觉得自己被分成了两半,一半的感性全被亲情融化,一半的理智依旧在想着崔胜铉。


 


他在想他为何又表现冷漠。或许也不算冷漠,但刚说完“我爱你”,就把推开他的行为,让权志龙非常烦躁,且不安。


 


吃过晚餐,权志龙在自己房间透气,通过阳台向下张望,发现崔胜铉的座驾依然停在那里。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和夜色,他只能看见驾驶座上明灭的火光。


 


他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这是干什么呢?既然自私地决定了要再给自己一段时间,又为什么总是需要从对方的身上索取所谓的安全感?


 


权志龙遥望着崔胜铉,虽然他根本看不清那个人,但心里却涌起一种可称为“负罪感”的东西。


 


这该死的优柔寡断。


 


#


 


过了两天(在权志龙把东西收拾好运回自己家之后),崔胜铉拍专辑宣传照的时候,特意打电话给权志龙让他来。


 


用意不明,起码他的态度并未因权志龙搬出公寓而发生变化。


 


“我的工作不是已经完成了吗?”虽然这么说,权志龙还是去了,看崔胜铉被摄影师折腾来折腾去了一下午。


 


也许是见他在旁边呆着无聊,摄影师对他说:“志龙,和胜铉一起拍一张吧。”权志龙想说不,但全体工作人员们一同起哄,崔胜铉也转过头来看他,他很难拒绝。


 


最后的成片上,两个人表情严肃地比着“V”,看上去很傻。


 


在崔胜铉换装的间隙,权志龙歪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玩自己衣服上的垂饰,顺口问了句:“回归舞台定的哪一天呐?”


 


“不打歌。”崔胜铉闭着眼睛仰起脸,让化妆师补妆。


 


权志龙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不打歌?”


 


“嗯。”


 


“那综艺呢?”


 


“不上。”


 


“……哥都36岁了,一个大龄,不,超龄solo出道歌手,不要任性好吗?”权志龙为了这张专辑付出了太多心血,实在看不过去歌手本人如此埋没它。


 


“你担心什么?”崔胜铉睁开眼睛问他。


 


“也不是说担心……当然歌很棒啦,大家肯定会喜欢的,只是……嗯……”权志龙努力想表达地清晰一点,但越说越乱。“就当为了饭们啊。”


 


崔胜铉微叹了口气,“没有你们的舞台,感觉不一样。”


 


“小孩子一样,居然还怕生。”权志龙忍不住骂他。“不是都可以自己一个人做到了吗?”


 


“也不是都可以,”崔胜铉居然歪头卖萌,“你也知道我就是个胆小鬼嘛。”


 


他这样说,权志龙就劝不了了。因为论起“胆小鬼”,也不知道谁更像一点。


 


“啊啊啊啊啊我不管了,随便你!”权志龙泄气地喊了一声,扭过头去。


 


“没关系的,”崔胜铉看权志龙发脾气,语气反而更温和:“结果会很好的。不是你和我一起努力的成果吗?”


 


权志龙扭过去的脸上控制不住,还是绽开了一点笑意。


 


#


 


权志龙离开日期的前一天中午,成员们聚集一堂,难得的没有喝酒,就是普通吃了顿饭。


 


对于队长又要“抛弃”他们,大家都是“孩子大了不着家”“总算这回知道通知我们了”“记得多发INS”的反应,表示了理解。


 


可以说是非常温馨了。


 


权志龙已经在电话里和他们说好不用来送,但现场重申时,一个马上说自己有约会,一个说自己有行程,最老实的一个居然说要在家里睡觉,根本不会特意去送他,权志龙还是有些不爽。


 


臭小子们。


 


当然,除了崔胜铉,他什么也没说。所以出发当天,权志龙入关之后,看到崔胜铉坐在VIP休息室的时候,倒也没有多少惊讶。


 


“我记得哥从来只接机,不送机的。”权志龙把背包放到崔胜铉隔壁的座位上。


 


“是啊。我只喜欢团聚的氛围,讨厌离别。”


 


“讨厌什么呢?”


 


“……送走一个人的感觉,总是空落落的。”崔胜铉摘下墨镜,揉了揉眉头,“很难受,虽然不想在意,但心里却一直感觉匮乏,直到在同一个地方又把他找回来为止。”


 


“喂,你这样说,我感觉自己好坏。”权志龙苦笑道。


 


崔胜铉笑着看他,“就是要你产生内疚。”


 


“……心机好重。”


 


“承让。”


 


权志龙突然想起一件事,“今天不是发行专辑吗?哥不在没关系?”


 


“早上已经直播了,你没看吗?”


 


“啊……我睡晚了,起来就着急走。”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


 


“借口,根本是刚想起来吧。”崔胜铉毫不留情地拆穿他。“对了,有个东西给你。”


 


他递给权志龙一张CD,权志龙拿过来刚想夸几句封面很帅啊什么的,但东西却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


 


“这是……什么?”


 


“《se revoir》的单曲碟。”崔胜铉说得轻描淡写。


 


权志龙瞪大了眼睛,“什么决定要发行的?和专辑一起吗还是……”


 


“它不会发行的,”崔胜铉打断了他的话,“只有这一张而已。”


 


权志龙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没想到这首歌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眼前。


 


崔胜铉帮他把CD放进播放机中,帮他把耳机插好,看来是一定要得到他的即时反馈。权志龙非常心里有点抗拒,但还是默默接过播放器戴上耳机。


 


依然是缓慢而缠绵的旋律,只有吉他声和崔胜铉的温柔低诉:


 


【天空中属于我的那颗星


是否也在看着我


跨越这无边的黑暗蹉跎


只看我 凝视着我


 


我不可言说的秘密


像沉默的深夜响起的音乐


我总是忘了节奏旋律


只记得他的指尖笑脸


 


何时他的踪迹已无处可寻


我不知该把思念寄向何处


也许是风中的无名地址


书写着一个人的名字


 


天空中属于我的那颗星


是否也在看着我


跨越这无边的黑暗蹉跎


只看我 凝视着我


 


多情你和我啊


是否会再见


在何处以何种模样 重逢


 


天空中属于我的那颗星


是否也在看着我


跨越这无边的黑暗蹉跎


只看我 凝视着我


 


多情你和我啊


某天会再见


在何处以何种模样 重逢


se revoir se revoir se revoir】


 


权志龙听完了好久没有动,他把手搭在自己的脸上,不说话。崔胜铉也没有说话,两个人隔了一张座位坐着,但又好像有什么脉脉的情愫涌动在他们之间。


 


“很好听。”权志龙移开手,他的表情已经平静,只是声音稍微有些沙哑。


 


崔胜铉嘴角轻微勾起。


 


“这次就只去纽约?”


 


“先去纽约,然后……也许去巴西。”


 


“真逍遥啊。”崔胜铉感叹道,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手机(权志龙没看见他用过的款式),打了权志龙的电话。“这是我的新号码,记得常发短信。”


 


“原来的怎么不用了?”权志龙存着他的号码,问他。


 


“谁说原来的不用了?”


 


“……那办个新的干嘛?”


 


“这个号码‘权志龙’专用。”崔胜铉故意这么说。


 


权志龙盯着崔胜铉良久,终于开口:“我刚刚差点吐你脸上,你可千万别再这样说话了。”


 


崔胜铉哈哈一笑,“我们现在不是恋爱中嘛。”


 


权志龙震惊地看着他。崔胜铉,这,三十多岁,脑子重组,不,老树开花了?


 


“乘坐首尔飞往纽约航班号为UA7293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航班即将开始登机……”


 


机场的通知及时阻止了两个人互相拆台吐槽。权志龙不情不愿地起身,他这时候才有即将分别的实感。


 


崔胜铉给他一个拥抱,嘴唇轻轻滑过他的脸颊。


 


“一路顺风。”他在他耳边轻声说。


 


“嗯,”快秋天他才回来的,没到冬天又要走了,完美的错过了两个生日。“我走了。”


 


权志龙往前走了一百多米,回头看了一眼,又折了回来。


 


“哥还是回去吧。这样看着我走进去,感觉太奇怪了。”


 


“没事,你登机了我就回去了。”崔胜铉一只手插在大衣口袋,另一只手却摩挲着自己的领口,似乎是想来支烟。


 


权志龙拗不过他,只好加快脚步,早点结束这折磨人的几百米。


 


转过弯快要看不见人的时候,他飞快的用余光瞟了一眼,看到崔胜铉站在那儿的身影,又马上收回了目光。


 


男人,因为区区离别而掉眼泪的话,就显得可笑了。他低下头又抬起头,朝崔胜铉挥挥手,看到那个人也抬起手挥了挥手。


 


权志龙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痕,轻轻道别:“再见。”


 


#


 


坐上飞机,关掉手机前,权志龙查了一下纽约的天气。


 

晴。就像今天的首尔一样,阳光灿烂吧。









————————————————————————————




这是原《君子之交》的最后一章,感谢各位一直看到这里。


改名的原因是题目和走向不太符合了,我原定是BE的,君子之交可能更适合那种平淡如水雁过不留痕的感觉,现在嘛……因为写得比我想象中甜,所以就换了(一起换的还有那个歌名)。


至于叫《se revoir》的歌词,很大程度灵感来源于金光燮的《傍晚》(老崔好像曾经上传过这首诗吧)。


至于我自己个人的读后感(咦?有人想看吗),过一段时间再放吧。


❤你们。

评论

热度(39)

  1. soulmateToGether笑笑寒冬 转载了此文字